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537章 孤独徘徊

正文 第0537章 孤独徘徊

    陈恭澍没有想到,这次计划周密的行动,又以失败告终。

    不过,陈恭澍绝对没想到,这正是冯晨和戴笠秘密设计的掉包计。

    原来,就在戴笠下达行刺汪精卫命令之时,冯晨从日本人那里得到了情报,日本人也准备暗杀汪精卫,从而嫁祸蒋介石,逼迫蒋介石同日本军方妥协。

    冯晨及时把这份情报电告了延安和在香港的戴笠。

    戴笠立即赶回重庆亲自给蒋介石汇报,同时,重庆八路军办事处的主要负责人,在接到情报后,面见蒋介石,陈述了暗杀汪精卫的厉害关系。

    劝说下,蒋介石临时改变了主意,他认为,现在干掉汪精卫,似乎太便宜了他了,他要留下汪精卫,逼着他去当汉奸,让他遗臭万年。

    蒋介石把这一想法,告诉了戴笠,并要他绝对保密。

    于是,戴笠秘密电告在河内的冯晨,安排冯晨在给陈恭澍提供情报时临时掉包。

    许剑和陈默侦察回来后,冯晨就按照戴笠的密命,将曾仲鸣夫妇那间带阳台的卧室说成是汪精卫夫妇的,瞒着陈恭澍等人,导演了一场误杀。

    因为日本政府的冷落,汪精卫正举棋不定,考虑与老蒋讨价还价,准备去欧洲的时候,高朗街的枪声,使他彻底失去了对老蒋的信任。

    特别是曾仲鸣之死,犹如断了汪精卫的一只臂膀,使汪精卫万分悲痛,深感兔死狐悲物伤其类,他写下了《曾仲鸣先生行状》一文,以表达内心之苦楚。

    非但如此,日本所预定参与汪派之和平运动的何应钦、龙云、何健等军政界要人,此时无一人响应。

    甚至被视为汪派的张道藩、彭学沛、甘乃光、王世杰等人也不再赞同汪精卫的主张,一时间,汪精卫集团陷入了孤立无援的境地。

    面对汪精卫的徘徊和孤独,日本政府决定采取行动,派遣参谋本部中国课课长影佐祯昭大佐,代替今井武夫大佐到河内营救汪精卫。

    影佐祯昭在接到命令后,他认为,这种事不能光靠陆军单方面干,还必须加进海军、外务省、兴亚院几方,可能的话还得有民间人士参与。

    影佐祯昭的建议,得到了陆相板垣征四郎的同意。

    随后,日本方面决定,兴亚院事务官矢野征记和海军派遣的须贺彦次郎参加,影佐祯昭又特别推荐了外务省的犬养健与他同行,除此之外,随员中还有军医大铃中佐、宪兵丸山准尉、军曹松尾等人。

    影佐祯昭这一行人,于四月初,乘山下轮船公司的“北光丸”,从三池港出发,四月中旬到达越南海防。

    为了应付海关人员的检查,影佐祯昭脱去了军装,改穿西服,他还告诉犬养健,此行负有特殊的秘密任务,必须隐瞒原来的身份。

    影佐祯昭自己将用日本糖业联合会庶务课长的名义,犬养健则为该会的书记,他们的假身份证明书,已先由糖业联合会会长藤山爱一郎所签署,连两人的姓名也早被更易了。

    犬养健此前对此事一无所知,影佐祯昭向他交待任务后,他一面表示接受,一面为事前没有得到通知而深感气恼,影佐再三向他表示歉意,说是为保守秘密而不得不这样做。

    在影佐一行到达海防前,日本外务省书记官矢野征记早已经到达河内,伊藤芳男也于4月15日到达河内,他们住在河内的日本领事馆内。

    影佐祯昭等人在海防住了一夜,第二天便赶到河内,进入坂本的住宅,这幢楼房虽不华丽,但它的特点是与领事馆前后相连,两宅间往来,不必经过楼外。

    同时,这栋楼房的二楼又各有遥相对称的一个小窗,便于用暗号互通消息。

    影佐祯昭等人一到,石川正雄立即与汪精卫方面取得了联系。

    此时,汪精卫十分狼狈,河内的暗杀事件吓得他心惊肉跳,深感自己四面楚歌,进退两难。

    汪精卫考虑,再呆在河内,恐怕将有生命之忧,走吧,立足点选择在什么地方呢?途中是否再会遭到狙击?

