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534章 血雨腥风

正文 第0534章 血雨腥风

    被李士群收买和恐吓住的人,究竟是少数,大量的忠贞爱国志士不畏枪弹,不贪银弹,在威逼利诱面前毫不动摇。

    李士群、丁默村、叶吉卿三人进行密商,决定血洗上海新闻界。

    这任务又交给了吴四宝。

    刀首先落在一个游移分子的头上,那就是《大美晚报》主编钱中阳的身上。

    这个钱中阳上次被冯晨他们秘密抓捕以后,在美国人的施压下,第二天便被释放,他现在正犹豫着是否同日本人合作,但绝对不是和76号合作。

    吴四宝派出的行动特务已经跟踪了数天,他们已经摸清英文版《大美晚报》主持钱中阳的行动规律。

    钱中阳曾在国民政府外交部欧洲司当过情报科长,说得一口流利的英语,为人善变,喜欢卖弄自己的小聪明。

    收到76号的恐吓信后,钱中阳一度动摇,他私下里与曾经审问过他的上海兴亚院的南造云子谈判,接受了南造云子的一笔酬金。

    钱中阳已经答应南造云子,立即改变报纸立场,可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又动摇起来,报纸上还是继续刊登抗日的文章。

    南造云子派人来催,钱中阳先是敷衍,接着避而不见。

    这次李士群软硬兼施,先给钱中阳下达了恐吓信,接着又派人送给了他一笔酬金,酬金他接下以后,但仍然没有按照李士群的意思发表文章。

    钱中阳知道,李士群的76号不会轻易放过他,原来喜欢步行上班的他改乘了汽车。他每天自己驾驶着小汽车上、下班,并且又雇了一个保镖。

    为万全之计,钱中阳索性搬到报社去住,这样过了两天倒也相安无事,他也渐渐放松了戒备,人为76号的人拿他没办法。

    第三天天,下午四点多钟,钱中阳不带保镖,一个人驾着汽车外出访友。

    在车子路经跑马厅时,钱中阳忽然想到,好久没有到埃菲尔西餐馆去用餐了,想着,他便下了车子,走进餐馆,找了一个座位坐下,点了几样菜。

    服务生给钱中阳端来了一杯威士忌,他刚刚喝了几口,忽然大门外闯进四个人来,为头的一个正是谢宝庆。

    四个人团团围住钱中阳,各自掏出枪来就是一阵狂射,顷刻间,钱中阳全身被打得像马蜂窝一样,倒在地上,血流如注,立刻命赴黄泉。

    谢宝庆等四个杀手,见钱中阳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他们深怕租界的巡捕追来,慌忙择路逃走。

    慌乱中,跑在最后的一个特务跌了一跤。

    “快来人啊!不要让凶手逃走了!”埃菲尔餐厅里,有一个外国人,出于义愤,立刻站起来把这名凶手紧紧抱住。

    冲在前面的谢宝庆等三个杀手,听到同伙被抓,回过头来,不由分说,又是一阵乱枪,把这名外国人当场打死后扬长而去。

    当法租界的巡捕们闻讯赶来时,只见埃菲尔餐厅里,两具尸体躺在血泊中,凶手早已逃的无影无踪。

    巡捕们知道这是76号特工们干的,只好回去复命。

    钱中阳被杀,李士群觉得这次干得非常干净漂亮,接下来他又把魔爪伸向了另一个新闻媒体,光明通讯社。

    李士群要让上海的媒体机构都怕他,都畏惧76号。

    光明通讯社的社长向华生,为人谨厚,一向胆小,加上他办的通讯社本身没有报纸,所以并没有什么公开的抨击7号的言论。

    然而,向华生毕竟是中国人,爱国之心未泯,私下里难免有时也要骂骂76号这些特务和汉奸们,这些话,终归还是传到李士群的耳朵中。

    所以,李士群就把向华生列为另一个暗杀目标。

    钱中阳被杀的第二天傍晚,向华生从霞飞路叫了一辆黄包车,准备回法租界拉菲德路上的家里去。

    当车子到达拉菲德路口时,76号的杀手们早已埋伏在路旁,见到向华生过来,不由分说,一阵乱枪,向华生当场气绝。

    那个可怜的黄包车夫也被吓得瘫软在地。

    连续一个星期,除了钱中阳和向华生被杀,还有《申报》记者和编辑、大中通信社的记者和编辑,也没李士群列入暗杀名单,但这些人,均因事前有人报信,总算保住了性命。

    比起冯晨他们的温柔手法,76号的做法,让上海新闻界遭受到前所未有的劫难!

