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585章 无形威慑

正文 第0585章 无形威慑

    晚上十点左右,雨停了,夜空中露出繁星,整个城市的电力也恢复了。

    在沪西极司菲尔路76号总部,二楼会议室里,此时,灯火通明,晴气庆胤阴寒着脸端坐在会议桌的正中,他的左右分别坐着丁默和李士群,两人同样是满脸寒霜,一言不发。

    76号特工总部各部门的负责人,在三人对面,围着会议桌正襟危坐,等待着晴气庆胤三人训话。

    “晚上在沈公馆内发生的暗杀事件,你们都清楚了吗?”

    晴气庆胤扫视了一眼众人,终于开口说话了。

    “丁主任,你说说,这是什么人干的?”晴气庆胤偏过头望了眼丁默问道。

    “这个,晴气少佐,我认为是军统的潜伏人员干的。”丁默回答说。

    “军统?根据我们的内线报告,军统的王天木,他们今天根本没有人出动,从哪儿又冒出来的军统人员?”晴气庆胤反问道。

    “晴气少佐,我分析,很有可能还是中统的陈宝骅他们干的,三名中枪的忍者,全部是被狙击步枪射中身亡的,能在这么恶劣的天气条件下,仅仅凭借着闪电的光亮,能够精准的射杀目标,也只有陈宝骅的狙击手做得到。”

    李士群提出了不同的看法。

    “中统?陈宝骅?中午在华懋公司楼顶埋伏的人分明就是陈宝骅他们,他短时间内不可能再组织这么一场计划严密的暗杀。”

    晴气庆胤断然否定了李士群的看法。

    “晴气少佐,我们刚才在沈公馆发现了一张刺客丢下的宣传单,上面写着,锄奸者,中国铁血青年军。”

    吴四宝从身上掏出了一张现场留下来的皱巴巴的宣传单,恭敬地递给了会议桌对面的晴气庆胤。

    “上海什么时间又冒出来一个这样的组织?”晴气庆胤接过传单看了看,把传单丢在会议桌上,再次扫视了一眼会场里的众人,厉声问道。

    “根据我们掌握到的情报,上海没有这个组织,这肯定是暗杀者想迷惑我们,故意捏造了一个这样的组织出来,误导我们的侦破方向。”丁默回答道。

    “那会不会是共党干的?”晴气庆胤问。

    “不可能,根据我们掌握到的情报,共党在上海活跃的地下组织,目前也只有中国妇女俱乐部那帮女人们,可是,她们已经被我们暗中监控了,今天他们同样没有任何行动。”李士群回答说。

    “那你们说,究竟会是什么人干的!人被暗杀了,你们还弄不清楚谁是凶手,我们大日本帝国出钱,养活你们这班人做什么?!”

    晴气庆胤终于忍不住发起火来。

    “晴气少佐,请你息怒,要不,我们明天安排人,把王天木秘密逮捕了,也许能从他的口中挖出些我们想要的情报。”李士群建议道。

    “嗯,还是按照影佐君离开上海时候的安排,对待王天木这个人,要先礼后兵,明天你们秘密把他请进这里来,先软禁起来。”

    晴气庆胤同意了李士群的建议。

    与此同时,汉口路幸福弄堂28号公寓里,冯晨正在听莫三强汇报晚上的行动。

    “组长,我们暗中观察,沈栋才已经毙命,沈公馆上下一片混乱,刘戈青等人撤退时,我们趁着闪电亮光,干掉了三名日本忍者。”

    “你怎么知道被干掉的三个人是日本忍者?”冯晨问。

    “这些人的穿戴打扮同其他人不一样,身法也特别的快,要不是今天晚上暴雨,他们放松了警惕,恐怕很难干掉他们。”莫三强回答说。

    “从明天开始,你让所有队员立即进入静默潜伏,然后,你带上两个人,在暗中保护中国妇女俱乐部,我分析,妇女俱乐部被76号盯上了。”

    冯晨给莫三强下达了最新任务。

    “组长,要是我们发现,妇女俱乐部的茅丽瑛他们有危险了,怎么办?是否出手?”莫三强问。

    “记住一条,我们同茅丽瑛她们是两条线上的同志,即便你们出手也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这是纪律!”

