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带着仓库到大明正文 第382章 你做初一,那就别怪方某做十五

正文 第382章 你做初一,那就别怪方某做十五

    “是谁?”

    严旦好奇的问道。

    王川皱着眉头,对赵国安这种卖关子的行径有些不爽,就干咳了一声。

    赵国安急忙把试卷翻转,让那考生的名字在大家的面前展示了一圈。

    严旦揉揉眼睛,王川手中的茶杯顿在了桌子上,发出了一声轻响。

    “今科解元乃是马苏!”

    轰!

    严旦只觉得一记炸雷在自己的头顶上炸响,他晃晃脑袋,伸手道:“赵大人,把试卷给我看看。”

    王川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份试卷,心中无比期盼是赵国安看错了。

    可当严旦拿到考卷后,瞪大了眼睛,几乎把试卷凑到了眼前,半饷也没动静。

    “嘭!”

    严旦的身体突然后仰,椅子和地面撞出了巨大的声响,把这群一夜未睡的考官们都惊了一跳。

    周述的嘴角微翘,起身道:“既然是揭晓了,那就准备吧,明日把榜单贴出来。”

    “不!”

    严旦把试卷拽在手里,眼睛发红的道:“本官认为,此人的文章不配解元!”

    王川心底松了一口气,也说道:“正是,周大人,咱们要不还是再重新看看吧,以免有遗珠呐!”

    周述摇摇头,淡淡的道:“本官知道你们是因为兴和伯的缘故,但,既然试卷都是几重批阅,已成事实,本官就不会允许谁来变动它!”

    王川脸色铁青的道:“今科本官同样是主考,对考卷有异议,正是本官的分内事!”

    主考官不但要阅卷,还得要监控着整个考试与阅卷的过程,如果发现问题,随时都可以提出异议。

    周述冷笑道:“这份卷子本官看过,文采不凡,言之有物,解元当之无愧!”

    “本官认为第二名的蒋斌……”王川缓缓的道:“他的文章更胜一筹!”

    周述的目光一转,然后坚定的摇摇头。

    “那么咱们只有去……”

    ……

    方家内院里,方醒正在喝粥,这是被逼的。

    看到张淑慧和小白都在吃着热腾腾的肉丝面,方醒干脆就把身体转过去,眼不见,心不馋。

    “夫君,御医可是说了,酒后喝粥好。”

    张淑慧笑吟吟的道,可她的表情却是在告诉方醒:下次再喝多了,还给你喝粥。

    方醒几口把粥喝完,悻悻的道:“那御医就是蒙古大夫,治治牛马还成,这治人嘛,哼哼!”

    三两下吃完早餐,方醒看到天气不错,就想给铃铛洗澡。

    “老爷,武安…伯夫人求见。”

    方醒刚按住铃铛,闻言一怔,随即朝里面喊道:“小白,出来给铃铛洗澡。”

    前厅,看到方醒进来,一个全套大妆的中年女子起身,微微颔首道:“兴和伯,冒昧来访,还请见谅。”

    方醒拱手道:“伯夫人光临,有失远迎,请坐。”

    按理一男一女是不方面这样见面的,可这两家是大仇,所以男女之别根本就不是回事。

    坐下后,武安伯夫人缓缓道:“妾身不瞒兴和伯,家中此时已经是乱作一团了。”

    你跟我说这些干嘛?

    方醒淡淡的回应道:“各家有各家的烦恼,这不是方某能置喙的。”

    武安伯夫人也不恼,只是慢条斯理的说道:“你我两家本是一条道上的人,只是有些阴差阳错的原因,从而导致了……,小儿无知,误以为兴和伯与太孙殿下……”

    方醒开始还漫不经心,可当听到后面时,他不禁觉得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都是误会。”

    武安伯夫人此时依然保持着自己的风度:“我家伯爷此时卧床不起,就算是前面有什么误会,也当可一笔勾销了吧?”

    这个女人的眼睛很好看,哪怕是人到中年,依然保持着风韵。

    被这双好看的眼睛盯着,方醒却淡漠的道:“不管是不会误会,可武安伯三番两次想置方某于死地。夫人,北征之后,武安伯看到方某未死,来到金陵之后,居然再次挑衅出手,这是一个误会就能解释的吗?”

    那双美丽的眼睛里瞬间就多了几分羞恼,“兴和伯,可我家能儿的双腿也被你们打断了,再加上我家侯……伯爷重病,难道这些还不够吗?”

    “这些与我无关。”

    方醒失去了耐心,起身道:“郑能开了头,郑亨做了初一,那报歉得很,方某也想做个十五!”

    “兴和伯……”

    “送客!”

    方醒大步往外走,武安伯夫人霍然起身,指着方醒的背影尖声道:“方醒,我家伯爷不过是暂时蛰伏罢了,你莫要得意!”

    方醒在大门口停了一下,就在武安伯夫人以为自己的威胁起了作用的时候,就见到他对着左边笑了笑,然后还是走了。

    “兴和伯……”

    武安伯夫人没想到方醒居然会这般的强硬,不禁失神喊道。

    裙摆一动,门口进来一个女人。

    “夫人远来,妾身不曾远迎,但送还是要送一下的,不然就太失礼了。”

    张淑慧拍拍手,门口马上就现出辛老七和小刀。

    武安侯夫人脸上一红,为自己刚才喊方醒的那个腔调感到有些羞耻,然后昂首道:“兴和伯夫人,花无百日红,你家伯爷心狠手辣,小心以后报应在……哈哈哈哈!”

    张淑慧俏脸一冷,淡淡的道:“听说令郎此后将不良于行,妾身在此提前道恼了。”

    敢说我是不下蛋的母鸡吗?

    张淑慧的伶牙俐齿显然出乎了武安伯夫人的预料,她想起自己家的两个男人都躺在床上,顿时气焰就消沉了许多。

    等看着武安侯夫人的马车消失在前方后,张淑慧转身问道:“刚才她和老爷说了些什么?”

    小刀一个激灵,马上闭嘴。

    只要辛老七,傻乎乎的道:“夫人,没说什么,就是她威胁了老爷几句,然后老爷就叫送客了。”

    小刀暗自松了一口气,赶紧找个借口溜了。

    张淑慧闻言就点头道:“下次记住了,类似的事情一定要……”

    要是小刀在的话,肯定马上就会表忠心,发誓一定会盯死方醒,有任何出墙的危险就第一时间禀告夫人。

    张淑慧回到内院,就担心的道:“夫君,郑亨在军中关系盘根错节,以后会不会……”

    方醒正在帮小白给铃铛洗澡,闻言就满不在乎的道:“人走茶凉,如果他郑亨只是个千户官,或是都指挥的话,那我还有些担心。可他的交情全在勋戚圈子里,那些人啊!呵呵!”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