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带着仓库到大明带着仓库到大明 正文卷 第424章 汝若瞑目,我心不安!

带着仓库到大明 正文卷 第424章 汝若瞑目,我心不安!

    “皇爷爷,当时若不是兴和伯出手,孙儿也忍不住了。”

    朱瞻基赶回来想劝阻,可没想到朱棣的反应却是让人大吃一惊。

    想起当时的情景,朱瞻基不禁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瓦剌既然臣服于我大明,并答应归还被掳军民,可为何还要在大明境内侮辱我大明百姓?”

    “在孙儿看来,这正是瓦剌人狼子野心的外现!”

    朱瞻基的目光环视一周,所有人都不禁瞩目着这位大明的未来继承人。

    朱棣面无表情的在听着,只是右手握成拳。

    “若是瓦剌人果真臣服,那他们怎敢轻视我大明百姓?怎敢拔刀和我大明的兴和伯相向?”

    “孙儿以为,使者均可扣下,并下旨斥责之!”

    朱棣放松右手,问道:“方醒呢?”

    朱瞻基心中一惊,偷看了一眼朱棣的脸色,然后才说:“兴和伯带着家丁收敛了那个女子,还说要立碑……说这是我大明军队的耻辱,当永世铭记,刻骨不忘!”

    吕震闻言心中一喜,心想朱棣可是军方最大的后台,你方醒这般说,那不是在批逆鳞吗?

    本官看你怎么死!

    连朱瞻基的心中都有些惴惴不安,担心朱棣发飙。

    胡广一直在沉默着,此时却出来说道:“陛下,臣以为兴和伯此举正当其时……”

    朱棣哼了一声,阻止了胡广下面的话,然后不屑的道:“那竖子能写出什么东西来!都散了吧。”

    夏元吉到了此时才放松下来,等出去后,他特意和胡广走到一起,低声道:“胡大人,此时挑起文武之争,于我大明有百害而无一利,当慎之!”

    胡广哼了一声,大步前行,渐渐的把夏元吉甩在了身后。

    “维喆无需烦恼,你没看陛下已经阻止了吗?”

    杨荣看到夏元吉呆立原地,就上前劝道:“胡学士刚才并未质疑方醒,这已经是在顾全大局了。”

    夏元吉苦笑道:“我如何不知,只是朝中不少人对武人不满,认为他们消耗掉了我大明的赋税,却无法终结战事。这种不满要是持续下去,我担心迟早有一天会出事啊!”

    杨荣呆了呆,笑道:“维喆,我看你是想多了吧,有陛下在,出不了大事。”

    夏元吉欲言又止的看着杨荣,心中却想起了朱棣的身体。

    ……

    聚宝山上。

    方醒觉得胸中的那一团火焰还没有熄灭,他拿着毛笔,不过是想了想,就奋力挥笔……

    写完字,方醒看着眼前的小土包,默默的祝祷了一番,转身就走。

    小刀拿着那张纸,赶紧就去了城里,准备找工匠来刻碑。

    得知是兴和伯的事情,而且小刀出手就是银子,马上就引来了一位老工匠。

    “汝若瞑目,我心不安!”

    老工匠大惊,这形同于诅咒的碑文如何能刻!

    这是要杀人的节奏啊!

    老人当即就推却了这笔生意,小刀就缓缓的把燕娘的遭遇说了出来,最后说出了方醒的原话。

    “我家伯爷说了,等灭了草原异族后,他当来燕娘的墓前告知,并更改碑文。”

    嘶……

    在场的人都被这话里的杀意给惊住了。

    这是让那燕娘不要急着去轮回,先睁着眼睛,等看到大明军队扫灭了异族,为她报仇之后再闭眼的意思啊!

    “汝若瞑目,我心不安!”

    朱棣垂眸不语。

    朱瞻基只觉得心中那股子火焰又燃烧起来,恨不能马上持刀上马,杀向草原。

    “瓦剌……”

    朱棣的目光在朱瞻基的身上留驻了一刻,然后摇摇头,脸上全是坚毅。

    不能把那些异族留给子孙来解决!

    那是朕的责任!

    “来人!”

    “陛下!”

    朱棣起身,眼中寒光闪过,“跟随瓦剌使团前来的官吏,全数革职查办,并清查家产,若有不符,重责不赦!”

    在大明的境内,居然让大明的女子被异族人蹂躏,这是耻辱!

    而那些在入关时就伴随着使团一起来京的官吏更该死!

    “汝若瞑目,我心不安!”

    张辅在书房中沉默了许久,终于丢下了那些四书五经,重新把那些兵书地图都找了出来。

    “方醒这是大言不惭!”

    五军都督府中,一批将领得知此事后,都纷纷发表了看法。

    方政闻言就冷笑道:“兴和伯说过,保家卫国是我辈之使命,可到了这里,却有人冷嘲热讽,当真冷血,让人不齿!”

    重新掌管五军都督府的孟瑛看到下面吵吵嚷嚷的,不禁头痛难忍。

    孟贤失踪至今未有消息,马氏还在保定候府中闹,好在郑亨被方醒给弄得吐血削爵,这才让他不至于丢掉饭碗。

    “若是那女子是在坐的姐妹呢?”

    方政冷笑道:“宁无耻乎!”

    “姓方的,你说啥?”

    “我说若是那女子是你的姐妹,又当如何?”

    “老子抽死你!”

    ……

    而当这碑文传到各国使节的耳中时,所有人都不淡定了。

    朝鲜使节金四力一向自视甚高,认为朝鲜是大明的第一藩属国,所以就找到了礼部。

    “吕尚书。”

    金四力躬身道:“兴和伯此言于大明有大害。”

    吕震正在琢磨着今天朱棣的态度,闻言就哼了一声。

    金四力摇头叹道:“兴和伯咒那女子不能瞑目,此败德也!而碑文中杀气毕露,若不消除之,四邻震惊,离心矣!”

    吕震本想嗤笑一番,可心中一动,就不动声色的道:“此时我等不大好说,不然有文武相争之嫌,要不使者上一本?”

    “此金某之愿也!”

    被吕震阴了一把的金四力马上就在礼部借了笔墨纸砚,洋洋洒洒的几千字,从上古时代开始扯起,然后延伸到现在的外交局势。总而言之,这事就该让兴和伯出来给个交代,否则藩属离心,大明危矣!

    大明很重视藩属国,所以金四力的奏折马上就被送到了朱棣的案上。

    朱棣随便看了几眼,然后递给了边上的朱瞻基。

    朱瞻基看了之后,不禁失笑道:“此人若不是别有用心,那就是迂腐不堪。”

    朱棣鼓励的点点头,朱瞻基继续说道:“我大明能让四夷朝拜,首先靠的是大明军队,其次才是文化,若是我大明武力不彰,那文化就会成为一个笑话,就如同前宋一般的笑话!”

    前宋的文化之鼎盛,引的倭国人都跑来要借种,可见一斑。

    可最后这些文化都在马刀下变成了亡国之音,只留给了后人无尽的嗟叹。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