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558章 上门接头

正文 第0558章 上门接头

    冯晨一大早就来到爱多亚路上的中汇银行大楼,在《时事周刊》杂志社,自己的那间办公室内,他泡了杯茶喝着,思考着昨晚发生的事情。

    昨晚,跟在自己车子后面的那辆车子,究竟是不是在跟踪自己?

    是谁在跟踪自己?

    苏成德?

    不可能的,陈默在盯着苏成德,他那会不可能在汉口路上出现,那辆车子,分明是自己到了汉口上的时候,才发现它跟在后面的。

    那不是苏成德又会是谁呢?

    也许就是个偶然吧。

    正在冯晨思考着的时候,陈默来到了办公室。

    “组长,刚刚在南京路上发生了一件怪事。”陈默汇报说。

    “怪事?什么怪事?”冯晨抬起头望着陈默问道。

    “有个人在光天化日之下,被暗杀了。”陈默回答说。

    “这有什么奇怪的?上海滩不是经常发生这种事情嘛。”冯晨觉得陈默有点大惊小怪。

    “可是,这人的尸体,也被暗杀者的同伙带走了。”陈默望了眼冯晨说道。

    “噢?有这样的事情?”

    冯晨重视起来。

    “人谁杀的?”冯晨接着问道。

    “公共租界巡捕房那边传来消息,说凶手杀完人以后,在一辆车子的接应下,快速驶进了76号,凶手很可能是76号的人。”陈默回答说。

    “很有问题,那你知道被杀者是谁吗?”

    冯晨觉得,在汪精卫刚刚到达上海的时候,光天化日之下,在繁华的南京路上,出现这等事情,里面肯定有着不为人知的内幕。

    “被杀者身份不明,只是听说那人穿着件蓝色长衫,一副绅士模样的打扮。”陈默说。

    “暗杀者干嘛要抢走尸体呢?”冯晨像是自言自语地问了句。

    “组长,杀手是不是不想让别人知道被杀人的身份?”陈默分析着。

    “有这种可能,还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死者身上藏着秘密。”冯晨说道。

    “报告!”

    “请进!”

    正在此时,方晓曼喊了声报告,走了进来。

    “组长,重庆来电。”方晓曼站在冯晨的办公桌跟前汇报道。

    “念!”冯晨没有接方晓曼递过来的电报,而是直接让她把电文念出来。

    “海蛇,近日,我局南昌站站长徐祖龙,携带着一份重要绝密文件,从南昌城突出日军的包围圈,可能已经潜入上海,望你组密切关注。”

    “必要时,你组人员,请设法与徐祖龙接头,必须确保绝密文件的安全,接头暗号为,徐祖龙手拿一块金表把玩,你方接头人问,先生,这金表是瑞士产的嘛?徐祖龙回答,我这块表是德国产的。”

    “电文的落款,是戴雨农三个字。”

