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带着仓库到大明正文 第189章 金风玉露一相逢

正文 第189章 金风玉露一相逢

    ♂』国子监之事过去后,马苏觉得同窗们看自己的眼神都有些不对,特别是那几个平时不大对付的。

    “马苏,你的老师怎么没动静了?”

    散学后,大家都收拾着自己的东西,可有两个学生却嬉笑,挑衅的数落着马苏。

    马苏收拾笔墨的动作定了一下,然后抬头道:“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

    这是说方醒问心无愧,所以无需大张旗鼓。

    那人冷笑道:“那可是皇太孙,你那老师蛊惑国本,迟早是去诏狱的下场!”

    马苏昂首道:“仁者见仁,只有心胸狭隘者才会在私下议论别人,”

    那人讥笑道:“不会是你的老师当了缩头乌龟吧?小小的举人,也敢在国子监咆哮,可惜再怎么挣扎,他也是一辈子居于吾等之下!”

    房间里的气氛一窒,大家都静悄悄的看着马苏。

    这等侮辱人师的话语,只要是有血性的男儿,当然忍不下去。

    果然,马苏的脸色一变,冷道:“事前缩头,事后大言,这就是你的成就吗?那我还真不敢苟同。”

    “就是,毛俊那天也在,可他当时缩在后面,一句话都不敢说。”

    “我教你一个乖,这就叫做门槛猴,门槛内外,完全是两个人,窝里横啊!”

    “不要脸,虽然我不喜欢那个方醒,可也见不惯毛俊这种小人行径!”

    “……”

    毛俊的脸颊颤动,对这些闲话置之不理。

    “方醒不过是仗着运气好,得了太孙殿下的青眼,这才嚣张跋扈。”

    毛俊的脸上闪过嫉恨的神色,哈哈道:“我告诉你马苏,已经有御史准备弹劾你的老师了,到时候我看方醒怎么骗人!”

    “你敢说我的老师骗人?”

    这年头辱人老师如辱人父母,而且方醒待马苏那真是慈父一般,所以马苏的眼睛马上就红了。

    “我就说了,你想怎地?”

    毛俊的得意的道,还四处梭巡,极为自豪。

    “去尼玛的!”

    没走的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国子监的好学生马苏挥舞着拳头冲了过去,都以为他是在自取其辱。

    “毛俊看着比马苏大了一截,他居然敢去揍毛俊,这不是找打吗?”

    “辱人老师,就算是打不过也得打啊!”

    “呃!马苏居然……”

    今天马苏是昂着头走出的国子监,哪怕脸上带着青紫,可神情振奋。

    “跟谁打架了?”

    回到家,听到母亲这么问,马苏窘迫的道:“母亲,今日有人说了老师的坏话,我忍不住就和他打了一架。”

    其实马苏还没说的是,他和那个毛俊事后还被绳愆厅打了手心,所以他现在就把肿胀的左手收在了身后。

    方醒知道了也只是嫌弃道:“打架都没打赢!”

    于是第二天早上马苏就倒霉了。

    “小马。”

    马苏刚跟着出完操,就被辛老七叫住了。

    辛老七的眉心能夹死苍蝇的道:“你的身体还是太单薄了,以后单独练。”

    方醒看着马苏在辛老七的指导下练习拳脚,然后对方五说道:“那两人如何了?”

    方五说道:“刘奎家里的正妻想和离,可刘奎不干,所以最近不大着家。赵国章的日子很规律,去那些外室和秦淮河边的频率一个样。”

    “你又输了。”

    看着马苏被辛老七轻易的制住了,方醒淡淡的道:“寻找规律,准备动手!”

    方五兴奋的道:“是。”

    方醒骑着大白马,还是独自一人去户部。

    大白马兴奋的在行人稀少的官道上奋蹄,直到前方出现了一人一马。

    方醒眯眼看着纪纲,然后就看到他的后面追来的十多骑。

    眉心上的一个大伤疤,周围还敷着伤药,红黑相间的看着有些恶心。

    这样的纪纲还是方醒第一次见到,所以他笑道:“纪大人大清早的就堵着我的路,是想法办我吗?”

    “你是谁?居然敢拦住我们的路!”

    “滚开!”

    纪纲还没说话,可他的扈从就已经开始叫骂了。

    锦衣卫跋扈大明,什么时候还需要给人让路了?

    纪纲伸出手,朝身后摆摆,然后就是一阵静默。

    两道目光在半空中相遇,就像是……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纪纲在这个时候居然荒谬的想到了这两句诗。

    这里离神机营不远,那些早上起来的军士看到这副景象,都纷纷嬉笑着,指指点点的。

    可当时间渐渐逝去,那些嬉笑也跟着消失,一股诡异的气氛在官道上升起。

    方醒端坐在大白马上,而大白马今天也很争气,居然打着响鼻,冲着纪纲的那匹好马在挑衅。

    纪纲哑然失笑,然后森然道:“你莫不是以为自己有恃无恐?”

    方醒看看左右,才知道纪纲是在对自己说话,就笑道:“我有什么资本你不知道吗?”

    两人在打哑谜,旁人根本就猜不到刚才对话中的意思。

    纪纲才对方醒生出恶意,可得力手下就在秦淮河边给人爆了头,至今凶手还没找到。

    以前的方醒还得靠着皇太孙老师的名头来避开恶意,可如今不一样了。

    如今的方醒可是出了一本书的人,哪怕这本书的内容不得主流舆论的喜欢,可依然是不得了。

    皇家负责印刷的部门已经连续高速运转很久了,可市面上的‘数学第一册’依然是供不应求。

    这是什么?

    这就是大势!

    因为方醒不要一文钱的润笔,而且朱瞻基也没有从中提取好处,所以这本书的价格低的令人发指。

    当这本书行销于大江南北之后,当方醒的名字随着这本书开始在人们的口中谈论起后。

    这大势就不一样了!

    这等争议性的人物,没有皇帝的支持,没有确凿的证据……

    谁敢动他!

    “哼!”

    纪纲冷哼一声,然后用他那标志性的眼神看着方醒道:“姓方的,别忘了你只是个举人!”

    方醒看着时间不早了,就去了和纪纲消遣的心思,笑道:“我是举人我骄傲,而你却只是个秀才!”

    纪纲当年被老师逐出师门是他的最大痛处,等他位高权重之后,没人敢再提这个伤疤。

    可今天方醒就提了,而且还是有恃无恐。

    方醒看着纪纲那铁青的脸色,心中好笑。

    明的老子不怕你,暗的吗,你有本事就晚上来摸方家庄吧,只要你不怕折损人手。(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