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带着仓库到大明带着仓库到大明 正文卷 第467章 试探还是逼宫,贰臣和元老

带着仓库到大明 正文卷 第467章 试探还是逼宫,贰臣和元老

    春天的早晨,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子奶香味,有人说这是地气蒸发,正是一年中最好的光景。

    今日早朝事情不多,只是讨论了交趾的变局。

    连杨荣都乐观的认为沐晟将会把那些叛逆围堵在奉化州,然后聚而歼之。

    朱棣看到无事,就让人散了去,只留下了几位辅政大臣在身边。

    不是正规的朝对,所以君臣之间都松散了许多。

    朱棣接过毛巾擦了把脸,然后就问杨荣:“沐晟那边可有把握?”

    杨荣不用看地图,就自信的道:“黔国公兵力占优,只需围住就行,到时候叛军粮尽,自然只能绝境一击,我大明理当获胜!”

    朱棣点点头,觉得此战之后,交趾肯定能平静不少时间。

    而他的目光始终都在注视着草原,就等着正在摩拳擦掌的阿鲁台和马哈木的第一次交锋。

    朱棣略一抬眼,看到胡广有些发呆,就不悦的轻哼了一声。

    这里是大明的政治最中心,能拿到门票的,就相当于是宰辅般的人物。

    可宰辅在君王的身边有走神的时候吗?

    金幼孜在边上用脚碰了胡广一下,胡广一个激灵,急忙请罪。

    “陛下,臣昨夜有事困惑不已,辗转反侧,最后被老妻赶了出来。”

    胡广赧然的说道,殿中的君臣都不禁为之桀然。

    葡萄架的故事不少人家都有,不过像胡广这等地位还能自嘲说出来的,真的很少见。

    “所为何事啊?”

    虽然觉得这么问不大厚道,可朱棣的心情不错,所以也能拿玩笑来增进一下君臣之间的情谊。

    为君之道,一味霸道必然不长久,臣下整日惶恐,战战兢兢。时间长了,君臣之间必然离心。

    可太和气了也不行,性格柔弱更不行!

    当年朱允炆的性格就不适合当皇帝,不过朱元璋已然垂垂老矣,最后不得不把这个偌大的江山留给了自己的孙子,自己带着无尽的遗憾和担忧逝去。

    胡广起身后笑道:“陛下去岁诏令重修五经四书大全,性理大全,天下人闻之皆雀跃鼓舞,对此翘首以盼,此我大明之盛事也!臣为陛下贺。”

    去年朱棣就令人重修了儒学经典,还指明了方向,选了些后人的注释附在后面,归纳于正统范畴。

    说到这个,朱棣的心情就更加的愉悦了,他抚须道:“明年就该编好了,到时作为根本,也能安稳人心。”

    说到考试,目前只是模糊的划定了一个范围,可那么多的书,学生们都觉得有些无可适从。

    朱棣此举正是想制定一份权威教材,作为科举的依据。

    顿时群臣就赞了几句,胡广最后说道:“陛下,五经四书经过陛下的诏令,已然成为我大明学生的必学之课,可若是有地方把五经四书置之不理,那……”

    金幼孜站直了身体,杨士奇垂眸不语,杨荣却皱眉看着胡广……

    殿内的气氛陡然变得凝滞起来,大太监朝着下面的人点点头,然后殿内就只留下了他一人伺候。

    朱棣面无表情的看着胡广,而胡广一直在保持着微笑,身体站直,纹丝不动!

    杨荣却有些站不稳了,他看了看金幼孜,可金幼孜却眼观鼻,鼻观心。

    这是在干什么?

    试探还是逼宫?

    杨荣再偷偷的瞟了一眼朱棣……

    朱棣的脸上浮起了一丝讥诮,杨荣发誓,他绝对没看错,就是讥诮。

    哪怕这讥诮来得快,也去得快,可杨荣还是在心中一叹,随即就学起了金幼孜当菩萨。

    “陛下,兵部金大人求见。”

    就在气氛这根弦即将崩断的时候,外面的内侍禀报,兵部尚书,詹士府詹士金忠来了。

    “臣见过陛下。”

    金忠艰难的行礼,朱棣看到他那满面的病容,不禁心中一软,喝道:“快扶起来。”

    这位金忠算得上是传奇人物,原先在北平府只是个小兵,可他却靠着一手占卜的手段声震北平。

    当年朱棣起兵前,金忠多次占卜,说是大吉,也给了朱棣极大的信心。

    若论朱棣的信任,在场的谁也比不过金忠,否则朱棣也不会让他辅佐太子和太孙。

    金忠起身后,脸色有些潮红,他躬身道:“陛下,臣闻有人言太孙之非,不胜惶恐,罪该万死。”

    说着金忠就扫了胡广一眼,虽然虚弱,可那眼神依然逼得胡广垂眸。

    胡广只是贰臣,而金忠却是元老,永乐时代的缔造者之一。

    “臣年迈不堪驱使,请乞……骸骨!”

    轰!

    当金忠再次跪下时,胡广脸色铁青,金幼孜不安的挪动着脚,杨士奇愕然,杨荣就想上前,可最后还是忍住了。

    “赐座。”

    朱棣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大太监亲自搀扶起金忠,然后搬了张墩子给他坐下。

    看着金忠在微微喘息,朱棣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忍,旋即沉声道:“听说兴和伯岐黄有术,金尚书可去看看。”

    “谢陛下。”

    金忠起身,老态龙钟的模样,可胡广依然不敢抬头和他对视。

    他不但是兵部尚书,而且还是詹士府詹士,辅佐太子,还奉命辅佐太孙。

    你胡广这是想干什么?

    想说我金忠失职吗?

    上次胡广去找朱棣,阐述了自己对朱瞻基未来的担忧,此事被金忠知道后,就已经是怒不可遏了。

    “殿下英武果决,有陛下之风!”

    金忠留下了这句让胡广难堪的话,然后被人扶着出去。

    “散了吧!”

    朱棣的眸色不喜不悲,不怒不欢。

    胡广慢慢的走出殿内,他站在台阶上,看着下面一手扶着栏杆,拒绝被人搀扶,独自蹒跚着下去的金忠,身体猛的晃了晃。

    “胡大人,要站稳了。”

    金幼孜从后面出来,语带双关的扶住了胡广。

    杨荣从他的身边走过,并未回头,反而是追下去,扶住了金忠的手臂。就这样,两人缓缓消失在视线中。

    “胡大人,这是何苦呢?”

    杨士奇叹道:“我等应该去找太子殿下才是,今日……不该啊!”

    “在太孙的身上,太子殿下如何能置喙?”

    金幼孜不屑于杨士奇的好脾气,觉得他这是在和稀泥。

    “好了!”

    胡广稳定了心绪,淡淡的道:“国本之争,历来都是杀人不见血,本官……无悔!”

    “哎!”

    杨士奇跺跺脚,摇着头走了。

    金幼孜担心的道:“胡大人,可看陛下的意思,好像有些怒气啊!”

    胡广看着那一片屋宇,坚定的道:“若是方醒靠着殿下行杂学,本官坚信陛下会给我们支持,一定会!”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