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597章 暗潮涌动

正文 第0597章 暗潮涌动

    沈醉接过电报看了看没有说话,陈孚木这个人,在国民党中还是很有一些名气的,并且沈醉一直对他印象非常好。

    沈醉和冯晨两人都清楚,陈孚木是国民党中有名的左派人士,可以说,他们两人对陈孚木都不陌生,陈孚木兄弟三人算是国民党中的名人,是有功之臣。

    陈孚木的父亲,是基督教教士,他的大哥早年加入同盟会,民初曾任国会议员和中山先生的秘书,二哥陈秋霖曾经追随陈炯明,任漳州编辑,陈孚木当时是校对。

    陈孚木早年曾就读广州培英学校,后来入云南讲武学堂肄业。

    1921年,受陈炯明之命,陈孚木和二哥陈秋霖一道,兄弟两人到香港主持创办,陈孚木任总编辑,陈炯明的秘书黄居素任顾问。

    国父中山先生与陈炯明决裂以后,粤军将领陈铭枢左右为难,竟然跑到南京跟欧阳竟无学佛,黄居素从苏联考察回来以后,动员陈铭枢回粤襄助孙中山。

    在黄居素和陈铭枢的动员下,陈秋霖兄弟在香港发动“报变”,率领香港转投中山先生,当天便发表陈秋霖、黄居素、陈孚木、古爱公等四人联合署名的宣言。

    “从今日始,便要努力成为三民主义拥护者”。

    声明发表以后,时任国民党宣传部部长汪精卫派人带信到香港,盛称“兄等此举,开旷古未有先例,新闻报起义,实贤于十万之师”。

    次年,陈秋霖当选为国民党中央监察委员,兼中央机关党报社长,陈孚木任总编辑。

    后来陈孚木回到广州,发文抨击“西山会议派”的邹鲁,支持工农运动,与汪精卫、廖仲恺、陈公博等一起,成为国民党左派重要角色。

    廖仲恺和二哥陈秋霖被刺后,陈孚木受到重点培养,曾任国民党广东省党部青年部长,此后,他又当选为国民政府监察院监察委员,并兼任广东省农工厅厅长。

    日后,当时的国民党左派不少人被认作“伪装左倾”。

    当鲍罗庭坐镇广州之时,确有投机者伪装左倾,但国民党中真左派人数也不少,省港大罢工、农民运动、青年运动、妇女运动,不是共产党唱独角戏,而是得到了国民党左派的有力支持。

    至于清党以后发生的分化,那是后来的事。

    冯晨曾经仔细研究过,西方左翼思潮中,无政府主义最早在中国落地生根,从反清革命团体到后来的国民党中的要员,都曾受到过无政府主义深刻影响。

    陈孚木真左倾,有很多证据。

    “四一五”李济深在广东实施清党,陈孚木对杀人问题则主张慎重,对工农团体更是强调保护,他还出面保释了十余人。

    陈孚木当时指出,如果说这些同志以前是和共产党接近的,便就可杀,那么照此推算上去,还怕要把孙总理拿出来鞭尸三百,这不是反动极了吗?

    从1927年5月开始,右翼势力在广东掀起了一波又一波攻击陈孚木的浪潮,控告陈孚木、汤澄波,包庇共党危害农运。

    作为农工厅长,陈孚木与中共密切配合,共同推动了广东工农运动,这是无法否认的事实。

    陈孚木跟汪精卫认识很早,汪精卫兼任国民党宣传部长时,陈孚木是他在宣传领域的左右手,负责编辑。

    汪精卫当年搞改组派,陈孚木是改组派广东省支部的负责人。

    汪精卫早期的人脉关系主要在广东,广东省支部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此后,在蒋汪合流的时候,陈孚木当选为候补中央执行委员。

