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带着仓库到大明带着仓库到大明 正文卷 第707章 朝鲜倭国,男人女人

带着仓库到大明 正文卷 第707章 朝鲜倭国,男人女人

    “伯爷,咱们为何不把朝鲜给打下来?”

    这不只是林群安的愿望,也是整个聚宝山卫的憧憬。

    灭国啊!

    若是能打下朝鲜的话,大明不但会彻底的稳固奴儿干都司,而且还能对倭国形成巨大的地域优势。

    “就咱们这点人?”

    方醒看到李裪被人扶起来,然后坚持着继续查验炮击的效果,就说道:“朝鲜毕竟历史久远,咱们倒是可以一路打到汉城府去,可你想过没有?打下来之后,民间那些势力将会不断反复,就像是交趾。可在这里,咱们却不能复制在交趾的做法,那将是一个泥潭,让大明深陷其中的泥潭。”

    “今年干的早,咱们行军受到的影响小,若是道路泥泞的话,我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发起进攻。”

    “而且倭国在那里,咱们夺取了平安道和咸镜道,这就截断了朝鲜对陆地的野心,那么他们憋屈吗?”

    李裪开始回来了,那脚步有些凌乱,看来炮击的效果给了他极大的震撼。

    任你如何深沉,任你如何野心勃勃,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这些你都得收起来。

    不然老子揍你!

    “倭国在侧,朝鲜若是想扩张,就只有那一面了。”

    林群安问道:“伯爷,可是让两国相争,大明坐观吗?”

    “正是。”

    “可若是朝鲜不打呢?”林群安觉得方醒有些想当然了。

    “他不打?那可由不得他!”

    大明已经在背后给斯波家族鼓劲,等内患一起,要么是倭国陷入内战而自我削弱,那么朝鲜肯定会趁火打劫。

    若是足利义持在内部矛盾引爆之前,采用对外战争来转移矛盾的话,那么朝鲜就是最好的靶子。

    “你以为足利义持造船是准备下海打鱼的吗?”

    王贺在观察着李裪的行止,闻言就问道:“会不会是准备大举进攻大明呢?呃!不大可能,那是在找死。”

    “倭国若是闹粮荒呢?”

    方醒微微一笑,目光冰冷。

    王贺诧异道:“不能吧?”

    ……

    “老黄,特么的那些要货的人在哪?”陈默浑身赤果的从自己的舱室里出来,身上有些抓痕,身后有些女人的娇呼。

    刘明觉得自己已经和半死人差不多了,每天都是在清点货物,计算价值。到现在为止,他已经能把船上的货物数量和单价在第一时间内报出来,为此黄金麓还多奖励了他几个女人。

    黄金麓正在甲板上晒太阳,他觉得自己心里的阴寒一点点的被太阳挤了出来,暖洋洋的舒服极了。

    听到陈默的嚎叫,他没回头扔出一把刀。

    “剁!”

    陈默呆呆的看着脚下的倭国短刃,他刚才要是再进一步,这刀必然会插在双腿之间。

    “黄金麓,特么的有本事就杀了老子吧!老子不想活了!”

    在船上呆了那么久,如果没有那些倭国女人,陈默觉得自己肯定已经疯了。

    刘明把账册一丢,返身进了舱室,然后一阵嬉闹之后,舱室里就传来了男女的喘息声。

    黄金麓舒坦的伸展着双腿,等陈默坐在自己的身边后,淡淡的道:“那是我有意拖延的原因。”

    “为啥?你疯了吗?”

    陈默恨不能把黄金麓扔到海里去清醒清醒。

    “我没疯。”黄金麓的眉间依然阴森,可说话却多了几分人气:“伯爷有事交代给了我,人已经派出去了,等他们回来之后,咱们再进行交易。”

    提到方醒,陈默的怨气消散了,他嘟哝道:“伯爷在倭国还能有啥事?刺杀足利义持吗?那可能性不高吧?”

    黄金麓眯眼看着因为取下黑蛇旗后显得光秃秃的桅杆,说道:“伯爷做事自然有他的道理,咱们能有幸为大明出力,必须要办好,不然我黄金麓哪有脸回去见伯爷!”

    陈默不服气的道:“能有啥事比咱们在这里坐吃山空更重要?”

    黄金麓目光阴沉:“那是军国大事,我黄金麓能参与其中,那是伯爷信得过我,别说是坐吃山空,就算是把船沉了,老子豁出去也要办好!”

    回过头,黄金麓冷笑道:“那些女人你以为很值钱吗?你到乡下去,几个饭团就能勾引回来,咱们缺大米吗?多的是,不过是一件伯爷给的瓷器而已,三番就已经出了三百两黄金,外加能把咱们船压沉的大米!”

    “倭国女人不值钱,如果不担心自己会成为废人的话,你尽管玩。”

    陈默奸笑道:“老黄,咱可是带了好些药在身上,大不了回家再休养休养罢了,只是你为何不玩呢?那天三番送来的那个女人可算是国色天香啊!你居然说不要就不要,啧啧啧!”

    黄金麓的脸上浮现了一抹柔情,随后道:“我家里有妻子,有儿子,我不能对不起她!”

    “玩玩而已嘛!又不认真。”

    “玩玩也不行。”

    黄金麓淡淡的道:“我被抓进大牢里,家里也被抄空了,可她却带着孩子,一路乞讨来到了金陵,每日讨到的东西都会先给孩子吃,然后就去大牢,想让狱卒送给我。我若是背弃了她,那就是猪狗不如!”

    陈默呆呆的看着岸上那几个在瞅着这边,想找活的倭国男子,就叹道:“咱这辈子就这样了,和媳妇相敬如宾,一月去几次她的房间,家里的事也都交给了她,我就出来打混……”

    黄金麓指指那几个倭国男子,眼瞅着他们跑远了才说道:“你这样不行,你看看伯爷,文武双全,在大明也是首屈一指的大人物,可他自己也只有一妻一妾,和别的人家比起来,他住的地方也不打眼,这才是真正的君子,那些有俩钱,会吟几首酸诗的家伙,谁不风流浪荡?秦淮河就靠着这帮子人才发达起来的。”

    陈默拍拍黄金麓的肩膀,结果被他闪过,差点就扑在甲板上。震惊于黄金麓身手的同时,他悻悻的起身道:“老子这辈子就想四处逍遥,玩女人,喝好酒!你就慢慢的苦熬吧!”

    黄金麓笑了笑,这个笑容一直保持到了晚上。

    两艘船都停泊在岸边,平时通过木板通行,天黑就把木板抽回来。

    黄金麓还在甲板上,风有些冷,可他站在那里动也不动,只是看着远方。

    “来,喝酒!”

    “哈哈哈!来,倭国的女人,给老子……哈哈哈!”

    甲板上孤寂清冷,船舱里却是春意甚浓。

    一个火头突然在岸上亮起,被风吹得摇摇晃晃,仿佛下一刻就会熄灭。

    看到火头向右转动了三圈之后,黄金麓喝道:“接应他们上来。”

    话音刚落,刚才还只有黄金麓一人的甲板上就多了十多个汉子。

    木板架好,火把点燃,五个浑身带着湿气的男子回到了船上。

    “可都放好了?”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