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带着仓库到大明带着仓库到大明 正文卷 第493章 小气的解缙

带着仓库到大明 正文卷 第493章 小气的解缙

    金陵城中。

    会试已经结束了,可那些考生还不能离开,还得等着放榜。

    考完试,有心情忐忑不安的,有觉得无事一身轻的,也有觉得自己肯定能榜上有名,所以还在温习功课。

    而第一鲜作为金陵饮食界的后起之秀,名气不小,有钱的考生当然要来尝尝。有的还大方的叫上了那些寒门考生,也算是一种提前投资。

    第一鲜的房间里,两个考生正在谈着最近的时政。

    “听说胡学士生病了。”一个络腮胡的考生问道。

    另一个白脸考生唉声叹气的半饷才说道:

    “被气病的,据说那兴和伯在扬州府大肆搜捕,我辈读书人当然看不下去了,于是就堵住了他的那个地方,后来……哎!”

    “后来怎么了?你倒是说啊!”络腮胡催促道。

    白脸考生马上就怒道:“那兴和伯派人出来,一阵乱棍打的那些义士遍体鳞伤,还扬言说要剥去他们的衣冠。”

    “这般嚣张?”络腮胡觉得太不可思议了,什么时候读书人被这般集体暴打过!

    白脸考生叹道:“那兴和伯说了,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何况你们没理!”

    “怎么没理了?”络腮胡气愤的道:“那兴和伯纵兵为祸一方,而且还兴杂学,难道他还有理了?”

    白脸考生犹豫了一下道:“可……兴和伯在扬州府抓的是私盐贩子啊!”

    络腮胡怒道:“私盐贩子又怎么了?他还弄杂学呢!”

    白脸考生纠结的道:“听说那兴和伯今日就回来了,也不知道这朝中会不会引发些事端。”

    这些考生不知道,方醒昨晚就回来了。

    天没亮,方醒就起床了,他小心翼翼的没惊动昨晚被自己折腾了半宿的张淑慧,溜达着去了隔壁的书院。

    学生们在出操,方醒和解缙、田秀才三人在四周溜达。

    “德华,你此次还是莽撞了!不该动手的啊!”

    解缙背着手,皱眉说道。

    “不,我倒是觉得挺合适的。”

    方醒笑道:“那些读书人读书都读傻了,被人一蛊惑就热血上头,不给他们一个教训,他们还以为这世上什么都是他们说了算。”

    看到解缙不以为然,方醒就说道:“当年太祖高皇帝说了,国事天下人都可说得,就是生员说不得,这和汉高祖的看法一致,那就是读书人自视甚高,在没有经历过实务之前,说的话大多是空洞乏味,毫无用处,只会坏事。”

    当年的老朱那可是开国皇帝,眼光之毒辣,早就看出了读书人那种半瓶水响叮当的德性,以及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本质,所以干脆就禁止生员议政,而其他人却没有这个忌讳。

    到了永乐朝,这条禁令开始松散了,生员们也敢高谈阔论,指点江山。

    解缙苦笑道:“可你动手也太过了,舆论哗然啊!”

    “我怕个屁!”

    方醒爆了句粗口,然后无所谓的道:“此次扬州府之行,我是奉旨办事,可那些学生居然敢冲进来救重犯,还叫嚣着什么取义成仁就在今朝,我差点就想满足了他们的这个要求,”

    黑夜渐渐的消散,天边出现了一抹紫色。

    田秀才在边上听得无聊,看着天边的紫色,就摇头晃脑的作了几句酸溜溜的诗,然后一脸求表扬的看向解缙。

    这时已经溜达到了最右边的地方,解缙看到了华小小。他的眼睛一亮,先踢了方醒一脚,示意他往那边看,然后才随意的敷衍道:“不错,若是能再轻灵些就好了。”

    “轻灵些?”

    田秀才琢磨着解缙的评语,脚步一下就放缓了,落在了后面。

    华小小正在巡视着春耕的准备工作,看到方醒后,她的眉头先是一皱,然后才福身道:“解先生,兴和伯,小女有礼了。”

    解缙笑眯眯的道:“小小好啊!这么早就开始操持家事了,果然是贤惠。”

    华小小垂眸道:“小女不敢当解先生的夸奖,若无事,小女就先去了。”

    “咳咳!”

    方醒在边上干咳道:“那个啥……书院的树苗呢?”

    华小小隐蔽的冲方醒翻个白眼,然后说道:“今日就可移栽,还请兴和伯准备好人手,我家自然会有人教导。”

    “那就好,学院里几十号人,不够方某就再叫些人来。”

    华小小闻言愕然道:“兴和伯,那些可是文曲星下凡,您难道要让他们种树?”

    “哪有什么文曲星!”

    方醒觉得这个世界的观点实在是太奇葩了,哪怕再重视读书人,可也不能冠以什么文曲星的头衔啊!

    “都是些吃饱没事干的家伙,就这么说定了,晚点就开始移栽。”

    方醒乐滋滋的走了,华小小迷惑的看着他的背影,觉得这个人和那些读书人不一样。

    “多了些什么呢?”

    华小小轻皱秀眉,想了半饷才恍然大悟道:“多了不羁。”

    读书人不管是好还是坏,可对外时都是一副彬彬有礼,温文尔雅的模样。

    而方醒却是率性自然,不加掩饰。

    “杀!”

    操场上,那些学生正在家丁的带领下操练刺杀。

    年纪小的手中都是木棍,大些的都是铁棍,一招一式的看着颇有些气势。

    解缙活动着脚腕,饶有兴趣的问道:“德华,这次能牵扯到胡广吗?”

    得!这位还是没忘记胡广的冷漠。

    方醒摇头道:“不可能,那封书信用词隐晦,而且只是同窗之间的交往,如何能扯上胡广。”

    解缙笑了笑,“那可不见得,陛下做事有时只凭臆断,所以希望光大兄能平安无事吧。”

    小心眼啊!

    不过方醒却认为这样的解缙更真实。

    这年头哪来那么多的道德君子,即便是有,方醒也不会和这种人多接触。

    太假了!

    等操练完毕后,就是早餐时间。

    方醒也跟着混了一顿。

    早餐内容都差不多,不过师生不在一起吃。

    解缙因为身体还在恢复期,所以早餐时就多了一小碗鸡汤。

    喝完加了料的鸡汤,解缙看到方醒已经吃完了一大碗羊肉面,不禁艳羡的道:“年轻就是好啊,老夫当年也是这般的能吃。”

    方醒两口把煎蛋吃了,擦擦嘴笑道:“解先生,那些学生吃饭才是真正的能吃。”

    自从早操的强度增大后,那些学生的胃口就像是个无底洞,有多少都吃的完。

    方醒看到解缙有些回忆之色,就低声道:“解先生,在下可不是挨打不还手的人……”

    解缙愕然,然后就笑了。

    “你动了雷斌,这就是打了胡广一耳光,算起来是你先的动手吧!”

    方醒摊手道:“谁让他自己不干净呢!”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