    冯晨不清楚,延安是否把茅丽瑛她们已经暴露的情报,通知了华东局,延安至今没有明确回电,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暗中帮帮茅丽瑛她们。

    “我知道了,组长,时候不早了,你也早点休息。”莫三强显得有些疲惫。

    “好,咱们都休息吧,明天一早看新闻。”

    冯晨起身朝着楼上走去。

    ……

    雨停后,刘戈青回到住处,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直接去了百乐门舞厅,他挑了个不抢眼的台子前坐下,要了杯茶,慢慢定下心来。

    虽然晚上下了暴雨,加上临时停电,但是,恢复供电后,来这里跳舞的人还不少。

    刘戈青本就是是这里的常客,坐着喝了一会儿茶,他招呼茶房过来,塞了点小费,这茶房见是常客,又常有小费入帐,自然十分周到。

    “先生,你是贵客,今天没带舞伴来?”茶房得了小费,甚是殷勤。

    “我从停电前一直就在这里,一个中意的小姐都没找到,只有独自喝闷酒了。”刘戈青故意大声地说道。

    刘戈青抬高声音的真实目的,无非是想让别人误以为他一直在舞厅,好提供一个自己不在谋杀现场的假象。

    “嗯,嗯,先生说的是,我也好像看见先生6点多就一直在歌厅里坐着喝茶,我还以为你带有舞伴呢,要不,我帮先生介绍一个?”

    那茶房顺着刘戈青的话附和着。

    “呵呵,你眼睛真好,招人喜欢。”

    刘戈青微微笑了笑,再次掏出一叠小费,递到了茶房手中。

    “去帮我选一个我中意的,我今天要在这里玩个通宵。”

    “好嘞!”茶房清脆地答应了一声,去帮刘戈青找舞伴去了。

    不一会,茶房带着一位二十岁左右的舞女过来了。

    “先生,这是红玫瑰小姐,不仅歌唱得好,舞也跳得非常好。”

    “谢谢!”刘戈青起身,拉着红玫瑰,舞动着隐入舞池的人群中。

    当晚,刘戈青同这个叫红玫瑰的舞女尽兴跳了一个通宵的舞。

    天亮以后,当刘戈青走出舞厅的时候,满街报童叫卖报纸的声音不绝。

    “快看,快看,特大新闻!”

    “暴雨夜,铁血军破门而入,伪内政部长沈栋才即登鬼门!”

    “飞将军从天而降,汉奸沈栋才在公馆内当即毙命!”

    刘戈青招了招手,一个报童飞快跑到跟前,他买了份报纸,站在街边浏览起来,通过报纸,他才彻底确定,沈栋才身中五枪,当场毙命。

    沈栋才被刺,日本记者曾迅速赶去,但由于案情影响太大,巡捕们赶到后立即封锁了现场,记者们不允许进入沈公馆内。

    所以,报纸上的现场照片,只有沈公馆的外观,照片上看到沈公馆的门上,大大划有白色x的标志,记者们认定,这些标志就是指引杀手潜入的标志。

    其实,这个标志是当时在外面守候警戒的阮清源所谓,他专门这样留下一个标记,目的是误导巡捕和日本人的侦查方向。

    同时,这个标志,也是对汉奸们的一种无形威慑。

    自从报纸这样报道之后,上海那些私底下同日本人有联系的大小汉奸们,特别留心自己家门口是否特别记号。

    这些汉奸们,总是担心暗中被青年铁血军盯上,汉奸们总对门口偶尔出现的异常记号而疑神疑鬼,惶惶不可终日。

    一早醒来的上海市民们,看了上海各报的新闻报道,无不拍手称快,而大大小小的汉奸们个个胆颤心惊。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