    原来由曾仲鸣与日方建立的一条秘密联络线,现在又断了,汪精卫急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

    被逼无奈,四月上旬,汪精卫再派周隆庠直接与日本驻河内领事馆联系求救。

    影佐到达河内的当天,负责同汪精卫联络的石川正雄,通过暗号电话与周隆庠取得了联系,双方约定于第二天下午一时半,在高朗街二十七号汪精卫的住宅碰头。

    第二天,影佐祯昭、犬养健,以及矢野征记三人化装成旅行家,驱车前往,汪精卫派出周隆庠在途中迎候,将三人按排上预先备好的汽车,直驶汪宅。

    在周隆庠的引导下,影佐祯昭等人拾级登楼,被延请到一间会客室坐候。

    不一会,只见房门呀然而开,汪精卫身穿白色西装,强颜欢笑地走了进来,由周隆庠作了介绍,一番寒暄之后,即转入正题。

    “我奉敝国政府命令,来协助汪先生迁住安全地区,故今天特意前来奉谒。”影佐祯昭微笑着,露出一副十分友好和关怀的样子。

    “承蒙三位远道来访,至为感谢!”汪精卫用一口夹杂有粤音的普通话说道。

    “我也觉得在河内不但有危险,亦且毫无意义,我正在准备如何避离此地,适承贵国政府派各位来此,很感谢对我的关怀。”稍作停顿,汪精卫再次表示感谢。

    “听汪先生的话,重庆方面是否有新的袭击计划?”影佐祯昭问。

    “有的,譬如在几日前,这里邻居的三楼突然被人租去,一些形迹可疑的人,由远处监视我这里。”汪精卫回答说。

    “难道越南当局就这样置之不理吗?”影佐祯昭似乎并不相信汪精卫的话。

    “越南当局虽然对我个人很有好感,但对我的政治行动则采取禁止态度,他们深恐卷入政治漩涡,如果我继续留在河内,将无法与香港及上海的同志取得联络。”汪精卫道出了心中的苦衷。

    “那先生想迁到何处居住呢?”影佐祯昭问道。

    “我经过多方考虑,现在已决定到上海去,另外,作为后补地点的有香港和广东两个地方,不过,香港的英国当局监视甚严,目前在该地的陈公博、林柏生等无法开展活动。”汪精卫回答道。

    “那么广东呢?广东现在在我们大日本军方的控制之下,应该是非常安全的。”影佐祯昭建议说。

    “广东对孙中山先生和我自己来说,都是关系很深的地区,可是现在已在你们日军占领之下,我去广东,有可能会给国民以一种印象,认为我是在你们日本军队保护下才搞的和平运动。”

    汪精卫从内心深处,始终不愿意承认他的和平运动其实就是一种卖国行为,他认为自己也是为中华民国的前途考虑。

    “和以上这些地方相比,上海有租界,行政权还在外国人的手中,而且是世界上出了名的暗杀横行的地方,敢于进入这一危险地区的行动,反而会让全国民众体谅我的爱国运动的诚意。”

    汪精卫苦心孤诣,他力求把自己的活动同“卖国”两字截然分开,当然这也只是一种自我解嘲而已。

    “那先生要离开河内,准备如何与越南当局接洽?”影佐祯昭对汪精卫的话未加任何评论,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口茶,接着问了句。

    “我认为,以不给予越南当局任何刺激为主,我想,越南当局对于我留在此地,必然感到烦虑,如一旦我要离开此地他往,他们断无不予赞同之理。”汪精卫回答说。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