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带着仓库到大明正文 第78章 想哭的柳溥

正文 第78章 想哭的柳溥

    去÷小?說→網』,♂去÷小?說→網』,

    一节课结束,方醒收起教材,布置了作业。其中一道数学应用题需要混合运算,柳溥就有些懵逼了。

    我没学过啊!

    方醒看到柳溥有些不知所措,就歉然道:“那个……你是姓刘吧。这道题你可以去请教一下他们两个。哦,还有,以后你每天都要自习一下数学功课,不懂的同样是问他们两个。”

    有两个聪明的学生,方醒觉得自己的教学工作真是太舒坦了。

    有事弟子服其劳嘛!

    敢不同意?戒尺正是为你等而设!

    正当方醒意气风发的时候,柳溥满脸便秘表情,在朱瞻基和马苏的垂头忍笑下说道:“德华兄,小弟姓柳,我是柳溥啊!”

    柳溥此刻已经在深深的怀疑自己的选择了,连学生姓名都记不住的老师,这靠谱吗?

    如果说学生多了还情有可原,可这里才三个学生好不好!

    方醒的笑容僵硬在哪里,然后打了个哈哈:“那个小…柳,今天的天气有些阴,我这脑子有些混乱,记错了,记错了。”

    为了增加自己的说服力,方醒慨然道:“今天是小柳来的第一天,中午一起吃饭。”

    方醒说完赶紧就走,再不走真是丢人丢大了。

    在门口的时候,方醒的身形一窒,然后脚步有些乱。

    等方醒走后,朱瞻基当先走到外面,仰头看着天空中那明晃晃的太阳,回头就看到了目瞪口呆的柳溥。

    这天气艳阳高照的,阴在哪啊?

    回到后院的方醒,不等小白抱着奶狗过来,闪身就进了后花园。

    咖啡还在温温的,方醒找到了装刀具的集装箱,翻找一下后,有些舍不得的拿出了几把狗*腿刀。

    学生送拜师礼,那么老师也得回礼。

    得到吩咐的花娘习惯性的从辛老七的手中接过了一大堆食材,然后兴致勃勃的开始了烹饪。

    “少爷怎么说来着?”

    花娘一边切生鱼片,一边回忆着方醒前几天说过的一段话,可想了半天,才憋出来一句:“得天下美食而烧之,这才是美事啊!”

    切菜的春生忍着笑,差点把自己的手指头给剁掉了。

    后院里,柳溥见过了张淑慧,等他去了前厅后,张淑慧有些困惑的问小白:“小白,我怎么觉得这个柳溥一直是在想哭呢?”

    小白抱着铃铛在炕上坐下,皱着小眉头沉思了半饷,才肯定的说道:“嗯,我觉得他好像是在幽怨。”

    张淑慧打了个寒颤,“那么高的个子,怎么会和女人似的幽怨,别瞎说!”

    柳溥确实是有些幽怨,不过当看到一桌子的好菜,特别是那一瓶打开后醇香四溢的酒后,什么幽怨都没了,剩下的只有馋涎欲滴。

    “好酒!”

    柳溥一口就干了杯中酒,然后看着被方醒护在手边的酒瓶,就有些忍不住了。

    “吃菜,吃菜。”

    方醒热情的夹了一只梭子蟹进了柳溥的碗中,说道:“大中午的要少喝酒,不然一整天都昏昏沉沉的,那还怎么做事?”

    正义凛然的方醒让柳溥有些认不出来了,他感激的道:“多谢德华兄教导,小弟以前中午喝多了,下午确实是做不了事。”

    好嘛,这话一说,连朱瞻基都不能多喝了。

    柳溥有个侯爷爹,在饮食上当然是很广博,可今天这顿饭却吃的他大呼罕见。

    “这是鳄鱼肉,红烧最为美味。”

    “这就是土龙肉?”

    柳溥大惊,不过看到其他三人都吃的津津有味的,他也只得硬着头皮上。

    “不错啊!”

    吃完饭,方醒等丫鬟上茶后,一脸肉痛的拿出了三把刀。

    “来来来,你们一人一把。”

    男人不管大小,就没有不爱刀的,造型怪异的狗腿*刀马上就吸引了朱瞻基三人的注意力。

    刀身发乌,而且不长,只有刃口寒光闪闪。

    朱瞻基脱口而出道:“这刀砍柴怕是毫不费力吧!”

    方醒伸手准备把他那把刀抢过来,朱瞻基急忙缩手,然后笑道:“德华兄,小弟也只是说说而已,我看这刀倒是很实用,随身带着,搏杀都没问题。”

    看到朱瞻基把刀收起来,柳溥才谢过了方醒,然后到门外面挥舞了几下,回来就兴奋的夸道:“是把好刀!挥舞的时候感觉很好控制。”

    这刀比匕首长,攻击半径更是不差。在野外的话,不但是可以砍柴,必要时砍人头也绝不含糊。

    马苏看到柳溥一脸喜色的把玩着刀,心中有些犹豫,担心回家会被母亲数落。

    到了家,马苏看到母亲正在做针线,就走过去,把刀拿出来,低声道:“母亲,今日老师送了我这把刀。”

    刘氏把针在头发上插插,眨眨有些发涩的眼睛,温言道:“可是你一人得了?”

    “不,老师今天又收了一个学生,是武安侯的长子,所以一人送了一把刀。”

    刘氏仔细看着马苏的表情,才缓了口气道:“苏儿不必多虑,你老师学究天人,他这么做必然是有道理的。”

    马苏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他知道,这刀保住了。

    刘氏沉吟了一下问道:“那武安侯的儿子与你可和睦?”

    想到自己的儿子居然和侯爷的儿子在一起读书,刘氏的心中就有些紧张,生怕儿子的倔脾气又犯了得罪人。

    马苏笑道:“柳溥人很爽直,今日还送了我一只木雕的小猴。”

    柳溥虽然性格豪爽,可他母亲却是个套路娴熟的贵妇人。得知儿子要跟皇太孙一起读书后,在准备礼物的同时,就已经派人去调查了方醒的另一个弟子马苏的情况,所以才会把礼物准备的那么完备。

    不过柳溥的母亲本是给马苏这位‘师兄’准备了一套文房四宝,可却被柳溥嫌弃了。最后他从自己的多宝阁上找来这只前几年把玩的小木猴当做礼物,果然得到了马苏的喜欢。

    刘氏一听就放心了,笑道:“你老师那里我就不多谢了,只是你的学业还是要抓紧,等时机到了就下场一试。”

    马苏应道:“母亲放心,老师已经有了计划,他说我目前年纪太小,就算是考中了,在宦途上也是多有坎坷,所以还不如趁现在多积累些阅历。”

    “是这个理,有你老师看着你,娘也就放心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