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带着仓库到大明带着仓库到大明 正文卷 第634章 方醒和胡广居然穿了一条裤子

带着仓库到大明 正文卷 第634章 方醒和胡广居然穿了一条裤子

    “陛下,此事不可急切。”

    方醒此言一出,众臣哗然。

    这方德华不是号称‘宽宏大量’吗?怎地今日就软了呢?不是他的风格啊!

    连朱棣都有些诧异,忘记了发飙。

    方醒干咳一声,等安静下来后说道:“陛下,攻伐榜葛刺有水陆两路,郑和方归,船队修检,人员休息,非一时之功也!”

    这就把水路给断绝了,文官们大惑不解,觉得方醒这厮应该是要趁机鼓吹海运的啊!

    “第二就是陆路,粮食倒是好解决,交趾那里的屯田已然见效,就近供给没有问题。”

    交趾是方醒的得意之作,不论是揪出马骐,还是扫灭最大的隐患豪族,他都展现了自己的谋略和果断。

    可最让文官喜忧参半的就是屯田。

    屯田好啊,不用中原补给,而且还能反哺,可特么的这是方醒干的,活生生的把文官们给比下去了。

    方醒的声音还在继续:“可当地土司凶蛮,且正如胡大人所说,地理不便,非打通道路不可为,代价太大了。”

    水陆皆废,这是硬顶朱棣啊!

    胡广饶有兴趣的看着方醒,心中转动着些温和的念头,可接下来方醒的话就让这些温和烟消云散了。

    “陛下,榜葛刺辱我大明,此仇不可不报。”

    方醒的声音铿锵有力,他说道:“臣有两策,一是水路,二是陆路。”

    你疯了吗?

    张辅瞟了一眼方醒,心想你才将否定了水陆进攻,此时又来反复,这是抽抽了吗?

    而文官那边却是有些暗喜,心想这人颠三倒四的,莫不是昨天被刺杀吓到了?

    面对这些猜度的目光,方醒从容自若的道:“水路简单,臣记得大明的使者去时,该国以千骑相迎,王宫内外皆武人,及上殿,该王横剑于膝,此警戒威慑也!幸而使者从容,使其跪迎诏书。”

    “若其国技止此耳的话,我大明只需万人即可征服其国,不过此后必须常年驻军,并移民,否则必不长久。”

    这话说的朱棣抚须微笑,正是他的一力支持,才有了大明的无敌舰队纵横于世的盛况。,所到之处,异族无不俯首帖耳。

    胡广应对道:“陛下,此策无误,可靡费不少。”

    大炮一响,黄金万两,说的就是耗费。

    朱棣微微点头,郑和船队需要修整,所以他也不准备走水路进攻。

    “那陆路呢?”

    方醒说道:“陆路必须要扫灭缅甸等土司,彻底安定西南之地,然后再征发土人铸路。此策虽然耗费不小,可却是一箭双雕。”

    这就是搂草打兔子,顺便还能把那些土司彻底纳入大明的版图。

    胡广摇摇头道:“此策虽好,可黔国公说过,当地土司野蛮不法,且借助地理抗衡我大明天兵,若是劳师远征,臣以为将会是一个泥潭,让我大明深陷其中的泥潭。”

    朱棣的脸色一沉,正准备呵斥时,方醒却躬身道:“陛下,若是走陆路,不可轻动大军,臣以为调动交趾和云/南两地驻军即可。这样虽是慢了些,可却能稳扎稳打,不留后患。”

    啧啧!

    方醒居然和胡广一唱一和,这让大家都觉得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朱棣的面色微沉道:“你在顾虑阿鲁台?”

    果然是朱棣啊!

    方醒心悦诚服的道:“陛下所言正是臣的顾虑之处,此时马哈木蛰伏,阿鲁台蠢蠢欲动,明年双方必然会有一场大战,而这正是我大明坐山观虎斗的好机会,若是远征榜葛刺时,草原上出现机会或是危机,则有些鞭长莫及。”

    朱棣沉吟再三,就问了金忠:“马哈木此时如何?”

    金忠说道:“马哈木近期颇为焦虑,还扣押了礼部的使团,屡次要求大明给予支援,看来他是慌了。”

    “落水狗!”

    朱棣不屑的道:“敢藐视大明,此贼可悔了!”

    金忠说道:“陛下,阿鲁台正在磨刀霍霍,就等着春暖花开的时节,向马哈木发起攻击,臣和五军都督府探讨过,都觉得马哈木危险了。”

    朱棣的目光深邃,握住镇纸,面色渐渐的潮红起来。

    “且观之,等分出胜负之后,朕再做定夺!”

    胡广放松了身体,知道朱棣的目标终究还是在草原上,为了榜葛刺不值得把双雄会的机会放过。

    等散朝之后,张辅和方醒走在一起,低声问道:“今日你倒是乖觉,不然后患无穷。”

    方醒轻笑道:“榜葛刺跳梁小丑,随时可灭。远交近攻而已,大明不可陷在那个地方。”

    张辅满意的道:“以前我还以为你只顾血勇,如今看来倒是大有长进,我也可放心了。”

    啧!

    方醒对这种长辈般的欣慰有些不大适应,就随口道:“大哥放心好了,小弟这边自然会考虑淑慧她们的安危,不会乱来。”

    张辅武功高强,突然侧身看了一眼,然后说道:“胡广来了,你且好生说话,不要在此争吵。”

    说着张辅就加快了脚步,后面的胡广顺利的和方醒并肩而行。

    “兴和伯,榜葛刺此时不可征伐。”

    方醒淡淡的道:“此事方某当然知晓,时机不对,且利益不是最大的时候。”

    胡广皱眉道:“利益当然要谈,可大明不能只靠武力震慑,利益也不可混入国策,否则人心就乱了,散了。”

    几个官员有意无意的靠近这边,胡广抚须道:“兴和伯精于商贾之事,酒楼,罐头,无不是日进斗金,可有大明的利益?”

    你动不动就把大明的利益挂在嘴边,那你以兴和伯之身行商贾之事,大明的利益在哪里?

    那几个官员都捂嘴轻笑,觉得胡广揭了方醒的伤疤——你若是文臣,那就不该去做买卖!

    方醒微微一笑:“欲/望是驱使人进步的动力,也是驱使大明前进的动力,呃……动力就是被欲/望驱使着行动的力量。”

    看到胡广懵懂,方醒就解释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没有欲/望和利益的驱使,那就是所谓的无为而治,那何不如重归刀耕火种!”

    “至于胡大人所说的大明利益,方某自然不敢忘,稍晚胡大人应该就知道了。”

    胡广的脚步一滞,可方醒的脚步未停,身姿挺拔的继续前行,只是声音传来。

    “胡大人,你停步,异族可不会停步,落后就要挨打,这是颠覆不破的真理,前朝可为见证!”

    胡广呆立原地,夏元吉缓缓过来道:“胡大人,这是争执了?”

    胡广摇摇头,苦笑道:“理之所在,各执一词,本官只希望能维持一个斗而不破的格局吧!”

    夏元吉叹道:“何必呢,合则两利,再说兴和伯的方学不过是实用之学,难进庙堂,何不如和平处之。”

    在许多人看来,方学的子弟顶天就能去担当小吏之职,等一辈子摸爬滚打上来,早就垂垂老矣。

    而儒家的子弟起步很高,一旦中举,出则七八品,留京的更是前途远大。

    胡广摇摇头道:“我等继往圣之学,当护之,爱之,千里之堤毁于蚁穴,不可不查!”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