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带着仓库到大明带着仓库到大明 正文卷 第644章 卑劣的手段,酝酿的反击

带着仓库到大明 正文卷 第644章 卑劣的手段,酝酿的反击

    这一夜,李嘉辗转反侧,不能成眠。

    这一夜,十多名知行书院的学生们同样是睁着眼睛,期待着第一道晨曦。

    这一夜,方醒趴在床上睡的很香。

    这一夜,金陵的某个地方,烛光彻夜不灭。

    寒风初起,早上起来开城门就变成了一个苦差事。

    几名军士打着哈欠往聚宝门走去,等走到了门洞里,才发现居然有十多个年轻人在焦急的等候。而且还有家长在边上,同样是热锅上的蚂蚁,急不可耐。

    “这是怎么了?知行书院开门没那么早吧?”

    大门缓缓打开,这些学生和家长都等不及了,从门缝里挤了出去。

    “这是急着去投胎呢!”

    一个军士探头出去看到这些学生和家长跑得飞快,就嘟囔了一句,接着就被清晨的寒风吹得缩头缩脑的。

    小旗官躲在门洞里,袖手跺脚道:“谁知道兴和伯又弄了什么新花样,说不定这次他能遁地呢!”

    “那岂不是活神仙了?”

    小旗官打个哈哈道:“神仙不神仙的咱们不管,先找地方弄碗热乎的汤面暖暖肚子才是正经……”

    城门终于大开,三三两两的人进进出出,金陵城的一天,开始了。

    屁股很疼,方醒一晚上都睡得迷迷糊糊的,感觉到张淑慧起床的动静,就懒洋洋的道:“淑慧,今日无事,多睡一会儿。”

    张淑慧下床点亮蜡烛,凑过来把方醒屁股上的轻纱揭开,皱眉道:“夫君,更青了。”

    方醒哼哼道:“青了才正常,应该已经开始消肿了吧?”

    张淑慧把烛台放在床头,伸手比划了一下方醒的屁股大小,不敢肯定的道:“嗯,好像小些了。”

    “那就好。”

    伏着睡觉很难受,睡不多久就会醒来,所以方醒准备睡到自然醒。

    张淑慧轻手轻脚的走出去,看到小白已经起床了,正在喂铃铛和大黄,就轻声道:“今日无事就别打扰夫君,让他好好的睡一觉。”

    小白点头道:“就怕有人来找少爷。”

    张淑慧不以为然的道:“不要紧的人就推了。”

    晨光其实是最美的,也是最有生命力的。

    那微白的天光倾撒下来,仿佛在酝酿着力量和生机。

    就在这片生机中,出操回来的家丁们看到了一群人正在小跑着过来。

    隔得老远就听到了喘息声,所以辛老七摆摆手,示意不必紧张。

    “七哥,是书院的学生。”

    这群人跑过来就问道:“山长在吗?我等找山长有急事。”

    这些人天才亮就来了,辛老七没二话,马上就叫人去通报。

    “夫人,外面有书院的学生和大人求见老爷,说是有急事。”

    张淑慧皱眉道:“有多少人?”

    “有十多个学生,还有大人跟着。”

    张淑慧深吸一口气,转身走进了卧室。

    “夫君,夫君……”

    方醒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感觉灵魂分成了两份,一份在睡觉,一份在清醒的思考问题。

    沉睡的灵魂被唤醒,方醒睁开眼睛,看到张淑慧一脸的肃容,就问道:“可是出事了?”

    妻子有义务让丈夫感到愉悦,所以不能忧愁。

    而张淑慧平时娴静,此时面色肃然,不用想就知道出事了。

    张淑慧把衣服拿来,低声道:“夫君,学生们来了,还有大人。”

    “哦!”

    方醒慢慢的撑起身体,在张淑慧的帮助下穿好衣服下床洗漱。

    前厅,当方醒到时,所有人都沉默以对。

    方醒不能坐下,所以就站着问道:“是哪家书院出手了?”

    这么多学生和家长在这个时间赶来,不用说,肯定是有人出手诱惑或是逼迫。

    李嘉躬身道:“山长,是崇文书院。”

    方醒看到几个家长面露急色,就问道:“他们怎么说?”

    李嘉说道:“昨日那人叫做荣先生,他威胁弟子,说是要断了弟子家里的生路。”

    方醒面色如常的问其他人,答案都是大同小异。

    这些学生都是家境普通,甚至有的是清贫,受此威胁,估计昨晚一家人都没睡好。

    一个家长犹豫了一下说道:“伯爷,小的家里就靠着那点小生意过活,若是被毁了,那……”

    另一个家长也是说道:“伯爷,那个崇文书院听说背景深厚,小的是怕了呀!”

    有人开头,剩下的都开始七嘴八舌的说着自家的难处,让那些学生们都羞恼的不行。

    可父母说话,儿子是不可插嘴的。

    “德华,出了什么事?”

    解缙和黄钟都被惊动了,而马苏和徐方达也来了。

    方醒艰难的回身道:“是崇文书院,不打紧。”

    解缙看着那些学生和大人,皱眉道:“该去上课的都赶紧去,此事自有我们处置,无需担心。马苏和徐方达带着他们回去。”

    这可是前首辅啊!

    方醒也是笑道:“不碍事,若是解决不了,方某自然不会勉强大家。”

    李嘉劝道:“爹,山长在这呢,您先回去吧,今日就不要出去接活了。”

    方醒欣赏的道:“李嘉说的没错,今日大家就安心在家等着,稍晚自然会有结果。”

    李建中愁眉苦脸的道:“老大,爹担心……”

    李嘉摇头道:“爹无需担心,这等卑劣的手段不是正路,这里是金陵,天子脚下,他们猖狂不了多久!”

    “那爹就回去了,若是有事你赶紧回家说一声。”

    “老二,记得要报信啊……”

    “……”

    等人都走了之后,辛老七提着一个高脚凳子进来,然后方醒就扶着凳子说道:“此事必然和昨日我被打有关系,这是墙倒众人推嘛。”

    解缙面色铁青的道:“无耻之尤!老夫今日倒要看看是那家书院是什么来头!”

    黄钟无奈的道:“解先生,可要是他们不承认怎么办?”

    解缙傻眼了,是啊,证据都没有,你去干嘛?

    “可这事不能不解决!不然除去方晓、袁达和李二毛之外,估摸着都留不住了。”

    没人敢去威胁方政,而袁达和李二毛都把家安在了书院里,那些人鞭长莫及。

    解缙犹豫道:“德华,要不就通知太孙?实在是不行就上一本奏折,想必陛下不会拒绝。”

    方醒摇摇头,目光冷冽的道:“不必这般麻烦,咱们直接找上门去。”

    解缙无奈的道:“可咱们没证据啊!找上门去没用,崇文书院只需不承认即可。”

    黄钟也是苦笑道:“咱们这是伯爷曾经说的那样,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方醒悠悠的道:“谁说我要去说理了……”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