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带着仓库到大明带着仓库到大明 正文卷 第689章 这脸被打的忒惨

带着仓库到大明 正文卷 第689章 这脸被打的忒惨

    方醒和朱瞻基在吃饭,小刀和贾全几人就在边上坐着,大家都放松的在聊天,感受着过年的气氛。

    小巷里不时有些孩子跑出来玩闹一番,路过这里时,都咬着手指头,好奇的看着里面。

    莫愁站在柜台里,不时偷偷的瞟一眼。

    少女的情怀就像是那林间的朝露,晶莹剔透。轻轻触碰,就会滑落下去,溅起无数的愁思。

    吃完饭,方醒就问道:“莫愁,招牌呢?”

    莫愁一直在发呆,闻言急忙说道:“伯爷,还没做呢。”

    方醒笑道:“可是没找到写字的人,这样,我这朋友书法师承大家,今日就让他写个招牌,抵了饭钱可好?”

    “好!”

    于是胡叠也出来了,带着笔墨纸砚,讪讪的道:“粗糙了些,等以后再换好的。”

    方醒把纸铺在桌子上,余佳习惯性的过来磨墨,这动静倒是让胡叠心中一惊。

    墨好了,方醒问道:“你家准备叫什么名字?”

    “神仙居。”

    胡叠笃定的道:“小的想了几宿,就想到了这个名字。”

    “这名字不错。”

    方醒笑了笑,然后对朱瞻基说道:“写一个吧,也算是一个开始吧。”

    朱瞻基振眉道:“小弟的字还真是经过名家教出来的。”

    说完朱瞻基就把毛笔饱舔浓墨,略微酝酿了一下,一挥而就的写下了神仙居三个大字。

    “不错不错,比我强一点。”

    方醒随口夸道,可等他看到朱瞻基在落款时,不禁微微动容,随即就笑眯眯的对胡叠说道:“只管拿去做了招牌来,无碍的。”

    等方醒等人一走,胡叠就喜滋滋的拿着那张纸去找人做招牌。

    出了巷子,一个大汉正在外面等待着,看到朱瞻基后就迎上来。

    “殿下,山/西有人造反了!”

    卧槽!

    方醒大惊,朱瞻基也是楞了一瞬,然后就急匆匆的和方醒告别,赶回宫里去。

    “无能!贪腐!该死!”

    乾清宫中的怒吼声震天响,摔东西的声音更是让人心颤。

    朱瞻基小心翼翼的到了殿外求见,然后被招进去,看到胡广等人都在,大家的脸上都有些震惊和悻悻然之色。

    看到朱瞻基进来,朱棣冷哼道:“你等当时不是说卫所无恙吗,可几百人的流寇,居然就把当地卫所给打跑了,那些流寇可都是农户!刚放下锄头的农户!这就是大明的卫所吗?啊!”

    胡广等人哑口无言,朱瞻基还不知道具体事情,只得默默的听着。

    朱棣看到无人答话,那怒火更是压抑不住,在上面来回踱步。

    “什么狗屁的道术!居然能蛊惑民心至此!朕看是百姓被鱼肉的活不下去了!”

    这声厉喝不但撕破了所谓盛世的脸皮,也撕破了文官武勋们的脸皮。

    张辅沉声道:“陛下,当务之急是就近调兵镇压,然后再行清查之事。”

    朱棣怒道:“北平已然出兵了!若是敢等到朕下令才出兵,那就是死人!不戳一下就不动的死人!死人朕要来干嘛?啊!全都杀了!”

    杀气在大殿内弥漫,这个时候的朱棣绝对不会含糊。

    朱瞻基看到自家老爹没在,就出来说道:“皇爷爷,若是几个招摇撞骗之辈倒是无碍,那些百姓只是被逼的走投无路,继而心生恶意。再就是百姓蒙昧无知,未曾就学,所以容易被人哄骗,两者中,第一是要务,需尽快解决,而第二……且待日后吧。”

    胡广的眸子一缩,呼吸急促了几分。

    第二是什么意思?

    教化百姓吗?

    用什么来教化?

    儒学,还是……那该死的方……科学!

    幸好朱瞻基后面说且待日后,不然刚才那几双饱含忧虑的目光怕是会有些不同的含义。

    朱棣微微颔首,对朱瞻基的反应和判断很是满意,为此怒火都消散了不少。

    “卫所糜烂,地方官吏勾结一气,坑民,坑兵,居然把卫所军士拉去为自家干活,杀!查清楚了为首的都杀!其余的全数流放!”

    扔下杀气腾腾的一番话之后,朱棣怒气冲天的转身就走,路过一个屏风时,一脚就踢飞了出去。

    真是怒了啊!

    被召来的群臣都面带苦笑,杨荣无奈的道:“北平那边既然都处理了,可陛下依然把咱们紧急招进来,这就是不满意了,咱们也得想想自己是不是太……麻木不仁了!”

    “杨大人!”

    这时已经出了大殿,金幼孜隐怒道:“你这是在为兴和伯张目吗?”

    杨荣看着那些沉默的文武官员,叹道:“兴和伯才将说了卫所糜烂,才将说了地方官吏勾结一气,逼迫百姓逃亡。咱们当时都振振有词,可现在呢?嗯!难道咱们就没有直面自己错误的勇气了吗?”

    啪啪啪!

    杨荣的话仿佛是巴掌,脆生生的打在大多数人的脸上。

    一些人面露沉思之色,可更多的人却一脸的不忿。

    金幼孜冷笑道:“碰巧了而已,甚至有可能是兴和伯提早得到了消息!”

    杨荣突然觉得浑身无力,他苦笑道:“罢了罢了,本官说这些干什么呢?且回家喝一杯,然后大睡一觉才是正经。”

    看着杨荣那疲惫的背影远去,在场的人都默默无语。

    胡广看了一眼金幼孜,深深的叹息着,摇摇头也走了。

    朱勇嘿嘿一笑,跟上了张辅说道:“文弼兄,你那妹婿这次可又给你争脸了!”

    这话带着酸味,而且有些不服气。

    张辅淡淡的道:“那是他自己的造化,他是我朝的兴和伯,其次才是我张家的女婿,这一点要是弄混了,不好!”

    朱勇嗤笑道:“那有啥啊!大家都知道你那妹婿惧内,难道他敢不听话?”

    张辅止住脚步,回头看着朱勇,叹道:“那是夫妻之前的敬重,你当真以为是惧内吗?”

    路过的夏元吉听到这话不禁就笑道:“兴和伯惧内?哈哈哈哈!”

    朱勇拱手道:“夏大人给朱某解释一二呗!”

    朱勇和张辅一样的尊敬儒学,所以在文官的眼里着实不错。

    夏元吉笑道:“兴和伯虽然和气,可也不乏霹雳手段,所以啊!那只是夫妻之间的一种只可意会的乐趣,旁人自然是无法知晓的。哈哈哈哈!”

    三三两两的人都走光了,留下了空荡荡的广场。

    几个太监正在打扫着,突然被上面的急促脚步声给吓了一跳。

    这是在干嘛呢?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