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带着仓库到大明带着仓库到大明 正文卷 第666章 朱棣出来了

带着仓库到大明 正文卷 第666章 朱棣出来了

    看到这太监后,俞佳的脸色一白,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

    来人跪在朱瞻基的马侧,惊慌的道:“殿下,金英,金英的脸被人打肿了,肿的有那么高,都看不到人型了殿下。”

    来人伸手比划了一个大小,方醒估摸了一下,得有两个人的脑袋大。

    金英近期很得朱瞻基的宠信,所以在太孙府中算得上是红人。

    太孙府的红人居然被人把脸打成了猪头,这个……

    朱瞻基的脸由白转红,怒道:“谁干的?”

    不由得他不怒,在刚刚发生了朱棣差点令他去出家的事后,此时任何一点小问题都会被放大。

    来人的目光闪烁,可却时不时的扫过俞佳。

    方醒有些厌倦这种内部争斗,就说道:“这里是刑部大牢,有事回去说。”

    朱瞻基的牙齿摇的嘎嘣响,压抑的喝道:“回去!”

    方醒一路到了家,马上就安排人去清查庄里的人家。

    “若是有来历不明的,先扣下再说。”

    虽然朱棣的侍卫会同行,可方醒觉得还是自己先清查一遍比较好,不然被人查到问题,有些人又会借机攻击。

    “陛下要来?”

    解缙和黄钟都懵了,虽然朱棣时不时的会去某位大臣家,可那些都是重臣,方醒算不上重臣啊!

    方醒无奈的道:“估计里面有些安定人心的意思。”

    解缙想了想:“那要不下午的课就停了?”

    “不用。”方醒想起了以后的封路等行径,不禁笑道:“陛下经常微服,从未要求清场,所以咱们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只需保障安全即可。”

    这时方杰伦问道:“老爷,可知陛下那边来多少人吗?老奴也好准备些酒食。”

    “无需太多,也就是陛下一家而已,那些侍卫职责所在,吃不了。”

    “老奴知道了。”

    方杰伦满面红光的去找花娘商量,他从小就在方家,这皇帝上门可是头一遭啊!说出去多有面子。

    黄钟起身道:“伯爷,那在下去通知一下书院那边,也好有个准备。”

    方醒微微一笑,解缙却抢先道:“作假有意思吗?该什么样就什么样,还有,老夫下午就不出门了。”

    解缙如果遇到朱棣会很尴尬,当年的事情谁对谁错不重要,重要的是解缙目前呆在方家。

    方醒沉吟道:“解先生,就是委屈你了。”

    解缙洒脱的道:“你若是给老夫准备一瓶好酒,那老夫就不觉得委屈。”

    方醒笑道:“那有何难,我吩咐花娘准备些好菜,解先生可以痛饮一番。”

    “好,那老夫就等着了。”

    解缙起身出去,到门口时,突然回身道:“德华,陛下行事从无痕迹,你还是让你媳妇准备一下,若是有女眷,到时候她就算是挺着大肚子也得作陪。”

    方醒一惊,急忙就去了后院。

    张淑慧正在梳妆,看到方醒后就笑道:“夫君看我。”

    怀孕的女人情绪多变,此时的张淑慧就像是个等待夸赞的少女。

    “美极了。”

    方醒心中惭愧,这事居然连张淑慧都想到了。

    小白有些失望的在帮张淑慧梳理头发,作为小妾,她没资格出现在皇帝的面前。

    张淑慧的情绪比较敏感,察觉到后就说道:“你这丫头,陛下的面前可没那么好凑的,不小心应对错了,那就是大祸临头。”

    “你没事别吓她。”

    方醒看到小白的脸都被吓白了,就笑着说道。

    张淑慧噗嗤笑道:“这丫头刚才嘀咕了半天,说陛下会长得如何的威严,是不是身高一丈,腰围一丈,说话会吐火,哎哟,妾身说不来了,笑一会儿。哈哈哈!”

    这不是身高两米多,腰围两米多吗?

    那是啥?

    方醒想笑,可看到小白歪着脑袋等待答案的可爱模样,就忍笑说道:“陛下看着和常人差不多,只是威严了些。”

    小白不信的道:“上次我听管家说,他说陛下跺跺脚,整个皇城都会抖动,那不得一丈高啊?可能还不止呢!”

    方醒失笑道:“那好,到时候你可以偷偷的看几眼。”

    张淑慧拍了一下方醒的手背,嗔道:“夫君也不怕被发现,到时候可是大罪。”

    方醒看到小白两眼冒星星,就笑道:“那有什么,陛下一般不会在意这等小节,放心的看吧,保证没事。”

    ……

    在发生了那事后,无数双眼睛都在盯着皇宫,都在盯着朱棣和朱瞻基。

    既然当着满朝文武露出凶相,朱棣就难以收兵。

    陛下,把皇太孙给废了吧!

    至少你得冷落他,甚至是斥责他!

    从未有哪个继承人如同朱瞻基这般的让文人们忌惮。

    方学子弟,文武双全,关键是他还继承了方醒的思想:反对学术凌驾于朝政之上,警惕已经开始膨胀起来的儒家集团。

    这种帝王若是登基,儒家毫无疑问将迎来一次大考。

    而这个大考本来是势均力敌,可边上却有一大汉手持巨斧,身后跟着一大票叫做方学子弟的悍卒,不但会摇旗呐喊,而且冲锋陷阵不比陷阵营差。

    这样的组合让文人们思之惊怖,为止后怕,欲除之而后快。

    于是在朱瞻基面临危机的时候,自觉不自觉的,大多数文官都陷入了沉默。

    可往日朱棣只要有些脱离大框架的趋势,这些文官都敢悍不畏死的进谏。

    这是为何?

    无他!利益尔!

    儒学用相同的培育方式,教出了一个个差不多从一个模子出来的学生。

    你们将是大明的卫道士!

    但你们护卫的道不是大明,而是……‘利益’。

    道统的传承是利益,大家的利益在第一,如果君王想剥夺大家的利益,怎么办?

    弄死他!反了他!

    可很难哎!

    没事,关外有异族正虎视眈眈,且放手,自然有人马踏中原!

    所以,当那匹大白马缓缓从皇城里出来时,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陛下,你准备去哪?

    往前一步是发昏,退后一步是众生,您,想去哪?

    朱棣一身锦袍,腰间有长刀,身后是侍卫。

    马蹄声中,几辆马车驶出来。

    “那是女眷!”

    “会是谁?太子妃吗?”

    “呀!太子的马车也在!”

    “啧啧!那么多马车,不止太子妃!绝对不止!”

    “带着一家子人,陛下这是要去哪?”

    “太孙!是太孙!他居然跟上来了!”

    “看,太孙跟到了陛下的身边,快回去禀告,事有不谐!”

    “盯住,看他们去哪……”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