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带着仓库到大明带着仓库到大明 正文卷 第636章 要放大招了

带着仓库到大明 正文卷 第636章 要放大招了

    解缙现在颇有些狗头军师的觉悟,等方醒散朝回来,他马上就询问了今日所议之事。

    方醒简单的说了一遍后,解缙沉吟道:“胡广这是觉得你可以教化,明白吗?”

    方醒笑道:“是可以挽救吧?”

    解缙失笑道:“何必这般刻薄,胡广这是想看看你能否重归儒家之门,就算是不行,也可以试探一下你做事的思路,为以后的争斗做准备。”

    方醒冷笑道:“我只是站在公允的立场做事,胡广也算是不错,可朝中的百官如他这般的有几人?多是些非我即敌的家伙,朋党的雏形正是来源于此!”

    “而他们抱团的目的是什么?”

    方醒笑道:“不过是为了利益而已,所以说什么君子不言利,不过是块遮羞布,等官做大了,家中自然发达,这可比商人好赚多了。”

    解缙哑然,方醒眯眼道:“什么狗屁的利益之争,算算徐庆这几日也该送货来了,到时候我会让他们知道怎么去谋利!”

    解缙一惊,劝道:“德华,你可别做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来,陛下的脾气可不好。”

    方醒笑道:“解先生,你看我好似出格,可在陛下的眼中,我这是真性情,而且处处都是为了大明着想,所以啊,似危实安。”

    方醒随后就说了杨田田的事,解缙感慨道:“读书难,难于上青天,有志于此者当以此为鼓励,奋勇精进。”

    午饭后,方十一被召回方家庄,方醒交代了一番后,然后叫了书院的一干学生来帮忙。

    等学生们看着那高高的账册纳闷时,方醒说道:“你们学习的时间也不短了,今日就来验证一下,这里的账本是第一鲜从开业至今的营收,你们来核算一下是否有误。”

    学生们一愣之后,就开始了核算。

    解缙问道:“德华,你这是要作甚?”

    第一鲜作为方家的财源,营收按理应该是秘而不宣,可方醒今天却主动把家底亮了出来,这是疯了吗?

    方醒笑道:“不过是一家酒楼而已,我有些打算,算是一个尝试吧。”

    解缙知道这厮的打算从来都不简单,就低声问道:“什么打算?”

    方醒摇摇头,笑道:“此事和方学紧密相关,我也只是有一个初步的想法,且待试探一番再说。”

    人多力量大,很快就把账册核算完了,方醒又叫他们交叉审核。

    解缙越发的觉得方醒是要有大动作了,他追问,可方醒却很坚定的说暂时没有答案。

    等账册核算完后,方醒就说道:“我给大家说过奢侈品的范畴,你们看了这本账册,觉得第一鲜可归于奢侈品的行列吗?”

    学生们都有些面面相觑,最后还是马苏回答道:“老师,第一鲜的菜品单价过高,普通百姓根本就消费不起,确实是可以归于奢侈品的范畴。”

    方醒含笑点头:“确实是如此,那么你们觉得奢侈品行业对大明可有贡献?”

    高景琰起身道:“山长,弟子觉得奢侈品的消费是独立于富人或是权贵的行业,于国于民并无益处,除非……”

    “除非什么?”

    方醒显得心情极好,而解缙和田秀才也是抚须微笑,觉得自己的弟子看问题就是透彻。

    高景琰皱眉道:“山长,除非是他们给了百姓好处……”

    “是交税!”

    方醒听到这个声音大喜,循声而去,发现居然是李二毛,就说道:“二毛详细说说。”

    李二毛已经脱掉了刚来时的局促之气,他起身道:“山长,奢侈品的消费集中于富人和权贵,而和百姓并无关联,若是听之任之,则只会成为一个小圈子,对大明并无益处。”

    方醒欣慰的点点头,压压手示意高景琰和李二毛坐下,然后说道:“奢侈品是一个特权的符号,从上古时代就存在,到了今天,奢侈品实际上就是富贵的代名词,而这些富贵高高在上,于国于民并无益处。”

    解缙听到这里有些心惊肉跳的,他总觉得方醒是要放大招,而且是一个让人头痛的大招。

    可方醒的话却让学生们群情激昂,这些系统学习过国家与税收关系的学生们有话要说。

    “山长,弟子认为我大明应当开征商税,正如您以前所说的那样,税收是一个劫富济贫的好办法,也是充盈国库的手段,不可弃之!”

    “对,多数商人确实是靠着自己赚到了钱,可大明应该是一个综合统筹的国家,朝廷应该有义务去协调贫富之间的关系,不可放任,否则这就是矛盾,天长日久就会变成火星。”

    “弟子认为,凡是在满足温饱之后,还有多余的商家就该收税。”

    “商人无国,若是抗税,可重责之!”

    “……”

    听着这些学生的看法,方醒问解缙:“解先生,感觉如何?”

    离经叛道!

    这是解缙的第一反应,可随即他就觉得学生们没错,税收确实是富裕国库和调整贫富差距的手段。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大明应该防患于未然。”

    解缙长声一叹,脊背弯曲了下去。他苦涩的道:“德华,你果然是想釜底抽薪吗?可你想过没有,这会让你成为那些权贵的敌人!”

    方醒微微一笑,并未害怕:“解先生,百姓与权贵孰轻孰重?他们谁更厉害?”

    解缙明白了方醒的意思,水可载舟,亦可覆舟。

    再厉害的权贵,在席卷天下的浪潮前也只能是现出原形。

    哦!原来你们也是人啊!而且是比普通人更胆小,更无耻的家伙!

    解缙面色凝重的道:“德华,要小心!”

    方醒笑眯眯的道:“我知道。”

    他怎么会不知道,历史上的改革者都没有好下场。

    从商鞅开始,历数那些改革者,能保住性命的就是万幸了。

    不过……

    方醒摸摸腰间的手枪,眼中多了些杀气。

    老子最大的依仗从来都不是朱瞻基,也不是聚宝山卫,更不是朱棣!

    方醒带着一本总账册,在家丁们的护卫下进了城,直奔户部。

    在方醒把扬州城的盐商们一锅端了之后,夏元吉觉得自己太幸福了,手中的余钱让他终于放松了眉头,甚至还想建议朱棣给百官们加点俸禄,至少要能养活一家人不是。

    “兴和伯来了,快坐。”

    面对自己的‘恩人’,夏元吉热情的不得了。

    方醒坐下后,把账册往桌子上一扔,说出了一句让夏元吉心惊肉跳的话来。

    “夏大人,方某来此,只是想问一句,大明的商税可还作数?”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