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524章 无中生有

正文 第0524章 无中生有

    正在冯晨思考着的时候,许剑回来了。

    “组长,那三个人确实是日本人,他们似乎是在跟踪一位女士,这位女士住在三楼最边上那个房间中。”

    “跟踪一位女士?”冯晨问。

    “是的,那位女士似乎也发觉了有人跟踪她,我让陈默现在先在外边盯着。”许剑回答道。

    “看来船上情况有些复杂。”冯晨说。

    “组长,我感觉那位女士也不简单,不像一般人。”

    “把他们双方都盯紧点,只要他们不是冲我们来的,就不要多管闲事。”冯晨吩咐道。

    “行,那我再出去溜达一圈。”许剑汇报完情况,转身又出了包厢。

    冯晨从随身行李中,拿出一本《三十六计》,靠在房间的床上,开始翻看起来。

    第三十七计无中生有,有则示其无,无则是其有,无中生有之计蕴含深刻的哲理,其本意是指发现人们没有注意到的事物或者现象,并不带有褒贬色彩。

    用假想欺骗敌人,但并不是完全弄虚作假,而是要巧妙地由假变真,由虚变实,以各种假想掩盖真象,造成敌人的错觉,出其不意地打击敌人。

    此计的关键在于真假要有变化,虚实必须结合,一假到底,易被敌人发觉,难以制敌,先假后真,先虚后实,无中必须生有。

    指挥者必须抓住敌人已被迷惑的有利时机,迅速地以真、以实、以有,也就是以出奇制胜的速度,攻击敌方,等敌人头脑还来不及清醒时,即被击溃。

    无中生有,这个无,指的是假,是虚,这个有,指的是真,是实。

    无中生有,就是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真中有假,假中有真。虚实互变,扰乱敌人,使敌方造成判断失误,行动失误。

    冯晨一边看着,一边琢磨着,竟然迷迷糊糊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突然几声轻轻的敲门声,惊醒了冯晨。

    冯晨警觉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朝着门口望去,门依然再关着,仔细听了听,发现外面并没有什么异常动静。

    可是,在冯晨收回目光的时候,发现门缝下面有封信在那里。

    冯晨立即从床上起来,走过去把信捡了起来,迅速打开包间门,外面什么也没有,朝着走廊里看了看,轮船的栏杆上有几名旅客趴在那里看着大海,并没有什么异样。

    冯晨只有转身回到床边坐下,从信封里抽出信件,开始看了起来。

    “船上有三名日本特高课特工,已经注意到到你们。”

    信上的字很娟秀,像是女人的手笔,可是内容就这么一句话,也没有落款。

    什么意思?

    难道之前被跟踪的那女人是自己人?

    不可能,没听说军统上海区谁随船去上海,难道她是中统的人?

    或者,真是自己人?

    冯晨纳闷着,再次把信上的这句话仔细看了一遍,分析着这句话的意思。

    送信人知道自己的身份?