    方晓曼念完电报,冯晨伸手把电报要了过来,又反复看了几遍。

    “晓曼,你是怎么看待这件事情的?”冯晨把电报稿丢到办公桌上,望文着方晓曼问道。

    “组长,从戴长官电报的口气上看,徐祖龙带着的那份文件非常重要。”方晓曼说。

    “可是我们到哪儿去同他接头呢?”冯晨思考着。

    “我认识徐祖龙,他要是到上海来了,很可能会主动联络我们,在大街上遇到他,我一定能认出他来。”方晓曼说。

    “徐祖龙这个人有什么习惯?我是说外表方面,比如说,他平时穿着打扮是什么样子,他喜欢穿什么颜色的衣服?”冯晨皱着眉头问道。

    “这个人平时喜欢装扮成绅士模样,他特别喜欢穿蓝色长衫,带一副墨镜。”方晓曼把自己印象中的徐祖龙的形象,说了出来。

    “蓝色长衫?!”冯晨和陈默同时瞪大眼睛望着方晓曼,几乎是异口同声地开口问道。

    “怎么了?你们两个这是……?”方晓曼不解地在冯晨和陈默的脸上,来回看了看。

    “方组长,就在刚才,南京路上最繁华的路段,发生了一起暗杀案,死者当时就是穿着蓝色长衫。”陈默给方晓曼解释着。

    “你们两个怀疑,那名死者就是徐祖龙?”方晓曼问。

    “是的。”冯晨回答道。

    “这大上海穿蓝色长衫的人多了去,哪有那么巧,死者就是徐祖龙。”方晓曼摇了摇头。

    “晓曼,你不清楚啊,那人被杀以后,尸体也被暗杀者的同伙抢走了呀。”冯晨心里感觉到,南京路上的死者,八成就是徐祖龙。

    “噢?既然是这个样子,那死者很可能就是徐祖龙。”方晓曼明白过来了。

    “组长,要是绝密文件在徐祖龙的身上,那现在岂不是已经落入76号他们手中了?”陈默担心地问道。

    “我分析,徐祖龙不可能把绝密文件带在身上,或者说,南京路上的死者,也不一定就是徐祖龙本人。”

    冯晨虽然不认识徐祖龙,但他清楚地知道,这个徐祖龙也算军统局的老人数了,他绝对不会愚蠢到,行走把文件带在身上。

    况且,军统南昌站的特工,突围出来的人,不可能就徐祖龙一个。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方晓曼问。

    “以静制动,以不变应万变,我认为,徐祖龙要是活着,他一定会来找我们的,即便他死了,保护文件的人,也会来联络我们的,我们静等吧。”冯晨回答说。

    “组长,我现在立刻去安排人,先仔细打听一下,死者和暗杀者的身份。”陈默主动请缨道。

    “也好,你去吧。”冯晨点了点头。

    “组长,我总感觉到哪里有些不对劲。”陈默离开后,方晓曼坐到沙发上说道。

    “哪里不对劲?”冯晨问。

    “你说这个徐祖龙,身上带着重要文件,他潜入上海以后,按常理说,应该尽快想办法同我们接头,可他却跑到南京路上,为什么?”方晓曼也是一肚子的疑问。

    “也许他根本不知道我们在哪儿,这才跑到繁华的南京路上去碰碰运气,谁知,他运气不好,遭到了76号特工的毒手。”冯晨分析道。

    两人正说着话,一个三十多岁的少妇,来到了冯晨办公室的门口,站在那里,轻轻敲了敲办公室的门。

    “请问,这位女士,你有事吗?”方晓曼上下打量着那名少妇问道。

    “我想应聘到你们杂志社来做记者。”那少妇站在门口回答说。

    “噢?应聘?我们最近没说招人啊?”冯晨一脸疑问地望着那名少妇。

    “先进来坐吧。”方晓曼示意着,让那名少妇进来。

    “我知道你们最近不招人,可是我听说你们缺人。”那少妇走进办公室内,在方晓曼的跟前坐下说道。

    “哦?你知道我们这里缺人?”冯晨审视着那少妇问道。

    “嗯,是的。”那少妇点了点头。

    “那你之前干什么的?为什么要到我们这里应聘?”冯晨不知道这个女人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我之前是《中央日报》驻南昌记者,南昌沦陷后,我才流落到上海来。”那少妇不紧不慢地回答说。

    “那你怎么不赶回重庆去?”冯晨警惕地再次上下审视着这名少妇。

    “去重庆要经过几个封锁区,我回不去。”少妇回答说。

    “哦,原来是这样。”

    冯晨嘟哝了一句,忽然间,他发现,那少妇右手中拿着快金表,在把玩着。

    “这金表是瑞士产的嘛?”冯晨问。

    “我这块表是德国产的。”那少妇偏过头瞅了眼方晓曼,这才回答说。

    “晓曼,快去把办公室的门关上。”

    暗号对上了,可是来的是个女人,冯晨立即吩咐方晓曼,把办公室的门关上,他要好好问问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