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带着仓库到大明带着仓库到大明 正文卷 第479章 怒火,开除!

带着仓库到大明 正文卷 第479章 怒火,开除!

    “赶紧什么?”

    随着门口的声音传来,李二毛的眼睛又红了。他眨巴着眼睛,看着方醒,心中的那股子倔强让他把眼泪憋了回去。

    是兴和伯不嫌弃我是个樵夫,还……还让把母亲也接来书院住。不要我的钱,我……

    夏铭看到方醒后,就沉着脸不语,只是他的手却把课本捏成了一卷。

    田秀才在方醒的身后,他想起了自己以前教书时被富家子弟呵斥的经历,不禁就恢复了原先的姿态。

    解缙看到比自己大一些的田秀才居然背着手,弯着腰,不禁想起了学生们给他取的外号。

    ——老冬烘!

    方醒缓步上了讲台,双手撑在桌子上,淡淡的道:“李二毛坐下。”

    李二毛沉默的坐下,他知道自己的情况,纯属是因为方醒可怜才能进入知行学院。

    以后我每天都洗澡,然后不说话,不然再惹到夏铭,会给山长带来麻烦。

    方醒看到李二毛那小心翼翼的模样,不知怎地就想起了一个旧闻。

    民工上了公交车,由于身上太脏,所以不好意思坐位子,就坐在了踏脚上。

    座位是干嘛的?

    书院是干嘛的?

    书院就是教书育人的,而这一批学生被方醒寄予厚望!

    可没想到居然会出现这种情况,一时间方醒的心中不渝,眉头就皱了起来。

    “夏铭,向李二毛道歉!”

    方醒的面色凛然,解缙想说话,最后还是忍住了。

    在很多地方,好的学生就会受到优待,犯些错师长都会容忍,甚至还会偏袒他。

    夏铭的功课不错,按照解缙的看法,下一次的秀才他是必中。

    知行书院初创,要是出一个秀才也是好的啊!

    起码相当于一个活生生的宣传!

    “凭什么?”

    夏铭梗着脖子道:“山长,这里是书院,不是养济院!”

    养济院就是收留孤老和乞丐的地方,相当于是福利院。

    而等后来甚至还规定,七十岁以上的老人都给予虚衔,每月还有补助。

    正是这种福利和眷顾,才有了后来江阴在归顺后被要求剃发而造反。

    这才有了那八十一日的惨烈抵抗!

    这才有了全城十七万余人死而不降!

    可李二毛不是乞丐!

    方醒摇摇头,“就凭他是我的学生!就凭他是大明人,你就必须要道歉。”

    夏铭一怔,然后道:“山长,我没错,不会道歉!”

    方醒指着门外道:“那你就回去,请你的父亲来,我有话要说。”

    这就是要请家长。

    夏铭一听就怒了,他把手中的书一扔,嘴角和眼睛都朝着右边偏着说道:“凭什么?山长你以为我稀罕这里吗?外面的几家书院都答应有大儒教导的条件,若不是……”

    “若不是太孙殿下对吗?”

    田秀才怒了,因为解缙的身体还在恢复中,所以书院的事情他管了不少。

    你居然不是冲着方学来的?

    夏铭矜持的点点头,若不是这里有朱瞻基,他早就转到其它书院去了。

    方醒没有愤怒,只是淡淡的道:“我记得你已经十九了吧?而且孩子都有了。”

    夏铭不知道方醒问这个干嘛,所以点点头。

    方醒突然笑道:“既然你已经成人,那就不必请家长了,请回吧,此后你就不再是知行书院的学生了。”

    什么?

    李二毛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其他学生都为之愕然。

    夏铭涨红着脸,上唇嘟起,鼻翼翘起的怒道:“走就走,当我喜欢这里吗?希望你们不要后悔!”

    说着他就拿起袋子装东西,可等装到书本时,田秀才却干咳道:“那些书本是书院的,你不能带走。”

    谨慎的田秀才担心课本会被人翻印,所以就出言阻止道。

    “这是我的课本!”

    夏铭怒道。

    解缙摇摇头,终于也被这个自恃是个香饽饽的学生给气坏了,他叹道:“可书院并没有收你一个铜板,连你吃的午膳都是免费的,这里哪有你的东西。”

    这是方醒规定的,本来是想免掉寒门学生的费用,可他最后决定干脆免掉第一期学生的费用。

    哥不差这点钱!

    “不稀罕!”

    夏铭连袋子都仍在地上,大步朝着外面走去。

    “走了好!”

    田秀才冲着他的背影喊道,然后他心痛的下去捡起袋子,嘟囔道:“都是好材料啊!真是的!”

    “嘭!”

    上面突然传来一声震响,吓得田秀才一个激灵。起身一看,就看到方醒脸色铁青的在拍桌子。

    “看看你们,看看你们!”

    方醒气息咻咻的喝道:“在李二毛被夏铭欺负的时候,你们在干什么?啊!”

    这是方醒第一次发火,所有的学生都噤若寒蝉。

    方醒皱眉看着这些学生,在解缙不以为然的眼神中说道:“你们是同窗,可你们的同窗之谊呢?”

    看到有人不以为然的撇嘴,方醒忍住怒气说道:“你们不但不讲同窗之情,在同窗被欺负的时候,居然都袖手旁观……”

    “呵呵!”

    方醒一脸失望的道:“我开学对你们的希望都忘记了吗?啊!嫌贫爱富,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样的学生我不要!”

    “马苏,徐方达!”

    “老师。”

    马苏和徐方达一直在门口,闻言进来。

    方醒指着操场道:“全体都有,十圈!不愿跑的也可以,自己回家。若是全都不愿跑,那我宁可把这书院给关了!”

    说完方醒就再也不看这些学生一眼,对着解缙和田秀才点点头,就出了课堂。

    解缙哎了一声,然后也跟着走了。

    田秀才哼道:“不花钱还能学方学,这是多大的福气?你们若是不珍惜,有的是人愿意进来!”

    田秀才也走了,马苏脸色难看的道:“若是有不乐意的,现在就可以收拾走人了。”

    方醒走了一段路之后,气都消散的差不多了。

    “德华,慢些……”

    解缙气喘吁吁的追上来,首先肯定了方醒的处置方式。

    “现在的私塾和学堂都不大关注私下的纷争,德行有亏啊!”

    方醒看着马苏打头,后面那些学生都跟着。数一数,正好是三十九人。

    “我不奢望这些学生们能成为道德君子,可却不想看到他们变成一个冷漠的人,那样的话,我真是宁可全都赶出去,重新挑人。”

    解缙听到方醒话里的决然之意,不禁叹道:“近日老夫倒是明白了一个道理,这人啊!就没有完人,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罢了。”

    “所以我们才需要重锤敲打!”

    方醒看到才开始跑了半圈,就有学生被落在了后面,不禁说道:“我希望看到的是有担当的学生。”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