    陈铭枢创建十九路军,追随蒋介石,官运亨通。

    淞沪抗战爆发,陈铭枢组织十九路军御敌,与蒋介石渐生冲突,嗣后十九路军调往福建驻防,陈铭枢也动了反蒋的念头。

    1932年6月,陈铭枢辞去交通部长,由政务次长陈孚木代理部务,兼招商局监督。

    代理交通部长期间,陈孚木与黄居素抓住这一良机,密谋从交通部挖走一笔钱,当时的招商局总经理是李鸿章的孙子李国杰,多年挥霍后手头拮据。

    三人合谋,以招商局四大码头为抵押,向美商中国营业公司借款2000万元,私分回扣,据说总数达到80万元。

    黄、陈拿到回扣后,潜逃香港,李国杰被抓判刑。

    陈铭枢为反蒋需要,秘密组织社会民主党,这笔钱是用作社会党的活动经费。

    1933年冬,李济深、陈铭枢率领十九路军反蒋,成立福建人民政府,陈孚木匆匆忙忙赶去捧场,事败后流亡欧洲。

    陈孚木的这些过往档案资料,就在军统局的档案柜中锁着,沈醉和冯晨两人当然最清楚不过,所以,二人揣摩着陈孚木来上海的真实意图。

    “许剑,你从苏州跟踪过来的两个人,是什么样的打扮?”冯晨联想起许剑告诉他的另外一个情报。

    “一名四十多岁男人,穿着像是一名商人,另外一个人是个老头子,大概六十多岁的样子,不过,那老头子行走很是矫健。”许剑回答说。

    “他们在什么地方住着?”沈醉问。

    “跟丢了,那老头子似乎发觉我在跟踪,他们在福开森路上绕了几圈,然后就不见踪影了,我分析,他们很可能就住在福开森路一带。”许剑回答说。

    “沈老弟,我分析,许剑跟踪的这两个人很有可能就是陈孚木他们。”冯晨说道。

    “冯大哥,我们现在顾不上考虑陈孚木的事情,军统上海区危在旦夕,赶快想一个万全之策应对,万一王天木投靠了76号,恐怕……”

    沈醉不无担忧地望着冯晨,他很清楚,王天木掌握的秘密太多了,万一他叛变了,整个军统局在敌占区的潜伏力量将会迎来灭顶之灾。

    “沈老弟,我建议你不能在上海过多停留,还有许剑,立刻赶回苏州去,转移苏州站的所有人员,切断与军统上海区的所有来往,我这里的人,全部进入静默潜伏。”

    冯晨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其实,他很早就在考虑着王天木一旦投敌应该怎么办,军统上海情报组,最近一段时间,根本没有同军统上海区横向联络过。

    冯晨与王天木联手,准备炸毁76号特工总部的计划,他也一直没再过问,冯晨最最担心的就是这件事情。

    之前不应该同王天木联系那么频繁,冯晨很后悔!

    “冯大哥,怎么了?”看到冯晨皱着眉头深思着,沈醉轻轻问了句。

    “王天木要是真出事了,恐怕我会第一个受到牵连。”冯晨幽幽地回答说。

    “你不是还有日本领事馆平冈龙一那层保护伞吗?”沈醉问道。

    “想让平冈龙一绝对的信任我,想让他到时出面保护我,没有过硬的情报恐怕不行,虽然我之前做了很多铺垫,可平冈龙一始终无动于衷啊!”

    “冯大哥,要不我们兄弟给平冈龙一演上一出双簧戏,我马上带着甘剑平离开这里,入住到东方大酒店去,然后,你去平冈龙一那里,把我特派员的身份和行踪泄露给他,你觉得怎么样?”

    “不行!沈老弟,那样太危险了。”冯晨摇了摇头拒绝了。

    “放心,平冈龙一抓不住我的,我们现在立刻行动,就按我的办法来,我一定会让平冈龙一相信,你提供的情报绝对真实。”

    说着话,沈醉站了起来,吩咐道:“准备车,我同剑平这会就去东方大酒店,冯大哥,一个小时后,你去找平冈龙一去。”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