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带着仓库到大明正文 第387章 遇痴人,话飘零

正文 第387章 遇痴人,话飘零

    “他们不是刚来吗?难道吃一顿饭就走了?”

    “嗨!你也不看看他们才多少人,就这点人还比不上海门卫的人多。”

    “听说了吗?打头的那个年轻人就是我大明的兴和伯呢!”

    “有屁用!一个伯爷就这点人马,这哪是援军啊!我看就是在陛下那里失宠了,被贬嫡下来的!”

    几个大户人家的仆役也在边上看着,其中一人不屑的道:“听说这位兴和伯在朝中搞的天怨人怒,陛下没法子了,又不好让文武百官们心寒,这才把他打发到了咱们台州府。”

    “说是剿倭,可你们看看这点人马,我看就是来养老的!”

    “……”

    方醒当然听到了这些话,不过他并未动怒,只是面无表情的带队前行。

    前方就是城门,城门上方有守城军士,他们看着下方整整齐齐而来的方醒部,不禁有些惊异。

    “好整齐的队列,就是不知道是不是花架子!”

    “我看多半是吧,不然府尊都没出来,他们怎么不发火呢?”

    方醒一决定要离开临海城,何雄马上就变脸了,推说自己公事繁忙,不能相送。

    “兴和伯……”

    还没出城门,一个青衫男子就从边上扑了过来,随即就跪在方醒的马前。

    “咿律律!”

    方醒勒住大白马,皱眉看着这个年轻人,问道:“本人不是地方官,你有何冤屈可到府衙去。”

    辛老七赶紧上前,手握住刀柄,目光炯炯的盯着这人。

    “兴和伯,学生徐方达,久慕伯爷算术之名,特来拜师。”

    咦!

    方醒一愣,刚想问几句,可看到周围都是看热闹的人群,就说道:“方某不收弟子,你且回吧。”

    勒马绕过徐方达,方醒就出了城门。

    后面的队伍继续跟上,小刀在经过徐方达时,哼道:“我家老爷的弟子都中解元了,哪能乱收!”

    两千多人的队伍,没多久就走光了,街边的人群都对着徐方达指指点点的,大多鄙夷。

    “这不就是那个整天写写画画的徐方达吗?”

    “就是他,考中了秀才就疯了,整天算这算那的。”

    “听说他连家中的父母都不顾,整天就到江边去写画,也不知道在干嘛!”

    “兴和伯要是收了这等疯子当弟子,传到金陵去,那还不得笑掉多少人的大牙啊!”

    “咦!徐方达呢?怎么不见了?”

    “刚才好像追出去了……”

    “……”

    这些人都在意趣阑珊的聊着,却没注意到小刀又悄然潜入进来。

    “老爷,那人一直在跟着呢!”

    出了城门,方醒知道今日到不了海门卫城,所以就减缓了行军的速度,想让疲惫的军士们能缓缓。

    “不用管他。”

    沿着灵江,方醒部到了涌泉。方醒看看时间,就令原地宿营。

    灵江水缓缓流动,滋养着两岸的大地。

    黄钟拿着本书过来,指着前面的江水道:“伯爷,再过去就是椒江,咱们可是离海边不远了。”

    “雨恶风狞夜色浓,潮头如屋打孤篷。飘零行路丹心苦,梦里一声何处鸿!””

    黄钟叹道:“文山公当年北上议和,回途在椒江赋诗一首,感怀飘零啊!”

    文山公就是文天祥,这位南宋名臣当得起铮铮铁骨四个字。

    “孔曰成仁,孟曰取义,唯其义尽,所以仁至。读圣贤书,所学何事?而今而后,庶几无愧。”

    方醒叹道:“文山公宁死不屈,一代人杰,可惜却遇到了前宋,可惜了!”

    黄钟苦笑道:“伯爷,此等话还是婉转些好,不然被那些文人听到了,怕是不肯罢休啊!”

    宋朝是文人们最向往的一个时代:皇帝与士大夫共天下!

    方醒不屑的道:“我怕个屁!有本事他们也跳海啊!就怕这帮子嘴上的巨人不敢!”

    黄钟正想劝说几句,却看到小刀来了。

    “老爷,那个徐方达父母具在,家中还有两个哥哥,算是殷实人家。后来考上秀才后就有些疯疯癫癫的,整日在江边写写画画……”

    “哦!”方醒问道:“他现在在哪?”

    “就在咱们的后面,看那样子都快晕了。”

    “叫过来。”

    方醒对这个徐方达倒是有些兴趣。

    能跟上聚宝山卫行军速度的读书人,那简直就是凤毛麟角啊!

    没等多久,那个年轻人就气喘吁吁的被小刀带来了。辛老七在门口搜过身,然后才让他过来。

    方醒坐在一个小马扎上,看到徐方达脚下的鞋子都被磨破了,脸上发白,就问道:“你为何要拜我为师?”

    徐方达从怀中拿出一本破破烂烂的书出来,又跪下道:“自学生看到这本书之后,就对伯爷所说的数学着了魔,可终究无人教导,只是推演出了一些伯爷说的方程式。”

    辛老七接过书,仔细检查之后,递给了方醒。

    数学第一册,当这几个模糊的字映入方醒的眼帘时,他就微微点头,然后小心翻看着密布其中的注解……

    从开始的生涩,到中间的游刃有余。当方醒看到最后的那些推演时,不禁喝道:“好!”

    徐方达忐忑的看着方醒,直到方醒亲自把他扶起来,这才问道:“伯爷,学生后面不知深浅的推算了些方程,不知可对?”

    方醒目光复杂的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退后几步,端坐着问道:“你可是甘愿学我这门杂学?”

    说到杂学,方醒加重了语气。

    边上的黄钟等人都艳羡的看着徐方达,林群安更是催促道:“伯爷这是要收你当弟子呢,还不快拜师?”

    “噗通!”

    徐方达急忙跪下,然后有些赧然的道:“弟子拜见恩师,只是没有一应礼节,弟子惶恐。”

    “为师不是那等拘泥于世俗的人。”

    方醒觉得这是个意外之喜,他看到黄钟飞快的找来了茶杯,就摇头笑了笑。

    敬茶之后,徐方达喜不自胜的道:“恩师且待弟子归家禀告父母,再来身边侍奉……”

    卧槽!

    看着转身就跑的徐方达,方醒呆滞了片刻,赶紧招呼道:“去,派人送他回去。”

    方五马上就派了两名斥候跟上去。

    黄钟在边上笑道:“伯爷今日算是收了个痴人,此后方学在江浙也算是有了传人。”

    方醒点头道:“你倒是知道我的心思!”

    当方学这个名词第一次被外人听到时,酸话、不屑、鄙夷……各种嘴脸都在金陵文人圈子里上演了一回。

    所以方醒想播撒种子的难度非常之大。

    今日遇到这个徐方达,倒是个数学的好胚子,让方醒也有些意外之喜。

    <!--gen1-1-2-110-22826-253618127-1488118500-->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