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带着仓库到大明正文 第216章 纪纲堵路

正文 第216章 纪纲堵路

    方醒把横幅交给了俞佳后,心满意足的回去了。

    刚出了太孙府不远,几骑就堵住了小巷的前路。

    “纪纲?”

    前面打头的就是纪纲,在刑部的大牢中蹲了一段时间后,他额头上的伤也好了,只是脸色有些发白。

    方醒在马上拱手道:“纪大人这是要买路钱吗?那我今日可就作难了,没带钱。”

    “大胆!”

    庄敬不等纪纲发话,就喝道:“方醒,别挡住纪大人的道!”

    纪纲的眼还是习惯性的眯着,白嫩了不少的皮肤让他看着有些娘化的趋势,这让方醒暗爽不已。

    方醒慢悠悠的道:“这道我记得应该是我大明的吧,什么时候就成了你锦衣卫专用的了?”

    纪纲几次下黑手,方醒当然不会客气,不过他也暗自给了纪纲几下阴的,双方也算是你来我往。

    斗嘴皮子,方醒怕谁啊!

    纪纲伸手阻止了庄敬的后续咆哮,只是盯着方醒,和煦的道:“方先生果然是深得太孙殿下的信重,只是那酒楼你就不怕亏本吗?”

    方醒仿佛没有感觉到被威胁一样的道:“一家酒楼而已,我方醒还亏得起!只不过那房子不是我的,要是哪天给人放把火烧了,我想那位纵火犯又得再次进刑部大牢了。”

    纪纲的眼睛眯的更细了,冷冷的道:“太孙殿下的地方,没谁敢纵火,倒是现在天干物燥,乡野之地更容易出事。”

    方醒笑吟吟的,就和纪纲一样,两人那微缩的眸子在半空中相遇,一切想法都在其中。

    对视片刻,方醒在马上略抬头道:“聚宝山下风光宜人,方家庄欢迎友好的客人,可当财狼来了也有自己的应对之道……”

    纪纲微笑问道:“方家庄是何待客之道?”

    庄敬也是狞笑着等待方醒的回答,在他看来,小小的方家庄,他带着几个人一夜就能杀光,而且事后谁都发现不了凶手是谁。

    看到庄敬眼中的凶光,方醒想起了上次摸进方家庄的锦衣卫,就冷道:“恶狗上门,当然得打死!”

    小巷中,前后的行人看到这边的情况不对,都纷纷绕路,只有一辆马车在车中女子的催促下朝着风暴中心而来。

    马车到了纪纲几人的身后,车夫挥舞着马鞭喊道:“闪开!”

    这等不知死活的人多半是家中豪奢,平时骄纵惯了,所以方醒只是笑着,看着纪纲脸上的冷酷表情被这个喊声打破,然后黑着脸转过马头。

    车夫大概是骄横惯了,看到纪纲几人转身,就哼道:“我家老爷是……”

    眼看着这个傻缺女人和车夫就要倒霉了,方醒想着这事和自己有关,就喊道:“他是纪纲,连王爷都不敢惹的纪纲,还不快滚!”

    什么?

    车夫看着那煞气满脸的纪纲几人,只觉得肝胆欲裂,急忙就想扯转马车,可手忙脚乱间,那马儿也发了脾气,四蹄乱踢,就是不肯掉头。

    车里的妇人听到纪纲的名头几乎被吓尿了,她掀开一点车帘,看到马背上那冷酷的男子,只觉得腿间一阵发热……

    “快!快……”

    在刑部大牢里关了一阵,虽然没人敢给纪纲难堪,可却怯于朱棣的命令,也没人敢优待他。导致纪纲几乎是当了许久的和尚,一点荤腥都不见。

    想他纪纲自从跟随靖难之后,几时受过这等苛待,所以出来的他表面上看着还是和以前一样,可心中却是杀机阵阵。

    这个女人看到自己会惊慌失措,那就说明家中的势力不堪锦衣卫的一击。

    我纪纲就算是进去一段时间,可出来后依然能权倾朝野!

    可要用什么来证明呢?

    纪纲的嘴角抿紧,握住刀柄的手已经冒出了青筋。

    这是要造杀孽啊!

    若是方醒不在场,那么这事如何他不会管,可偏偏今天是他和纪纲在这里对峙导致了无辜之人要遭殃。

    老子虽然不是好人,可却也不愿意连累别人!

    “纪纲,你若是有胆,那就去草原上,去交趾耍你的威风!”

    方醒看到那马车已经转过头来,就说道:“内斗奋勇争先,国战裹足不前,我看你纪纲倒是和那些酸腐文人一个鸟样!”

    纪纲听到这话,心中的怒火真是不能压制了,他顾不得这个刚得罪自己的女人,返身,一双细眼就盯住了方醒。

    那马车几乎是落荒而逃,急切间,车辕还挂破了一个从大门探身出来看热闹人的腰带。

    方醒看到那人被吓得缩了回去,就呵呵大笑道:“我倒是忘了,你纪纲当年可是秀才来着。秀才公,持刀砍人时没想过圣人教诲吗?”

    纪纲的脸色铁青,不是因为方醒刚才的挤兑,而是因为先前方醒的那句话。

    ——连王爷都不敢惹的纪纲!

    大明的王爷都是些什么人?

    都特么的是老朱家的子孙,功臣能封王的都是在棺材里得到的封赏,活人?除非是你想造反!

    方醒,你刚才特么喊那么大声,这是想坑我吗?

    纪纲那有如实质的杀人眼神让方醒心中大快,他一提马缰,大白马心意相通的扬起前蹄嘶吼着。

    马蹄还未落地的时候,方醒在马背上指着纪纲道:“纪纲,你今日可是来寻我晦气的?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咱们回见!”

    大白马的马蹄空中一转,踢踏声中,奋蹄而去。

    不错的骑术!

    一直没说话,只是在观察着方醒的锦衣卫千户王谦心中赞了一声。

    看到方醒扬长而去,庄敬咬牙道:“大人,晚上属下带人去一趟方家庄可好?”

    纪纲纹丝不动,庄敬以为他这是同意了,就准备回去招呼人。

    “滚!”

    纪纲突然没有征兆的爆发了,在属下惶恐的时候,他嘶哑着骂道:“那方醒刚说连王爷都怕我,要是他今晚全家死在家里会怎么样?啊?都用脑子好好的想想!”

    王谦点头道:“正是,而且那方醒和太子一家关系密切,除非是十拿九稳,不然我们就不能冲动!”

    纪纲赞许的点点头,庄敬贪鄙冲动没脑子,可纪纲需要他来当打手和替罪羊,这才容忍到了今天。

    而千户王谦阴沉多谋,平时多为纪纲倚重,为此庄敬还抱怨过不少次。

    纪纲那熟悉的眼神又出现了,被盯着的庄敬几乎在马背上缩成了一团。

    “做事要深思,不然小心自己的脑袋哪天就莫名其妙的掉了!”(未完待续。)mz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