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566章 不可信任

正文 第0566章 不可信任

    高宗武来到车子跟前,左右环顾了一眼,拉开车门,迅速钻进了车子内。

    “有尾巴没?”车门关上后,车子内,坐在副驾位置上的陈宝骅扭头问道。

    “没有,他们不会想到,我坚持晚上一定要离开。”高宗武回答说。

    “希宗,开车,到法租界高先生哥哥家。”陈宝骅吩咐道。

    “好的!”

    嵇希宗答应了一声,一脚油门踩到底,车子如利箭般驶了出去。

    “高先生,你让我通过陈立夫部长,转交给蒋委员长的信件,我已经派人,秘密送达重庆了,你就放心吧。”车子行驶后,陈宝骅从副驾位置上转过身,望着高宗武说道。

    “这就好,陈先生,你了解我,我是真心致力于推动和平的,可是,没想到汪精卫他们竟然会屈从于日本军方的压力,放弃原则,这根本就是投降!”高宗武情绪有些激动。

    “哼!汪精卫从离开重庆那天开始,他就已经自绝于党国,自绝于全中国的人民了。”陈宝骅冷哼了一声。

    “陈先生,不知你是否理解我的心情?我搞和谈,对公,是向蒋委员长效忠;对私,说实话,我是太想扬名,太自负了。”高宗武发自肺腑地评价着自己的所为。

    “高先生,我理解你的心情,俗话说的好,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好在你能够及时警醒,我想,委员长他也会理解和原谅你的。”陈宝骅宽慰着高宗武。

    “唉,蒋委员长对我有知遇之恩啊,可我却辜负了他,委员长把我从一位普普通通的大学教授,提拔为外交部亚洲司司长,我的夫人,还是蒋夫人搭的红线呢。”

    高宗武忽然间想起蒋介石的好来,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叹着气,竟然落下泪来。

    “高先生,这也不全怪你,毕竟你当初执行的是周佛海的命令,是周佛海向蒋委员长申请,建立所谓日本问题研究所,以搜集日本情报为名,将你派至香港开展工作,而真正的目的,周佛海想借此离开汉口,与日本人接上关系。”

    陈宝骅对周佛海、高宗武,以及汪精卫和蒋介石,这些国民党上层的错综复杂的关系,掌握的很透彻。

    “谢谢陈先生的理解!”高宗武在车后座位上,双手抱拳,朝着陈宝骅拱了拱手。

    “高先生,不必客气。”陈宝骅给高宗武还了一礼。

    二人说着话,车子已经来到位于法租界福克森路上的高公馆,这里是高宗武的哥哥高宗文的住处。

    三人下车,高宗武上前轻轻敲了三下大门。

    “谁?”

    门内有人低声问了句。

    “我!”

    高宗武同样低声回答道。

    吱呀一声,大门打开了一个能容一人进出的缝隙,里面一个家人模样的人,探出头朝着外面看了看说:“老爷和陶先生在客厅等着你们。”

    高宗武没再言语,迈开步子,带着陈宝骅和嵇希宗朝着客厅方向走去。

    客厅内,高宗文和陶希圣两人,见高宗武等人进来了,立刻站了起来。

    “宗武,汪精卫确定明天去日本东京?”陶希圣问道。

    “嗯。”高宗武点了点头。

    “那你今夜回来,他们没阻拦你?”高宗文关心地打量着高宗武。

    “我同犬养健私交还算可以,在我一再坚持下,他也就让我回来了。”高宗武回答说。

    “大家都坐下吧,商量一下,宗武到底该怎么样做?”高宗文让着大家在椅子上坐下,他时刻担心着,自己的这个弟弟,别让军统的潜伏人员给暗杀了。

    “我认为,宗武暂时还是随着汪精卫去日本好些,一是可以在和谈方面多争些利益,二是更方便掌握汪精卫等人在东京的一举一动。”陶希圣建议说。

    “陈先生,不知你同军统的王天木关系怎么样,宗武他可是一心为了真正的和平,他只是受到周佛海之流蒙骗而已,你能否帮忙同军统那边沟通一下,让他们不要……”

