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带着仓库到大明带着仓库到大明 正文卷 第641章 黄俨湿了,孙氏出场

带着仓库到大明 正文卷 第641章 黄俨湿了,孙氏出场

    纪纲最近很是春风得意,那些和盐商有勾结的官吏都是由锦衣卫抄没,他不但获得了不少好处,而且还得到了朱棣的夸奖。

    当王谦急匆匆的跑来告诉他方醒被杖责的消息时,纪纲不禁看了看外面的天色,

    尼玛!这是大白天啊!

    “陛下为何会动手?”

    纪纲按捺住急切的心情问道。

    王谦摇头道:“大人,此事下官不知。”

    纪纲只觉得心里像是被猫抓挠般的痒,就不耐烦的道:“黄俨那条老狗呢?”

    王谦一脸纳闷的道:“大人,黄俨今日没让人传话。”

    纪纲骂道:“那条老狗,这是想搞什么!”

    黄俨此时正在床上躺着,身边只有一个心腹全林在服侍。

    “公公,兴和伯此举算是见罪于陛下,咱们是不是可以乘胜追击呢?”

    全林坐在床边给黄俨捶腿,有些好奇的问道。

    黄俨摇摇头,“有皇太孙在,陛下难动方醒,否则皇太孙的位置就要动摇了。”

    全林一惊,恍然道:“公公,您的意思是说……那方醒已经和太孙绑在一起了吗?”

    黄俨闭着眼睛道:“此事棘手啊!咱家本想一次收拾了这个小子,可没想到陛下居然网开一面,这是要保存太孙的颜面,还是说……陛下已经对文官不满了!”

    全林放慢了捶腿的节奏,迷惑的道:“可陛下不是修订了儒学经典,以为天下学生范例吗?”

    黄俨睁开眼睛,指指自己的腿,等全林加快捶打的速度后,才满意的叹道:“一天都站着,就这会儿舒坦啊!”

    全林谄笑道:“公公,能在陛下的身边站着,那可是宫里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好事啊!”

    黄俨得意的一笑,然后就想到了今天的大太监,不禁冷哼道:“陛下哪能被文官给压住,而此次盐商被扫平,其中多少官吏在里面上下其手?陛下这是失望了啊!”

    全林皱眉道:“公公,小的觉着陛下应该是从开始就没相信过文官,您想想,陛下登基之初,原先的文官可是被陛下好生整治了一回,那些辅政学士都是陛下一手提拔起来的,这是既要用,可也要防备啊!”

    黄俨古怪的看了全林一眼道:“陛下时常发作文臣,亲近武勋,这早就不是什么秘闻了,不然所谓的方学根本就不成气候。胡广干嘛要像是盯着生死大敌般的紧张?不就是担心陛下会把方学推出来和儒家打擂台吗!”

    全林心悦诚服的道:“还是公公您看的透彻,小的还以为那胡广是担心被方醒取而代之呢!”

    “嗬嗬嗬!”

    黄俨指着全林笑道:“你个猴崽子,傻不傻?陛下摆明了要把方醒留给太子太孙用,怎么可能会威胁到胡广?等到了那时,胡广怕是路都走不动了,威胁个屁……哎哟!赶紧打热水,换布!”

    全林一怔,“公公,可是湿了?”

    黄俨羞恼的道:“还不快去!”

    太监,特别是要侍奉皇帝的太监,一定要保证身上没有异味。

    可黄俨当初被去势时,却因为动手的人不专业,直接一刀就连根去了,所以年纪大后,他就不能大笑,否则下面就控制不住遗尿。

    所以他平时都在下面裹几层棉布,可以吸水,让身体不发出骚臭味。

    “愧对先人呐……”

    静室内传来了捶打床板的声音,然后只有一个微弱的喘息声在回荡着。

    ……

    方醒被仗责,一开始大家都认为是朱棣对他不满了,所以连带朱瞻基都觉得周围的眼神有些古怪。

    怜悯、同情、幸灾乐祸、恶毒……

    朱瞻基和方醒近几年紧密联系,在外人的眼中,两人差不多就是穿一条裤子的在狼狈为奸,这一点还坑惨了郑亨父子。

    换句话说,就是两人经常‘秀恩爱’,结果被朱棣粗暴的一顿板子给打回了原型。

    秀恩爱,死得快啊!

    朱瞻基来不及回自己的太孙府,就在太子宫中收拾了些礼品后,准备去方家探望。

    “大哥,婉婉也要去。”

    婉婉被太子妃张氏搂在怀里,扭着身子想挣脱出来。

    太子妃哄道:“这时候兴和伯家里乱糟糟的,婉婉等过几日再去吧,不然就是给人家添乱呢,添乱的孩子可不得大人的喜欢。”

    朱高炽干咳道:“无事,婉婉可去。”

    太子妃哼了一声,最后还是放开了手。

    朱瞻基回声道:“母亲,我可能带孙氏一起去?”

    朱高炽皱眉准备说话,可太子妃却抢先道:“去去去!小姑娘家的,在宫中闷了几年,正好带出去散散心,也好陪你妹妹。”

    婉婉瞪着大眼睛嚷道:“可是母亲,婉婉不喜欢她呢!”

    太子妃轻轻的点了一下她的额头,嗔道:“小小的人儿,知道什么是喜欢!赶紧去换衣服。”

    婉婉嘟着嘴,走到朱瞻基的身边时嘀咕道:“大哥,那是狐狸精。”

    朱瞻基也没生气,只是学着方醒揉揉妹妹的头顶,笑道:“小丫头知道些什么,快去,不然大哥可不等你了。”

    “哼!”

    婉婉气呼呼的去了偏殿,朱瞻基看着那小身子在装大人走路,不禁莞尔,然后也跟了出去。

    偏殿外,俞佳正和一个年轻太监说话,两人眉眼间都带着笑意,可却不达眼底。

    金英第一个看到朱瞻基过来,就赶紧抢过去,躬身笑道:“殿下,郡主更衣还得有一会儿呢,奴婢给您搬张凳子来吧。”

    俞佳被他抢了先,就另辟蹊径,不去请示,径直去搬了张椅子出来,殷勤的放在朱瞻基的身边。

    可朱瞻基却摆摆手,自顾自的在门外踱步,看那眉头微皱的模样,显然是在想事情。

    金英等朱瞻基溜达到最远端时,就过去轻笑道:“俞公公,这椅子挺沉的吧?辛苦了。”

    宫中的家具都是实木打造,材料上乘,当然很重。

    可更让俞佳心头沉重的是,刚才他完全被金英玩弄于鼓掌之间。

    “小人!”

    最近朱瞻基很喜欢用金英,让俞佳感到了危机在降临,所以刚才才会有些失常的忽略了常识。

    朱瞻基身体强壮,并不喜欢久坐。

    “殿下,孙氏来了。”

    这一次还是金英先发现的,俞佳觉得真是活见鬼,刚才金英可是背对着那面,可怎么就知道孙氏来了呢?

    朱瞻基猛然回身,看着走来的女孩,眼中多了几分温柔。

    一身简单的长裙,头上只是一根银钗,可那张脸蛋却隐见光晕,仿佛是玉做的肌肤。

    孙氏走到朱瞻基的身前,福身道:“殿下万安。”

    那嘴角轻抿的羞涩,颤抖的眼睫毛,让朱瞻基不禁愣神了。

    “大哥,我们走吧。”

    婉婉出来了,孙氏赶紧行礼,“郡主万安。”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