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525章 原来这样

正文 第0525章 原来这样

    冯晨因为不胜酒力,昏昏沉沉地睡了一下午。

    醒来的时候,发现许剑和陈默没有在房间内,冯晨掏出怀表看了看,已经是下午六点多钟,麻利地穿上衣服起床,打开房门,一股冷风吹进,冯晨打了冷颤。

    外面,天已经黑下来,过道里静悄悄的,只有昏暗的灯光一明一暗的抖动着。

    冯晨正准备下二楼看看,许剑和陈默从楼下上来了。

    “组长,醒了?”许剑问。

    “刚刚醒。”冯晨回答说。

    “走,回房间收拾下,下楼吃饭去。”许剑给冯晨使了个颜色。

    三人回到房间里,坐下,冯晨问道:“你们两人下午做什么去了?我怎么睡了这么长时间?”

    “我们两人下午一直在船上闲逛着观察,发现这艘船上只有三名英国保安,乘客身份都很复杂,晚上我们一定要警醒。”许剑说道。

    “那三个日本人和那名被跟踪的女士了?下午是什么情况?”冯晨问。

    “下午一直没见到这几个人。”许剑回答说。

    “走吧,吃饭去。”冯晨虽然睡了一下午,这会也感觉肚子有点饿了。

    三人来到餐厅,随便点了几个菜,没有点酒,才上来以后,三人便开始吃饭。

    吃饭用的时间非常短,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饭后当三人回到三楼的房间时,都大吃了一惊,冯晨放在房间内的旅行箱不见了。

    “怎么回事?”冯晨吃惊地问道。

    “有人进房间了。”许剑看了看被翻腾过的房间说道。

    “组长,旅行箱里又重要东西没?”陈默问。

    “没,就是几件换洗衣服。”冯晨回答说。

    这次去香港,除了冯晨带着个行李箱之外,许剑和陈默两人什么都没带,完全就是一副随从的样子。

    “怎么办?”许剑问。

    “是不是找客轮上的保安报案?”陈默接着问了句。

    “不必,咱们还是以静制动好,以不变应万变。”冯晨想了想说。

    “会不会就是楼下这三人?”许剑指了指脚下。

    “呵呵,也有可能是被跟踪的那女士。”冯晨笑了笑。

    “她啥意思?”陈默问。

    “估计就是想让我们帮她收拾跟踪她的那三个人,或者,她有意让那三个人误认为,我们同她是一伙的。”冯晨分析说。

    “组长,我们不能这样干等着,不报案我们也应该想个办法呀。”许剑显得有些焦急。

    “不急,等后半夜再说,咱们先睡觉。”

