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带着仓库到大明正文 第331章 本王不是你哥

正文 第331章 本王不是你哥

    “救我……”

    火光越来越大,朱济熿被两名侍卫夹着站在船舷边上,后面的火头烤的背部火辣辣的。

    “跳下来!王爷,赶紧跳下来!”

    这边的火光终于引起了周围的注意,那些人都纷纷围过来,出谋划策的让朱济熿赶紧跳河。

    “本王不会水啊!”

    正当朱济熿准备咬牙跳下去的时候,岸边一个魁梧男子挤到了前方,看着已经烧到上面的火头怒骂道:“是谁点了本王的画舫?是谁?”

    边上有认识这位的都惊呼道:“原来凝香居然是汉王的人啊!”

    而船上的朱济熿在跳水之前也看到了朱高煦,在落水的一刹那,他恨死了自己。

    我特么的来秦淮河干嘛呢我!

    刚落到水里,那两名侍卫就急忙去摸朱济熿,可却半饷没摸到。

    额的神啊!

    王爷可千万别出事啊!

    准备加封的未来晋王居然在秦淮河被淹死,朱棣的怒火估计能烧掉半个金陵城。

    不是心痛朱济熿的死,而是觉得自己的面子被削了!

    “快把王爷找出来!”

    一阵慌乱中,终于有侍卫抓到了一个脑袋,于是就奋力的把这人拉了出来。

    “是王爷……”

    朱济熿被侍卫送到了岸边,一张嘴就喷出一道水柱。

    一只脚在人缝中伸出来,用力的跺在了朱济熿扒在岸边的手上。

    “嗷……”

    一声惨叫后,那只脚早就消失无踪了。

    满肚子的水,右手还被踩得皮开肉绽的朱济熿终于上岸了。

    还没来得及想刚才是谁在水中拉住了自己的脚,差点让自己淹死,朱济熿一抬头就看到了朱高煦。

    朱高煦温柔的扶起了朱济熿,笑道:“平阳王可真是逍遥,居然到金陵的第一天就来了秦淮河边,只是……你这是想给本王换一艘画舫吗?”

    朱济熿刚想说话,就觉得咽喉一阵涌动,他担心喷到朱高煦,赶紧侧脸。

    “哇!”

    假装没有看到水柱的方醒缓缓走过来,讶然道:“这不是平阳王吗?怎地……难道是欠债被追到了河里?”

    朱济熿一听这话,心中一阵慌乱,就想摆脱朱高煦的大手。

    可朱高煦是什么人?

    呵呵!皇室中武力值最高的家伙啊!

    一把拽住朱济熿后,朱高煦狞笑道:“平阳王,你一把火烧了本王的画舫就想走吗?”

    “什么?”

    朱济熿正心虚被追索上次借贷的钱,听到这话他几乎都要昏过去了。

    “二哥……”

    “本王不是你哥!”

    朱高煦心情舒畅的道:“你哥正在给你腾地方呢!”

    这话打脸,朱济熿的面色本就惨白,只得低声道:“二哥,小弟愿赔。”

    “好!爽快!”

    朱高煦和方醒交换了一个眼色,然后就叫人找来笔墨纸砚,“平阳王,那你就先把怎么烧掉的画舫,还烧死了本王的爱……妾凝香,都写清楚!”

    什么?

    朱济熿懵逼了,他回头想寻找张軏,可张軏在看到朱高煦出面后,早就躲到了边上。

    “三哥好雅兴啊!”

    方醒看到大局已定,就悄然摸了过去。

    张軏一怔,看到是方醒后,就色内厉荏的道:“那可是平阳王,马上就是晋王,你还不去劝劝汉王殿下吗!”

    “关我毛事!”

    方醒轻飘飘的丢下一句话就走了。

    骑着大白马顺着河边走了一里多,方醒就看到了那条小船。

    “少爷,我们在这。”

    小刀和辛老七都从船上冒头,还有那位凝香。

    等朱高煦的侍卫赶来了马车后,方醒毫不犹豫的就招呼自己的人回家。

    “兴和伯且慢。”

    方醒皱眉回身,就看到凝香正一副楚楚可怜模样。

    “何事?”

    凝香福身道:“兴和伯,凝香难道就不能入您的眼吗?”

    想起上次方醒看自己的眼神中完全没有一点动容,今后只得换个名字重新生活的凝香就觉得有些不服气。

    方醒看到小刀正在偷笑,就瞪了他一眼,道:“你想多了,方某的心不大,只能容下家中的妻妾,姑娘言重了!”

    “我们走!”

    看到方醒毫无留恋的打马而去,凝香痴痴的站在船上,只觉得过往都是一片云烟,风吹即散。

    “走了。”这时朱高煦的侍卫不耐烦的道:“凝香姑娘,你在秦淮河边能呆几年?等年老色衰了谁还会管你!

    这次有我家王爷出面,你想嫁人也行,想去做嬷嬷也行,总比你抛头露面好多了吧!”

    “可是……”

    虽然朱高煦答应事后会给她一大笔钱,并且随意她去哪里都行。可想起以往的生活,凝香只觉得一阵黯然神伤。

    “万众瞩目的日子当然好,可一旦归于平静,一般人还真受不了那种冷清的滋味。”

    回到家中,为了不让张淑慧怀疑自己包养了消失的凝香,方醒只得把事情大致说了一下。

    张淑慧一脸不屑的道:“女人家就该在家中相夫教子,一天出去抛头露面的,换了别人家,早就关在闺房里了!”

    方醒一边享受着小白给自己擦头,一边啧啧的道:“淑慧高见。”

    目前对女人的禁锢还不算严,就算是到了中后期,大明的女人日子也还算是不错。

    其实程朱理学并未如宣传的这般迂腐,可儒家就是有这个本事,把前人的理论自己加工一下,想怎么加工就怎么加工,然后再推而广之。

    而最强大的加工就出现在了蛮清时期,借着理学之名,什么稀奇古怪的规矩都出来了。

    想起自王阳明的心学出现后,程朱理学就在大明逐渐式微,方醒就不禁心动了。

    要不咱也截个胡?

    方醒想着美事,张淑慧在做针线,小白在给方醒擦头,一时间就安静了下来,可气氛却格外的温馨。

    张淑慧用贝齿咬断了线头,歪着头想了想:“夫君,马苏应该要秋闱了吧?”

    “对。”

    方醒说道:“昨日我就问过了,问题不大。”

    马苏在经过方醒的各种教育后,眼界自然不是一般学生能媲美的,所以他做出的文章在国子监里都得到了教授们的好评。

    而随着方醒封伯的消息传出去后,马苏这个弟子的身份自然是水涨船高,有人已经在说马苏是今年应天府秋闱解元的最大热门。

    “热什么门,都是些眼热的家伙!”

    <!--gen1-1-2-110-22826-255507928-1486987200-->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