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带着仓库到大明正文 第372章 暴风雨之前

正文 第372章 暴风雨之前

    李茂芳在错身时,对方醒笑了笑:“兴和伯出手不凡,果然是我勋戚一脉。”

    这话里的含义颇多,方醒呵呵道:“富阳侯过奖了,方某可比不上你在花间的洒脱。”

    “啥意思?”

    李茂芳不解的问道。

    方醒没兴趣陪他聊天,就硬邦邦的说:“夸你是勤劳的小蜜蜂。”

    李茂芳楞了一下,接着恍然大悟道:“哦……!原来兴和伯也是同道中人啊!哪天咱们在秦淮河边聚聚?”

    方醒没理他,而是叫人把那些侍卫踢起来。

    “把你们的侯爷赶紧抬回去。”

    方醒悲天悯人的道:“这武安侯难道有羊角风吗?不过是切磋一下而已,方某还没碰到他呢,这就发病了。”

    大家仔细一看,除去失禁之事,郑亨还真和羊角风发病的模样差不多。

    那些侍卫看到朱瞻基就在门口,就忍痛抬起郑亨,从人缝中挤了出去。

    方醒叹道:“哎!国朝大将居然是羊角风,这要是在沙场上发病了,贻误了战机算谁的?”

    朱瞻基狐疑的看着方醒,心想郑亨要真是羊角风的话,这么多年早就瞒不住了。而且这羊角风早不发,晚不发,居然就在和方醒斗殴的时候发作。

    真的是奇怪啊!

    “是啊,这武安侯怎么就突然羊角风了。”

    边上的人不过是说了几句,马上就被驱散了,方十一带着人进来清扫。

    “糟糕!”方醒一拍脑门道:“郑亨给钱了没有?”

    方十一摇头道:“没给。”他心想人家武安侯都被你打成羊角风了,那点钱算什么!

    “算了,就当是给他的药钱吧。”

    方醒和朱瞻基找了个空房间坐下,朱瞻基这才忧郁的道出了郑亨的来意。

    “保定候无心公事,所以郑亨是来接替他的位子,掌管五军都督府。”

    方醒想想时间就觉得不对,“不可能,除非是陛下早有这个打算,不然郑亨怎么能来的这般及时,咦……”

    朱瞻基也醒悟了,两人面面相觑的,最后还是朱瞻基点了出来。

    “难道是从清查诸卫军籍一事开始,皇爷爷就已经定下了用郑亨来换掉孟瑛?”

    方醒叹道:“果然是陛下,我估计陛下当时得到纪纲的报信后,就已经让郑亨开始交接宣府防务了。”

    两人都觉得心中有些哇凉哇凉的,对朱棣的果断和深沉都感到了些压力。

    朱棣应该在当时就已经动了更换太子的念头,所以为了震慑太子一党,直接就用郑亨替下孟瑛,随时准备镇压反对者。

    这就是一位帝王在权力受到威胁后的本能反应,如果当时朱高炽被换掉了,方醒觉得自己大概也讨不了好。

    “连李茂芳居然都和郑亨混到了一起,难道说勋戚们开始改换门庭了吗?”朱瞻基有些担忧。

    方醒点头道:“原先有汉王顶在前面,那些勋戚当然会跟着他,可汉王如今沉迷于修兵书,勋戚们只得另找一个主子。”

    朱高炽和勋戚们的关系并不怎么好,勋戚们认为他是文官教出来的太子,登基后必然会对勋戚们进行打压。

    “关键还是文官们都在支持你爹,所以那些勋戚们感到失望了。”

    自古文武不两立,朱高炽有了文官系统的支持,自然是只能选择远离勋戚。

    “这就是有得必有失吧!”

    方醒只能是这般的安慰朱瞻基。

    而方醒和郑亨在第一鲜干架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金陵城,朱棣闻讯也是勃然大怒。

    “他郑亨可是觉得朕不敢动他吗?”

    朱棣的目光扫过下面的李茂芳,喝问道:“武安侯为何会发病?”

    李茂芳呐呐的道:“陛下,臣不知,只是看到他和兴和伯照了个面之后就倒地不起,然后还抽抽,口吐白沫,甚至还……”

    “嗯?”

    朱棣冷哼一声,李茂芳最怕的就是这位皇帝外公,急忙道:“武安侯还尿裤子了。”

    “噗!”

    边上伺候的几个内侍忍不住笑了一声,大太监喝道:“放肆!”

    看到几个内侍惶恐跪下,朱棣怒道:“拉出去,打!”

    “陛下,此事是否压下去?”

    胡广一脸担忧的问道,仿佛他真是担心传出去会损坏了大明勋戚的名声。

    朱棣的胡子翘起,喝道:“压什么压!越压传的越快!”

    当年的朱允炆准备削藩,可消息却被泄露了出去。他的处理方法就是狠狠的压了一下传言,可最后还不是大江南北的都知道了,这才给了朱棣靖难起兵的借口。

    “混蛋!”

    朱棣一脚踢翻案几,大步出了乾清宫,留下了面面相觑的一群官员。

    而当消息传到英国公府时,正在喝茶的张辅一口就喷了出去,他对面的薛华敏看着自己胸腹处的水渍,也笑了。

    “国公爷,那郑亨这次可是大意了,居然被二姑爷给收拾了一顿,名声扫地啊!”

    张辅也是笑道:“居然当场发病,确实是至为可笑。”

    话锋一转,张辅沉声道:“不过勋戚,特别是武勋,在意的不是名声,而是陛下的看重!”

    ……

    “他这是在自绝于勋戚!”胡广冷笑道:“难道他想单枪匹马的在国朝立足吗?那本官就拭目以待!”

    杨荣叹道:“何必如此呢!我看兴和伯这人还是挺不错的,至于杂学,那不过是太孙年少好奇罢了,等以后大些他自会领悟其中的道理。”

    如果方醒听到这话,大概会嗤之以鼻,不过他现在正拿着那根立下大功的电棍赞叹着。

    “果然是高压电棍啊!可惜是直流的,要是有交流的电棍该多好!”

    随手把电棍收好,方醒招来了辛老七。

    “老爷!”

    辛老七看来今天没打过瘾,说话都憋着一股子劲。

    方醒眯眼看着门外,沉声道:“郑亨乃大将,今日吃了亏,丢了脸,如果不能讨回来,那他此后就只能靠着陛下的恩宠维持自己的地位,而郑亨为人倨傲,我料定他必然不会罢休,你去营中,把弟兄们操练起来!”

    辛老七问道:“老爷,可小的去了营中,陛下那边会不会发怒?”

    方醒自北征归来后,为了避嫌,去军营的次数屈指可数,所以辛老七才觉得有些不安。

    “你带着一半家丁去,剩下的事自然由我来办!”

    等辛老七走后,方醒的眸色一冷,“小刀!”

    “老爷!”

    小刀的眼中闪过兴奋之色,从门外进来。

    “你随我进宫!”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