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535章 毒杀失败

正文 第0535章 毒杀失败

    河内,在一家简陋的茶馆内,冯晨同华英豪两人喝着茶,相互通报着自己手中掌握到的情报,交换着意见。

    “华大哥,你说汪兆铭究竟是什么意思?一直滞留在河内,这么长时间还不动身?”按冯晨的想法,汪精卫早就应该动身去上海的。

    “他还在犹豫,是否该跨出这一步,这一步迈出去以后就是千古罪人了,再也回不了头的。”华英豪说。

    “我分析,原因主要是汪精卫的艳电发表以后,情况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对他的打击很大,所以他又变得犹豫了。”冯晨分析着。

    “很对,汪兆铭艳电发表以后,云南的龙云没有响应他,两广军阀也没有回应他,日本首相近卫文磨又下台了,他不犹豫才怪!”华英豪赞同地点了点头。

    “谷正鼎前天再次到达河内,劝汪精卫回头,听说汪精卫有拒绝了,他没答应老蒋让他去欧洲的建议,谷正鼎今天离开了,恐怕这是老蒋给汪精卫的最后机会啊。”

    冯晨认为,在刺杀汪精卫的事情上,蒋介石除了慎重,同样也在犹豫着。

    “恐怕谷正鼎返回重庆后,暗杀令随后就会到达。”华英豪说。

    “华大哥,那你说我是否把手中的这份情报交给陈恭澍他们?”冯晨问。

    “还是给他们吧,行动能否成功是他们的事情,情报你转交给陈恭澍以后,你在戴笠那里也好有个交代。”华英豪回答道。

    “那好,我一会就去国民政府住越南大使馆,把我掌握的情报转交给陈恭澍。”冯晨在河内的这段时间,完全掌握了汪精卫的出入规律和生活习惯。

    当冯晨从香港来到河内时,形势发生了微妙变化。

    日本人把汪精卫晾在了河内。

    但冯晨没有闲着,他通过石川正雄那里,知道了汪精卫很多方面的生活细节,他认为这些细节,对于刺杀汪精卫非常重要,只是看陈恭澍他们会利用吧。

    戴笠虽然派出了大批的特工达到了河内,但这些人迟迟没动手,奇怪的是,前天谷正鼎竟然秘密到达了河内,在高朗街27号会见了汪精卫。

    可是,汪精卫再次拒绝了谷正鼎的劝说。

    冯晨和华英豪分析的很对,这次蒋介石下了决心。

    就在冯晨和华英豪两人会面的当天晚上,戴笠的一封措辞严厉的暗杀令,下达给了在河内的陈恭澍。

    第二天早上,天气晴朗,空气清新,马路两旁的棕榈树,在晨风的吹拂下,轻轻地摇曳着。

    在通往高朗街的马路上,过来一个骑自行车的年轻人,一路哼着小曲,不时回头看看放在车后边货架上的食品盒。

    这条林阴大道,是通往高朗街的一条专用马路,平时行人稀少。

    特别是早晨,刚刚结束夜生活的富人们都还在睡大觉,马路上更是廖无一人,显得特别的寂静。

    这时,迎面走过来两个商贩,一个挑着担子,一个提着竹篓。

    当骑车的年轻人人与两个商贩相遇时,他被突然撞倒,重重地摔在地上。

    就在那骑车的年轻人还没回过神来时,一把闪亮的匕首抵住了他的后腰。

    “不准喊叫,要是乱喊马上杀死你!”