    冯晨心中决定了,准备后半夜的时候,把那三名日本特工控制起来,好好审问审问,看看他们到底是做什么的。

    许剑和陈默不再过问,大家开始洗漱睡觉。

    刚刚在床上躺下不久,许剑和陈默翻来覆去无法入睡。

    “组长,你在房间里,我和陈默两人,到门外隐藏着,我分析楼下的三人晚上恐怕也有行动。”许剑干脆从床上坐了起来。

    “也行,你们注意点。”冯晨同意了许剑的请求。

    许剑和陈默两人,麻利地穿上衣服,出了房间。

    两人离开后,冯晨躺在床上只是闭目养神,也没有入睡,其实,这次到香港的途中,冯晨真的不想惹事,怕误了大事。

    大概到了午夜的时候,外面一阵响动,接着房门打开了,许剑和陈默把一个人推进了房间内。

    冯晨立即从床上起来,借着房间内昏暗的灯光,冯晨发现被许剑和陈默推进来的人,是楼下那三名日本人之一。

    “少爷,这个人刚才在我们房间门外,鬼鬼祟祟的,我们怀疑他是小偷。”许剑给了那人一脚,那人被踹倒了地上。

    “你是什么人?”冯晨问道。

    “大日本武士。”那人翻着眼睛看了眼冯晨,用日语回答道。

    “大日本武士?浪人?”冯晨同样用流利的日语问道。

    那日本人点了点头。

    “你在跟踪我们?”冯晨问。

    “……”那日本浪人仍然闭口不答。

    “谁指使你们的?”冯晨接着问道。

    “……”那日本浪人还是不开口。

    “好,你不说话,那我告诉你,我是大日本上海兴亚院大东亚研究所的所长,你要如实回答我的问题,否则,下船后,我会将你们三人交给大日本驻香港领事馆的中村丰一长官,让中村长官,按照大日本的条律好好审讯你们。”

    冯晨把身上上海兴亚院的证件掏出来,甩给了坐在地上的那位浪人让他看,平淡的语气中带着些威胁。

    那人捡起证件看了看,又抬起头望了望冯晨。

    “是上海兴亚院的南造云子小姐,让我们三人随船跟踪你们的。”那浪人突然开口说道。

    “南造云子?”冯晨吃惊不小,原来这三人果然是跟踪自己的。

    “那你们跟踪的那位女士是怎么回事?”冯晨问道。

    “那是一名共党,在上海我们已经跟踪她几天了,当时南造云子小姐答应,我们三人要是抓到那女人,赏我们每人一根金条,没想到我们跟踪丢了,这次登上轮船跟踪你们三人时,我们发现她也在船上,所以想偷偷把她绑架了。”

    那浪人道出了原委。

    “原来是这样,许剑,你带着这个人,拿着我的证件,到楼下把另外两个人喊上来,我要给他们训话。”冯晨端出了上海兴亚院的身份。

    许剑把地上的那名浪人拉了起来,押着他出去了。

    “组长,看来南造云子一直在暗中调查你。”陈默说。

    “呵呵,早预料到了。”冯晨微微笑了笑。

    “这个女人在你身边,早晚会出事的,怎么办?找个机会干掉她!”陈默咬牙切齿地说道。

    “不急,等咱们从香港返回上海以后再说。”冯晨认为,只要危机不到自己的安全,没必要对南造云子下杀手。

    两人正聊着,许剑拎着冯晨的旅行箱,带着楼下的三名日本浪人回来了。

    “都坐下吧。”冯晨指了指靠着门口的那张陈默睡着的床铺。

    狭小的房间内,突然多了三个人,显得更加的狭小。

    “你们三个都叫什么?”冯晨扫了眼在床上坐下的三个人,用一口流利的日语问道。

    “长官,我叫小林竹叶,他叫松下勇夫,那位叫水野三浪。”最先的那位日本浪人用手指了指另外两位介绍着。

    “我的旅行箱怎么在你们哪儿?”冯晨问。

    “长官,这个我们也不太清楚,晚上吃饭的时候,我们三人出去了,结果返回包间的时候,就发现这个旅行箱出现在我们的包厢内。”小林竹叶回答道。

    “我就信你们一次。”

    冯晨心里想,小林竹叶说的八成是真的,自己的行李箱很可能是那名女人放进小林他们房间的,目的还是嫁祸,还是无中生有。

    冯晨问话的时候,许剑和陈默站在门口,一左一右守着房门,免得有人在外面偷听。

    “小林君,我在问你们,南造云子请你们三个人暗中跟踪我,有其他人知道吗?你们是不是长期在为南造云子服务的?”冯晨接着问道。

    “她让我们跟踪你们,包括跟踪那个女人,其他人都不清楚,我们三人也不是长期未南造云子服务的,她有事情的时候,找我们,每次付每次的费用。”小林竹叶回答说。

    “那你们三人是怎么认识南造云子的?”冯晨继续问着。

    “前年,南京将要沦陷时,南造云子从监狱里逃出来,刚好遇到我们三人,她让我们三人护送她到上海,结果就认识了。”

    小林竹叶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不住地用狡黠的眼神,偷偷观察着冯晨。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