    一时间,上海处在血雨腥风之中!

    然而,李士群、叶吉卿意犹未尽,杀性未减。

    李士群、丁默村、叶吉卿、吴四宝进行了一番密商,拟订了一个更大规模的暗杀计划。

    他们准备把魔爪伸向上海的教育界、司法界、金融界。

    上海教育界,除了少数大、中学校的校长,在汪精卫的艳电发出后,表示拥护汪精卫的和平运动外,绝大多数的校长痛斥汪精卫的行为,表示应该抗战到底。

    76号以“拥护汪精卫的和平运动”为名,写了一封恐吓信,送到了上海女大校长吴志骞手里。

    吴志骞拍案而起,痛骂汪精卫投敌叛国,痛骂76号的汉奸走狗们无耻。

    “我吴志骞宁可丢掉脑袋,也不向你们这些嗜血动物低头!”

    另一名女中的校长聂海帆也同样毫无畏惧,她在全校师生大会上义愤填膺地说:“自古至今,靠手枪和炸弹能治天下的,世所未闻。”

    76号的暗杀名单上,首列的就是吴志骞、聂海帆。

    结果,吴志骞被吴四宝派去的暗杀小组枪杀在家中,聂海帆死在了去学校的途中。

    可是,这次在暗杀聂海帆的时候,吴四宝属下的两名特务,被租界里闻讯赶来的巡捕闻当场抓获。

    这两名特务,被扭送到设在公共租界的上海第一特别地方法院,判了死刑。

    同时,76号派出的特务,准备暗杀《申报》的编辑和记者时,也被巡捕抓住,由第一特区法院判了死刑。

    两件案子的复审,都由江苏高等法院第二分庭庭长郁华主持。

    郁华是著名作家郁达夫的长兄,又名曼陀,日本法政大学毕业,上海沦陷后,郁华任江苏高等法院第二分院刑庭庭长。

    郁华性格刚烈,向来嫉恶如仇,他对卖国求荣,甘做汉奸的76号特务们是毫不容情,执法如山。

    一时间,上海人民都关注着这些凶犯究竟是否能得到正义的严惩。

    开庭前夕,郁华每天都会收到数十封恐吓信。

    其中,有一封恐吓信上画了一个图,一边画着黄金加高官,一边画着一个法官倒卧在血泊中。

    图画下面写的是“何去何从,听凭自择”八个字。

    对这些恐吓信信,郁华都嗤之以鼻。

    开庭复审那天,郁华身穿法衣,庄严地坐在审判席上。

    郁华首先环顾了一眼法庭四周,看到旁听席上有许多不三不四的人,个个横眉怒目,他知道这些都是76号派来的打手。

    郁华毫不畏惧,对罪犯进行了严正的审讯。

    在确凿的证据面前,罪犯们无法狡辩。

    接下来,郁华宣读几名罪犯的罪状毕,准备开始宣判。

    正在这时,旁听席上的人群忽然骚动起来,有的人站在椅子上嚎叫着审判不公,有的推翻了旁听席上的椅子,还有的捋起袖子,挥舞着拳头。

    显然,76号的特务们妄图阻挠郁华的判决。

    此时,只见郁华威严地扫视了一眼吵闹着的特务们,拿起法锤重重敲击了几下,以洪亮的声音大声宣判道:“本庭维持原判!”

    停顿了一下,郁华以更大的声音喊道:“死刑,立即执行!”

    法庭上一片掌声,人们无不敬仰这位公正的法官。

    可是,第二天,郁华就被76号的特工杀死在威海卫路智仁勇女中附近。

    郁华被杀的消息,是华英豪告诉冯晨的。

    此时,冯晨已经在越南河内逗留了将近一个月。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