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带着仓库到大明正文 第230章 郑亨的刁难

正文 第230章 郑亨的刁难

    北平府已经进入了冰冻模式,老方家庄被白雪给掩盖得严严实实的。

    方德荣和媳妇站在田间,多了几分稳重的脸上浮起了几分笑容。

    “今岁大雪,明年想必能有个好收成。”

    他的媳妇也是喜悦的道:“且等今年的积累送到金陵,少爷想必是会欢喜的吧。”

    方德荣呼出一口气,看着那气在眼前变成一道白色,他叹道:“也不知少爷和爹何时能回来。”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在身后传来,方德荣回身,就看到自己的儿子方云正一脸喜色的跑来,边跑边喊道:“爹,爹,少爷带着大军来了!”

    “啥?你说啥?”

    方德荣惊喜的接住儿子的冲势。

    才九岁的方云指着北平城的方向说道:“我听庄上采买的人说的,他说看到少爷骑着大马,身后好多的军士……”

    北平城外此时已经变成了一个大军营,一片密密麻麻的营地外,一队精神有些萎靡的队伍正在等待着进营。

    方醒看着董辟在和行在兵部的人交涉,然后满脸怒色的走回来。

    “方先生,那人说营中已满,我军得自行寻找宿营地。”

    方醒回身看着那些疲惫的军士们,民夫自然被接走了,就皱眉道:“罢了,我们带有帐篷,问他们位置。”

    董辟又过去了,看他的表情,方醒知道多半是不大顺利。

    谁特么的在坑老子呢?

    “德华兄?”

    “谁?”

    方醒正一肚子火气的时候,闻声回头,就看到了久违的柳溥。

    “德华兄,小弟等你了许久了。”

    柳溥激动的上前说道,却看到方醒的脸色有些发黑,就问道:“德华兄,可是大营给你们难看了?”

    方醒指着董辟那边说道:“玛德!让我自行寻找地方宿营,难道我聚宝山千户所是后娘养的吗?”

    柳溥一听就怒了,大步走过去喝道:“你何人?”

    柳升此时正负责大军的外围事务,等待朱棣的到来,所以这文官一听就堆笑道:“小伯爷,这可不是下官的事,不过是武安侯的安排,下官照做而已。”

    柳溥最讨厌别人叫自己小伯爷,这个称呼意味着他老爹的安远候到了他这里就会降等袭爵。

    老子不是靠荫萌的人!

    “武安侯?他这般是为何?”

    柳溥一愣,然后扭头就走。

    “德华兄,小弟去去就来。”

    郑亨这是什么意思?

    方醒同样在思索。

    按理郑亨和皇太孙的关系不错,那就不该给皇太孙的直属部队找麻烦啊!

    难道是……

    想到这里,方醒毫不犹豫的对辛老七交代道:“就在大营的边上,马上扎营!”

    董辟不甘心的道:“方先生,没有这等欺负人的!要不咱们就在这外面候着,让大家看看他们的嘴脸!”

    方醒的目光在大营的中间,淡淡的道:“按照你我的职位,连见到武安侯的资格都没有,谁会为我们打抱不平?开始吧!”

    一千多人同时开始卸车,人吼马嘶,马上就让大营中的人看向了这边。

    柳溥多了个心眼,进了大营后,他没有先去找郑亨,而是先去找自己的老爹。

    “父亲,武安侯为何要为难德华兄?”

    安远候柳升身材壮实,他闻言抬头看了一眼儿子,淡淡的道:“他是宣府总兵,陛下有意让他统领中军,所以他是有资格为难聚宝山千户所。你,明白了吗?”

    宣府镇就是一个大军营,直面草原的大军营。

    而作为那里的总兵,郑亨深得朱棣的信任,不然也不会准备把中军交给他统领。

    看到儿子还是懵懂,柳升就叹道:“这里面都是陛下的家事,咱们少掺和。”

    陛下的家事?

    柳溥不过是一瞬间就领悟了话里的含义,他怒道:“可武安侯以前不是……”

    “闭嘴!”

    柳升喝止了儿子的话头,然后说道:“陛下的家事也是你能置喙的吗?滚出去!”

    当柳溥灰头土脸出去的时候,郑亨的大帐中也来了一个男子。

    “侯爷,听说那方醒到了?”

    王谦笑眯眯的问道。

    郑亨国字脸,看着威仪堂堂。他淡淡的道:“是,速度很快,所以你有些意外,可对?”

    王谦行礼后坐下,眼中闪动着兴奋的道:“侯爷,这可是难得的机会啊!殿下那里想必早就期待着狠狠的打皇太孙一耳光了吧!”

    郑亨鄙夷的看了王谦一眼道:“事情哪像你想的这般简单!整个大营的眼睛都在盯着,你去给我抽一下试试?”

    王谦被堵了一下,心中恼怒,不过他心机深沉,面上一点都不显露,只是笑道:“正是,那下官就等着侯爷的好消息了,锦衣卫在北平府的人都会全力配合。”

    郑亨翻看着案几上的表册,冷道:“此事用不着锦衣卫的参与,我自有腹案。”

    王谦虽然深得纪纲的器重,可在面对着可以为朱棣管理中军的郑亨时,也有些不好施展,只得躬身告退。

    等王谦走后,郑亨才把表册一扔,对自己的幕僚说道:“皇太孙行为不检,我看大位依然存疑,只好先脱身出来再说,至于以后啊……再看吧!”

    幕僚谨慎的道:“侯爷,是否再向大公子去信问一问?”

    郑亨摇头道:“皇太孙自通人事以来,确实对女色并不上心,而且还没有子嗣,多半就和能儿说的一般……”

    幕僚把脑袋深深埋下去,低声道:“侯爷,咱们还是要谨慎才是啊!”

    郑亨冷笑道:“不过是晾了他一刻,难道他方醒就敢跋扈?那我今日还得真要行军法杀只鸡!”

    幕僚看到自己的劝告全然无用,只得苦笑。

    “侯爷,那方醒部动了!”

    这时一名亲兵进来禀告道:“侯爷,那方醒令麾下就在大营的边上自行扎营,大营中许多军士正在围观。”

    他居然敢……

    “这是在向本候示威吗?”

    郑亨以为方醒会来寻找自己,那样的话,他就能在言谈间扣他一个‘跋扈上官’的罪名。

    可方醒却不动声色的就把他置身于尴尬的境地。

    大营中有没有多余的地方,这谁都知道——有!

    而且还不少!

    可今天这一出戏多半会被认为是郑亨在给皇太孙直属千户所的下马威。

    现在下马威不成,反而给方醒打了脸,郑亨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驱散他们!”

    <!--gen1-1-2-110-22826-257436938-1484737200-->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