    高宗文始终为弟弟的安全担心。

    “高先生,你放心吧,令弟写给蒋委员长的信件,我已经派人秘密送达重庆了,我想,蒋委员长看过信件以后,自然会让戴笠对令弟高抬贵手的。”

    陈宝骅这话不是劝慰高宗文的套话,他说这话是有一定依据的。

    高宗武在上海活动的这段时间,一直喜欢独来独往,根本没有军统的潜伏人员打他的注意,就连跟踪他也没有过,如果不是戴笠下达了命令,高宗武在上海能这么有恃无恐的活动?

    “多谢陈先生的关照!”高宗文非常感激地说道。

    “不客气,令弟的为人我还是了解的。”

    陈宝骅最近有意交好高宗武,其实还有一层没明说的原因,他的中统局上海区,遭受到76号的毁灭性打击后,他一直想报这一箭之仇,他想暗中发展高宗武,在汪精卫集团内部,做自己的内应,以便抓住机会,狠狠打击一下76号的嚣张气焰。

    只是,陈宝骅没把这层意思表露出来而已,他始终关注着高宗武,想用自己对高宗武的关心和理解,来打动高宗武的内心。

    “高先生,时候不早了,明天宗武还要随同汪精卫去日本,我们就不打扰了。”

    陈宝骅掏出怀表看了看,起身告辞了。

    此时,在东体育路7号,刚刚从76号赶回来的影佐祯昭,在犬养健的房间内,正在谈论着高宗武这个人。

    “高宗武又到法租界福克森路上他哥哥家去了?”影佐祯昭问道。

    “嗯,是的。”犬养健点了点头。

    “派人跟踪没?”影佐祯昭问。

    “没必要,派人跟踪的话,让他发现了反而不好。”犬养健回答说。

    “唉!我觉得高宗武这个人,同汪精卫他们不一样,我总感觉,我们同汪精卫谈判是一种失策,是受了这个高宗武的误导。”影佐祯昭叹了口气。

    “影佐君,此话怎讲?”犬养健不解地问道。

    “根据我的观察,高宗武这个人不可信,我们大日本帝国政府之所以选择汪兆铭,就是听了他所传达的夸大信息。”影佐祯昭说。

    “的确是这样,但这也不能证明高宗武这个人就不可信,他还是非常有诚意推动中日之间和平运动的。”

    犬养健极力为高宗武开脱着,他非常清楚,高宗武同影佐祯昭之间有着很大的矛盾,两人彼此都不感冒对方。

    “犬养君,别忘了,重光堂密议,也是他高宗武保证汪精卫有力量,说什么,汪精卫最少能动员十个师的兵力!

    可是,现在一切都清楚了,我们寄希望的龙云没来,余汉谋没来,刘湘也没来,何应钦更不会来,汪精卫手上根本就没有一兵一卒。

    汪精卫根本就没有力量收拾残局,帝国政府弃蒋介石而用汪精卫,这本身是一种很大的失策,这种偏差,是高宗武将我们导入歧途的!”

    影佐祯昭越说越气愤。

    “影佐君,你这样说倒是提醒了我,我仔细回想了一下,高宗武在上海这段时间,有许多反常行为,军统特工活跃非凡,周佛海、梅思平等人轻易都不外出,只有他高宗武行动例外,特别有恃无恐。”

    犬养健皱着眉头说道。

    “这就非常可疑,高宗武很可能同重庆方面还有着秘密联系,也许他本身就是重庆方面的人,他诱导汪精卫同我们帝国政府和谈,这本身就是个陷阱!”影佐祯昭分析说。

    “我也曾与高宗武外出过几次,但每次都莫名其妙地同他走散,我私下调查了解到,他每次都是去了一家叫做仙乐斯的夜总会,而这家夜总会原属杜月笙的名下,显然是军统活动的一个据点。”

    在影佐祯昭的提醒下,犬养健也开始怀疑其高宗武来。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