    这两个商贩打扮的人,就是陈恭澍带来的杀手,军统行动组的两名特工人员,一个叫王鲁翘,另一个叫唐英杰。

    骑车的年轻人是每天为汪精卫送蛋糕的“大上海”糕饼店的外送人员。

    原来,汪精卫每天的早点是牛奶、咖啡和蛋糕,来到河内后,开始几天早点时没有蛋糕,他很不习惯。

    曾仲鸣便为汪精卫在离高朗街不远处的“大上海”糕饼店,订做了一回早餐蛋糕。

    大上海糕点店是一个上海人在河内开办的,做点心的师傅和店里的伙计全部都是上海人,他们的蛋糕做得很地道,汪精卫吃了一次,便非常喜欢。

    从那以后,每天早上,糕点店里的外送人员,就为汪精卫送上刚刚出炉,还冒着热气的新鲜蛋糕。

    这个情报,其实冯晨早些天已经侦察到了,直到昨天晚上,他才透露给陈恭澍。

    陈恭澍得到这个情报后,当晚经过实地侦察,决定派出王鲁翘和唐英杰半路劫持送蛋糕人。

    在行动之前,陈恭澍他们弄清楚了订做汪精卫蛋糕的款式,提前在“大上海”订做了一个同样的蛋糕,由余乐醒进行了技术处理,将一剂无色无味的毒药放入到蛋糕内。

    这块经过余乐醒技术处理的蛋糕,立即便成为剧毒品,只要人的舌头轻轻一舔,必死无疑。

    王鲁翘和唐英杰二人将送蛋糕的骑车年轻人掀翻后,唐英杰用匕首抵住年轻人的后腰时,王鲁翘乘机打开食品盒,调换了蛋糕,然后,故意把年轻人上下的口袋翻了一下。

    “两位好汉,我只是蛋糕店的伙计,身上没钱,你们要钱,我,我再送来,请,请你们不要害我。”那年轻人以为两人是遇到打劫的,浑身打颤,结结巴巴地求情说。

    “小子,今天我们留你一条活命,该干什么干什么,不要报案,不要告诉任何人,否则我门杀了你!”

    唐英杰低声威胁着年轻人,并且将闪着寒光的匕首在他眼前晃了晃,这才在他屁股上踢了一脚,将他放了。

    “不敢,不敢。”年轻人从地上扶起自行车,擦了擦满头的汗,跨上车一溜烟朝高朗街27号飞骑而去。

    也该是汪精卫命大。

    这些时日,汪精卫被日本政府冷落在河内,茶饭不思,痛苦异常,今天早上,他起得很晚,起来后头痛欲裂,精神萎靡,他只喝了杯牛奶,就再也不想吃什么了。

    送来的蛋糕一直放在那里,到了晚上,蛋糕不太新鲜了,汪精卫就安排人把它扔进了垃圾箱。

    汪精卫逃过了这一劫。

    投毒失败后,陈恭澍把行动结果电告了在香港的戴笠,戴笠命令陈恭澍,刺汪行动要抓紧,动手地点改在汪的寓所,将汪精卫和陈璧君杀死在床上。

    于是,河内行动小组按照戴笠的布置,紧张地活动起来。

    陈恭澍同冯晨商量以后,派出许剑和陈默两人秘密侦察汪精卫的住处,弄清汪精卫的卧室的具体位置。

    经过两天的化装侦查,许剑和陈默回来后,画了一张汪精卫卧室的草图。

    陈恭澍的行动队,按照许剑他们画出的草图,制订出了一套刺汪方案,方案通过电报报送香港,很快得到了戴笠批准。

    戴笠立即指示应尽快执行。

    一个星期后的午夜,月黑风高。

    高朗街上静悄悄的,警察署巡逻的人马早已熬不住困乏,回警署睡觉去了。

    在高朗街27号汪精卫的住处,卧室外间套房里的灯还亮着,灯下,汪精卫夫妇与曾仲鸣正在商量着投日事宜。

    “近卫内阁集体辞职以后,日本国内的形势不明朗,我们现在困在河内,进退两难,民众不明白我们此时的心境,骂我汪兆铭是汉奸,老蒋又来逼我,要我去国外,如果日本人还不表态,我倒是想接受蒋介石的建议,先去一趟欧洲,观观风向,再作打算。”

    汪精卫一脸忧愁地说道。

    “我也认为,我们不能在河内这棵树上吊死。”曾仲鸣在旁边一边低着头整理着文件资料,一边符合着说。

    “兆铭,日本首相更换,是日本国内矛盾引起的,新首相平沼骐一郎上台后,对华政策虽然有些调整,但只要我们坚定立场,继续与日本人联络交涉,表明我们的态度与诚意,我想日本人还不至于丢下我们不管吧。”

    陈璧君摇了摇头,提出了反对意见。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