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带着仓库到大明正文 第288章 一盘未下完的棋

正文 第288章 一盘未下完的棋

    再次来到后面的禅房,方醒抬眼一看,几个男子正顶着大太阳站在禅房的外围,而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就有几棵可以遮阳的大树。

    朱高煦也看到了,他不屑的道:“这些人都是想等少师可怜的家伙,可惜目的不纯,全是想让少师引荐为官。”

    这些都是等着天上掉馅饼的家伙!

    “啧啧!都晒成黑炭了!”

    方醒摇摇头,在几个男子不屑的眼神中,和朱高熙靠近了禅房。

    你们会被赶出来的!

    那几个被晒得黑不溜秋的男子都默默的想起了自己以前去靠近禅房的遭遇。

    “谁?少师不见客!”

    这时里面出来个小沙弥,手中还端着一盆散发着恶臭的液体,警惕的看着方醒两人。

    方醒瞟瞟朱高煦,心想可是你叫我来的,怎么交涉就归你了。

    朱高煦皱眉道:“少师可在?就说是高煦求见。”

    小沙弥不客气的道:“少师不在!你们回去吧。”说着他就准备泼水了。

    池鱼之殃啊!

    方醒心中暗叫倒霉,赶紧道:“呃!上次我来过,和太孙一起。”

    小沙弥收住水盆,然后端详了方醒半饷才道:“我记得见过你,不过少师今日在收拾东西,不见客。”

    看到小沙弥不肯通报,朱高煦的愣头青脾气发作了,就冲着里面嚷道:“少师,高煦求见!”

    小沙弥气得眼睛发红,毫不客气的就把水朝着朱高煦泼了过去。

    我闪!

    方醒往边上一闪,庆幸自己没中招的同时,却发现朱高煦正得意的站在自己的身后。

    练武的人反应就是快啊!

    小沙弥被气坏了,眼中带泪的就冲了进去。

    呃…

    把小沙弥气哭了,那个老和尚会不会发飙啊?

    方醒和朱高煦两人都有些心中没底。

    等了半饷,小沙弥出来了,他恨恨的瞪了朱高煦一眼,冷冰冰的道:“少师请你们进去。”

    好罢,两人都觉得自己欺负了小孩子,于是都露出了微笑。可小沙弥却不买账,把头一扭,根本不搭理。

    两人讪讪的进去,到了里面,就看到姚广孝正在收拾着文稿。

    见到两人后,姚广孝淡淡的道:“既然来了,那就帮我搬东西。”

    屋子里堆放了不少杂物,但主要是书和文稿,全都放在外面,正准备装进木箱子里。

    朱高煦二话不说,马上就上手了。

    姚广孝皱眉看着朱高煦那粗放的动作,就说道:“你且放手,去把箱子给我擦干净,那些书就让方醒来。”

    朱高煦讪讪的放开了快被他的粗手扯破的书,然后又笨拙的接过幸灾乐祸的小沙弥递来的抹布。

    哪怕是朱棣没登基之前,他朱高煦也是王爷的儿子啊!今天居然还得干这等活计,朱高煦觉得有些笨拙和羞耻。

    方醒一怔之后,就从容的坐在地上,拿起散乱的书籍,按照种类装箱。

    方醒装箱,朱高煦把装好的箱子堆叠起来,然后不服气的偷瞪了姚广孝一眼。

    老和尚,凭什么要我干这等女人才干的活!

    方醒整理完书籍后,从容的坐在地上,目光转过正在写信的姚广孝,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午后的阳光从外面的地上、树上反射进来,光线柔和而静谧。

    听着朱高煦低声的嘟囔,渐渐的,方醒的耳边就只有远近那树叶偶尔被风吹动的声音……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方醒睁开眼睛时,就看到眼前出现了一个大脑袋,上面的一双眼睛正好奇的看着他。

    没等方醒问话朱高煦就退了一步,好奇的道:“方醒,难道你有宿根?”

    “根?什么东西?”

    方醒只觉得神清气爽,就活动了一下身体。起身后就看到姚广孝正坐在蒲团上,用手支着下颚,那双三角眼里全是好奇。

    “少师,您怎地这般看着我?难道小子整理书的方法不好吗?”

    姚广孝没回答,只是从案几下面拿出两个简陋的陶瓷罐子,最后就是一张棋盘。

    “会下棋吗?”

    姚广孝把两个罐子打开,露出了里面的黑白棋子。

    方醒只觉得脑海空灵,一尘不染,就坐到了对面。

    “你执白吧。”

    姚广孝把装着白色棋子的陶罐推到了方醒的这边。

    方醒点头道:“执白先行,少师,今日就多谢承让了。”

    姚广孝点点头,然后两人把坐子摆好,方醒就毫不客气的直接小飞挂角。

    两人下棋速度飞快,不会下围棋的朱高煦在边上百般无聊,抓起了一把清扫的拂尘就把玩起来。

    棋至中盘,已经呈现白棋围模样,黑棋取实地的局面。

    姚广孝在方醒的腹地投入空降兵后,淡淡的道:“棋如其人,你喜围势,但却需要杀戮来保住自己的利。”

    方醒皱着眉心,脱口道:“小子可是最为平和的一个人……”

    “呯!”

    刚还说自己性子平和的方醒,马上就落下一子。

    ——凶狠的搭!

    姚广孝同样眉头一皱,那眼睛几乎眯成了一条线。

    抬头看了方醒一眼,姚广孝选择了小尖。

    ——进可攻,退可守。

    方醒的嘴唇紧抿,毫不犹豫的单子出头。

    ——坚实的并!

    方醒看了姚广孝一眼:你倒是跑给我看看!不管你是单间跳还是大跳,我马上就给你挖断!

    “嘶……”

    姚广孝没想到方醒居然放弃了强硬的招数,反而是选择了坚实而隐含杀机的并。

    几招交换下来后,姚广孝又看不懂了。

    方醒的招数又变成了贴身搏杀,但凡黑棋有做眼的机会,白棋就毫不犹豫的破坏掉。

    咋整?

    姚广孝仔细算了一下,这块黑棋如果还继续在里面折腾,那最多只能有一个后手眼。

    要不就跑路?

    当黑棋开始跑路时,方醒又一改凶悍的杀法,变成了缠绕攻击……

    当姚广孝的黑棋成功的逃出去后,才发现在刚才的逃窜中,自己的另一块黑棋居然被白棋给围住了。

    这时门外吹进一股风,棋盘上立刻就多了些长长的毛。

    这时什么玩意儿?

    方醒一转头,就看到了好笑的一幕。

    朱高煦正靠在几个箱子边上打盹,那脑袋一点一点的。而在他的手中,那把拂尘已经变成了秃把子。

    满地的毛啊!

    方醒莞尔一笑,回头道:“少师,这盘作平局如何?”

    姚广孝看着朱高煦,眼中有些回忆之色……

    “高煦是个苦命的……”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