    更不可能。

    忽然间冯晨明白了,送信人可能是身单力薄,故意送这封信给自己,说日本特务盯上自己了,让自己三人去对付盯上她的人,然后她才好金蝉脱壳。

    想到这里,冯晨微微笑了笑,看来被跟踪的那女人确实很聪明,竟然用这样的办法,来想着自己的脱身之计。

    她这明显是挑拨离间。

    冯晨正想着的时候,许剑和陈默回来了。

    “组长,那三人在二楼住着,就我们楼下。”许剑指了指下面。

    “啊!那我们谈话,他们在楼下能听见吗?”冯晨眼睛瞅了瞅脚下的地板。

    “说话不一定他们能听清楚,恐怕我们进出房间,他们很清楚。”陈默说。

    “这三个人底细弄清楚了没?”冯晨问。

    “没有,不过现在可以断言,他们是日本人,就是在跟踪顶头房间住着的那位女士。”许剑回答说。

    “这个你们看看。”冯晨把手中的那封信递给了许剑。

    许剑接过看了看,有递给了陈默。

    “这封信从哪儿来的?”许剑问。

    “刚才我看书时,靠着床睡着了,听到有轻轻的敲门声,起来看看过道里没发现人,倒是发现了这封信。”冯晨说。

    “看样子是那名被跟踪的女士写的。”陈默看完信说道。

    “我也是这样想的,你们发现那女士有同伴没有?”冯晨问。

    “没有,好像就她一个人。”许剑说。

    “看来这位女士写这封信的意思,就是想让咱们帮帮她,或者说,她是想挑拨咱们同那三名日本特务之间发生冲突,然后她好脱身。”冯晨把自己的分析说了出来。

    “那我们怎么办?”陈默问。

    “先观察吧,没弄清楚那个女人身份前,咱们不要妄动。”冯晨害怕这是一个陷阱,一个南造云子给自己设下的陷阱。

    看看时间已经中午,三人简单收拾了一下,来到客轮的二楼餐厅吃中午饭。

    三人刚刚在一个餐桌跟前坐下,发现那三名日本特工也过来了,在冯晨他们不远处的一张桌子跟前坐下。

    “中午喝点酒吗?”冯晨在许剑和陈默的脸上看了看问道。

    “还是喝一杯吧,下午睡觉。”许剑回答说。

    “那好,我们三个人来个一斤白酒。”冯晨点了点头,朝着服务生招了招手。

    服务生过来,冯晨随便点了几个菜,又要了一瓶高粱酒。

    “组长,发现没,那三个人不时朝着我们这边看。”许剑低声说道。

    “别理他们,只当什么事情没有。”冯晨知道,那三个人坐下后,一直在观察着自己三个人。

    冯晨想,也许那三个人发现了那位女士朝着自己的房间里塞信,怀疑自己和那女人是一伙的。

    想到这里,冯晨更加觉得那名女士确实不简单,这不就是无中生有吗?

    很快菜和酒上来了,三人旁若无人地吃喝起来。

    刚刚一杯酒下肚,冯晨发现被跟踪的那名女士,换了身紫色旗袍,从三楼走了下来,朝着餐厅这里走来。

    冯晨下意识地朝着那女人望去,两人目光刚好相碰,他发现女人很优雅地微笑了一下,目光中透着意思狡黠。

    “你们两个说说,这个女人究竟是做什么的?”冯晨端起杯子,轻声问了句。

    “看不出来,看样子不像咱们军统的人。”陈默回答说。

    “会不会是延安那边的?”许剑同冯晨碰了碰杯子,小声说道。

    一道闪电在冯晨的脑海中划过,自己之前怎么没有想到?

    也许这女人真的是延安方面的。

    也许这女人真的认识自己,去香港的行程自己告诉过安志达,难道说这位女士是安志达派的人?

    安志达为什么不给自己说?

    一愣神间,那位女士很优雅地走到冯晨他们旁边的一张空桌子跟前,坐了下来。

    因为那女人坐的位置,同冯晨他们三人的距离很近,所以三人不好再把话题进行下去了。

    “苏少爷,咱们这次到香港去,打算住多久?”许剑有意高声问道。

    “生意谈好以后,我带你们两人,好好在香港玩上几天咱们再回上海。”冯晨回答说。

    三人开始胡扯着,很快把一瓶白酒干了。

    结账的时候,冯晨特意把那位女士的账也给结了,他想观察一下那位女士知道账被结以后会是什么反应。

    反正,这艘客轮要在海上航行一天多,就当打发无聊的时光吧。

    结完账,冯晨带着许剑和陈默,回到了三楼自己的包厢。

    “组长,你说一会那女士会不会过来感谢我们把她的饭钱给结了?”许剑问道。

    “呵呵,我分析,不会。”冯晨笑了笑。

    “为什么?”陈默问。

    “睡觉,到香港你们就知道了。”冯晨合衣躺到了床上。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