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带着仓库到大明正文 第332章 二王对,很乖的朱高煦(第五更,脑袋发蒙,求支持!)

正文 第332章 二王对,很乖的朱高煦(第五更,脑袋发蒙,求支持!)

    “陛下……”

    朱棣是一位勤劳的皇帝,也是一个工作狂人。

    大晚上的,朱棣依然在批阅奏折,并不时就某些问题与当值的胡广和金幼孜交流看法。

    听到这个哭喊声,朱棣的眉头皱得紧紧的,喝道:“去看看是谁?”

    大太监出去瞅了一眼,回来禀报道:“陛下,是平阳王。”

    朱棣的嘴角一抿,不耐烦的道:“他不好好的沐浴等候册封,大晚上的这是在干什么?”

    “叫进来!”

    “陛下……”

    随着一声悲鸣,一个身影跌跌撞撞的冲了进来,然后跪倒在地。

    看着披头散发,像是只落汤鸡般的朱济熿,朱棣的眼皮子跳了跳,问道:“你这是何故?”

    朱济熿单手撑着地面,抬头泣声道:“陛下,今日汉王误会了臣,那方醒在一边煽风点火,他污蔑臣烧了汉王的画舫,逼迫臣签下了大笔的银钱赔偿,陛下,臣真是无妄之灾啊……”

    方醒?

    大太监觉得真是太荒谬了,方醒不是在家躲懒吗,怎地会和朱济熿碰上了?

    朱棣看到了朱济熿高高扬起的右手,那手现在看着就和猪蹄一个样,肥肿肥肿的。

    “传汉王来。”

    大太监马上就出去吩咐,同时心中暗自佩服朱济熿的狠辣。

    一般人的手伤成了这样,第一件事肯定是先去医馆处理,可朱济熿贵为未来的晋王,居然是选择先来告状。

    朱棣在继续处理政事,而朱济熿就在胡广和金幼孜不时的瞩目下,继续在那里跪着。

    方醒接到了汉王的通报,不禁捂头道:“这朱济熿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去陛下那里告状,难道不怕汉王事后报复吗?。”

    如果说方醒是睚眦必报的话,那么朱高煦此人就是有仇不过夜的典型。

    “我家王爷说了,请兴和伯放心,那小子翻不起风浪!”

    来人自傲的道。

    方醒苦笑道:“你们王爷究竟是要了多少赔偿?”

    来人的自傲不见了,有些尴尬的道:“呃…也不多吧,只是……晋王府两年的收益罢了。”

    尼玛!

    方醒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道:“这还不多……”

    要知道现在的藩王收益可不少,每年的俸禄、封地的各种收入加起来,那真是大明的顶级富豪啊!

    晋王府两年的收益,这笔数字怕是能让朱济熿想去上吊吧!

    想想,要是真的赔付了,晋王府马上就会处于负债状态。

    而王府里的人会怎么看刚接手晋王位子的朱济熿?

    超级败家子?

    崽卖爷田不心疼?

    这货还不如咱先前的晋王爷呢!果真是小娘养的!

    怪不得朱济熿敢冒险去告御状,原来是被逼到了走投无路啊!

    当汉王到了之后,一见到朱济熿就喝道:“朱济熿,你这个缩卵的杂碎,烧了本王的画舫,烧死了本王的小妾凝香,你居然还有脸来父皇这里告状?老子捶死你!”

    胡广不忍的闭上眼睛,金幼孜咬着自己的手指头,胆战心惊的看着朱高煦一把提起朱济熿,老拳马上就招呼了过去。

    “哎哟!陛下救命……啊……”

    朱高煦进来时,朱棣本是有些欣慰的,毕竟这个让人头痛的儿子终于消停了些,可马上朱高煦就让他的欣慰变成了奢望。

    “呯!”

    茶杯摔得粉碎,朱高煦最后一拳把朱济熿打成了大虾,这才不爽的道:“父皇,您何必为此等小人生气,且待儿臣来收拾他。”

    朱棣捂额,觉得脑门在蹦蹦跳:“今日之事如何,你且说来。”

    这顿就被白打了?

    朱济熿顶着张肿胀的脸,可怜巴巴的看着朱棣,可惜没得到一点同情。

    胡广心中冷笑道:汉王可是陛下的亲子,你朱济熿不过是旁支而已,而且还是庶子,也敢奢想陛下会为你惩罚汉王吗!

    “父皇。”

    朱高煦一脸委屈的道:“儿臣近日一直在编写兵法,深感劳累,今日就邀了方醒去秦淮河消遣,可就等儿臣和方醒去岸上吃饭的时候,回来就看到朱济熿在点火,把儿臣的画舫给烧了。”

    “而且……”

    朱高煦愤怒的道:“他居然把凝香封在了船舱里给烧死了,父皇,是可忍……那啥不可忍啊!儿臣已经很长进了,只是叫他照价赔偿而已,怎地还被他恶人先告状呢!”

    从朱棣去北征开始,朱高煦就在府中修兵书,最多就是出去查找资料和请教宿将,真是乖的不能再乖了。

    所以当他说完后,连胡广和金幼孜都觉得汉王要是早这样的话,估计太子的位置就不保险了。

    朱棣干脆把朱笔放下,问朱济熿:“可是如汉王所说?”

    朱济熿满脸青紫,龇牙咧嘴的道:“陛下,那火绝不是臣放的,一定是方醒,那个奸诈的小贼!”

    “放屁!”

    朱高煦气咻咻的道:“方醒和你有何仇怨?你居然敢这般污蔑他!难道你想赖账吗?”

    朱济熿呐呐的说不出话来,朱棣强忍着不耐烦道:“方醒可要挟你了?还是说他逼迫你了?说出来,朕为你做主。”

    朱高煦幸灾乐祸的笑道:“你倒是说呀,人方醒淳淳君子,你倒是污蔑一个给本王看看?”

    大太监和朱棣的脸颊几乎是一起颤动着,两人心中都在腹诽着朱高煦的话。

    那方醒你可以用惫懒、睚眦必报来形容。就算是夸张些吧,最多也只能是大才而已。

    可你居然说他是淳淳君子?这真是把牛笔吹到了天上啊!

    朱济熿看到无法善了,就豁出去的道:“汉王殿下,上次的事是臣弟不对,那些债务自然由臣弟来解决,可这个画舫和凝香之事臣弟是不认的!”

    朱高煦一脸茫然的道:“上次的事不是你栽赃给本王吗?害的本王大门都不敢出,被那些债主给堵在了家里。”

    回身,朱高煦把上次朱济熿坑了自己一把的事情说了出来,最后道:“这人真是卑鄙无耻,上次的事儿臣都为了我皇家的名声压下了,可他居然不依不饶的,儿臣怀疑他是想把我也烧死在里面!”

    朱棣的脸色一变,喝道:“无耻!拉出去!”

    两名侍卫拖着朱济熿就往外走,他不甘的喊道:“陛下,臣冤枉啊……汉王要臣赔偿晋王府两年的收益,臣……”

    等人被拖走之后,朱棣瞪了朱高煦一眼。

    朱高煦不服气的嚷道:“父皇,儿臣的那艘画舫可是花了一半身家才弄出来的,难道他朱济熿敢不赔吗?那儿臣就到山xi去,把晋王府都给拆了!”

    <!--gen1-1-2-110-22826-255507776-1486995000-->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