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带着仓库到大明带着仓库到大明 正文卷 第465章 莽撞的朱瞻基,无畏的方德华

带着仓库到大明 正文卷 第465章 莽撞的朱瞻基,无畏的方德华

    伴随着春风,春闱的日子也越来越近了。

    “听说兴和伯的知行书院开了?”

    “嗯,听人说好像是今日开学。”

    “啧啧!那兴和伯可是瞒得够紧的,居然今天才放出夏先生任教的消息。”

    “听说知行书院教授儒学的时间只有两成,就算是夏先生在那,一般人也不敢去啊!”

    “真的?那可真是太……离经叛道了,到时候那些学生估摸着会悔青了肠子吧!”

    两个书生在吃早餐,边吃边扯八卦,边上一个闲汉指着外面的一队人马说道:“太孙殿下这是要出城吗?”

    这里靠近聚宝门,所以大家一听都凑过去看热闹。

    那两个书生面面相觑的,其中一个的眼睛一亮,“知行书院难道是殿下的……”

    另一人遗憾的道:“对呀!怎地都没人想到殿下在其中的作用呢?”

    而胡广也接到了消息,他阴着脸道:“陛下难道也不管太孙胡闹吗?”

    杨荣在边上苦笑着,知道胡广这是影射朱瞻基在培养自己的势力。

    胡广猛的起身,自言自语道:“不行,本官得去陛下那里分说分说。”

    一片田地的中间,此时那些工匠正在砌围墙,整个书院区域看着很是简陋。

    三十九名学生看到这等冷清的景象,不禁在操场上有些愣住了。

    方醒就站在操场边上的高台上,看到朱瞻基打马过来,就对身边的黄钟点点头。

    “殿下万安!”

    这一声呼喊吓得那些不知情的学生们都心惊不已。

    “此后在书院内免礼!”

    朱瞻基大步上了台子,对方醒笑道:“德华兄,今日第一天,小弟来迟了。”

    方醒点点头,两人站在上面,看着下面稀稀拉拉的三十九名学生,朱瞻基低声道:“德华兄,不是五十多人吗?”

    方醒淡淡的道:“被其它书院拉走了十二人。”

    此时那些学生看到太孙居然来了,心中的疑虑早就烟消云散,兴奋的不能自已。

    不能科举的疑虑依然存在,可有朱瞻基在,那么大家的未来起码不会没有保障。

    这些学生大多都是寒门子弟,能见到皇太孙就觉得祖坟冒青烟了,更何况看朱瞻基那架势还准备讲话。

    “说几句吧。”

    方醒退到后面,负手而立,心中却是很不平静。

    下面的这三十九人将会是他的第一批试验田,只要成功,那么新学将会在大明扎下根基。

    朱瞻基的套话已经说到了尾声,方醒许久都不曾参加这种仪式了,倒是听得津津有味的。

    “……你等当勉励好学,此处有你等从未知晓的学识,那便是方学!”

    方醒瞪大了眼睛,解缙在后面也是一怔,而田秀才已经是想跪了。

    在大明谁敢用自己的姓氏冠名自己的学说?目前好像是没有吧?

    而下面的学生们更是懵逼,如果讲话的不是朱瞻基,估摸着都有人要质问了。

    方学?好大的题目!

    这其中就数解缙的感受最为复杂,他知道朱瞻基这话绝对没有事先和方醒沟通过,那这代表着什么?

    殿下啊!你这可真是莽撞了!

    而方醒则是一愣之后,就把那些担忧抛到了一边。

    难道大明就只能有儒家吗?

    难道大明只能靠着八股文来决定谁能当官、谁能享受各种特权吗?

    朱瞻基已经讲完了,他有些忐忑的瞟了方醒一眼。

    方醒对着他颔首示意,微微一笑后走到了前面。

    下面的学生们在成功被录取后,哪怕再放心,可家人还是通过各种手段去了解了方醒这个人。

    军功封爵,在这个年纪没人能比方醒更出色了。

    可在文事上却被人诟病不已。

    少时人称神童,科举场上春风得意,等方鸿渐被牵连进大案中后,这条路就断了。

    可接下来这位伯爷居然改弦易辙了,从此在杂学的道路上开始了义无反顾的狂奔。

    在独尊儒学的大明,按理这等人就该是过街的老鼠。

    可谁曾想到,这货居然用杂学把朱瞻基给迷惑了,从此大明的未来继承人就成了他的铁杆支持者。

    而今天由朱瞻基亲口说出‘方学’二字,在场的人都可以肯定,一场风暴正在积蓄能量中。

    方醒看着下方那些表情各异的学生,缓缓的道:“作为山长,我欢迎大家来到知行书院。”

    “知行!”

    方醒笑了笑,心中默默的道了声歉,然后说道:“这名字蕴含着我对大家的希望,我希望大家能做到以下三点。”

    解缙抛掉了纠结,仔细听着。

    田秀才眨着眼睛,看着方醒的背影,心中有些嘀咕。

    “第一是先知后行,我不希望大家变成无知者无畏的那种愣头青!第二就是边知边行,学而用之,这才是正确的求学之道!”

    在场的人都在思索着这两句话,想起不少文官只懂文章诗词,对民生纯属一窍不通。

    关键是这些文官他们根本就不懂牧民之道,只知道从那些圣人教诲中去寻觅答案,结果十个里面有一个能磨砺出来就算是不错了。

    可百姓就应该做你文官的磨刀石、试验田吗?

    而学而用之,这话里的含义可就深了。

    解缙的表情有些纠结,他听出了里面的含义。

    你儒学能学了就能用吗?

    不能吧?

    最多只能用在打嘴炮上面,把圣人的一句话掰开揉碎的辩论,但圣人自己说这句话的时候,是否有这些含义,估摸着他自己也不清楚。

    田秀才已经是大汗淋漓,他是农家子弟,靠着父兄的支持才走到了今天。

    可方醒的话里直指儒学的痛处,这让他纠结万分。

    我应该要勇敢的站出来,和他辩驳一番才对啊!

    儒学的既得利益者田秀才在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那边的方醒继续在阐述着自己的治学思想。

    “第三就是知而必行!”

    方醒说话的节奏不快,可咬字清晰,声音清朗。

    “知而必行,我不奢望大家都做文山公,可在此我勉励大家都能知而必行,乃至于知行合一……”

    看到大家都茫然不解,只有解缙几人面露讶色,方醒轻叹一声,觉得自己把这玩意儿往方法论上靠,真是再正确不过了。随即他对着侧面台阶下招招手。

    马苏捧着一张纸上来了。

    这等归于哲学范畴、含有一些佛理的理论对于这些学生们太过晦涩,连解缙都有些懵,所以方醒懒得把那四句话放出来,干脆直接搞启蒙班的训导好了。

    马苏捧着纸大声的念道:“弟子规……”

    解缙看到方醒退过来,就低声道:“德华,你刚才的话中似有未尽之意,给老夫说说。”

    方醒低声回答道:“不说了,不然我担心您会钻牛角尖。”

    这玩意儿每个人的理解角度不同,方醒担心解缙真要是钻进去了,弄不好会更加的肆无忌惮。

    我本善良,你奈何?

    解缙在这里牙痒痒,而马苏的声音在持续着……

    “衣贵洁,不贵华……”

    “执虚器,如执盈,入虚室,如有人……”

    “小人进,百事坏!”

    马苏把纸卷好,转过来恭恭敬敬的递还给了方醒。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