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520章 发表艳电

正文 第0520章 发表艳电

    在北四川路上的平冈公馆内,经过几天来对那些被抓记者和编辑们的审讯,通过威逼利诱,有一部分编辑和记者,答应为日本人服务,也有一部分人答应报刊杂志立即转向,发表亲日媚日方面的文章。

    王妮娜投靠日本人后,她又供出了几处军统的地下潜伏组织,这让平冈龙一感到非常的满意,直接把王妮娜安排在兴亚院下属的编译局,任副经理。

    编译局主要是把日本的一些名著和作品翻译成中文,把中国的名著和作品翻译成日文,其实说白了,编译局充当了文化间谍机构的角色。

    接下来,方晓勇以肖勇的身份,也假装投靠了日本人,在冯晨的请求下,他被安排在大东亚文化研究所。

    秘密查抄租界内抗日地下报刊杂志这件事情,算是告一段落,此后一段时间,上海租界内的报刊杂志,几乎只有一个声音,那就是为日本人歌功颂德,倡导中日和平共荣。

    这种局面的出现,就连大特务头子土肥原贤二也连连赞赏,不得不佩服冯晨的能力。

    其实他哪里知道,这是冯晨同戴笠上演的一出好戏!

    冯晨在上海兴亚院里的地位随之提高,他得到了日本高层的认可,从此真正走上了与魔鬼打交道的泥泞道路。

    冯晨行走在刀尖上的日子开始了!

    随着1939年元旦的临近,国民党内部主战派和主和派的争斗也达到了白热化,蒋介石派往河内,劝说汪精卫的人都无功而返。

    29日一大早,《南华日报》首先在头版以头条新闻的形式,用通栏标题,刊登了汪精卫回应日本首相近卫文磨的电报。

    因29日这天的电报韵目代日为“艳”字,所以这封电报也称艳电。

    汪精卫的这封电报,是由林柏生代为发表,致蒋介石的电报式声明,表示其支持对日妥协的政策:

    重庆中央党部,蒋总裁,暨中央执监委员诸同志均鉴:

    今年4月,临时全国代表大会宣言,说明此次抗战之原因,曰:“自塘沽协定以来,吾人所以忍辱负重与倭国周旋,无非欲停止军事行动,采用和平方法,先谋北方各省之保全,再进而谋东北四省问题之合理解决,在政治上以保持主权及行政之完整为最低限度,在经济上以互惠平等为合作原则。”

    自去岁7月芦沟桥事变突发,中国认为此种希望不能实现,始迫而出于抗战。

    顷读倭国政府本月22日关于调整中日邦交根本方针的阐明:

    第一点,为善邻友好。

    并郑重声明倭国对于中国无领土之要求,无赔偿军费之要求,倭国不但尊重中国之主权,且将仿明治维新前例,以允许内地营业之自由为条件,交还租界,废除治外法权,俾中国能完成其独立。

    倭国政府既有此郑重声明,则吾人依于和平方法,不但北方各省可以保全,即抗战以来沦陷各地亦可收复,而主权及行政之独立完整,亦得以保持,如此,则吾人遵照宣言谋东北四省问题之合理解决,实为应有之决心与步骤。

    第二点,为共同防共。

    前此数年,倭国政府屡曾提议,吾人顾虑以此之故,干涉及吾国之军事及内政。

    今倭国政府既已阐明,当以日、德、意防共协定之精神,缔结中日防共协定,则此种顾虑,可以消除。

    防共目的在防止共产国际之扰乱与阴谋,对苏邦交不生影响。

    中国**人既声明愿为三民主义之实现而奋斗,则应即彻底抛弃其组织及宣传,并取消其边区政府及军队之特殊组织,完全遵守中华民国之法律制度。

    三民主义为中华民国之最高原则,一切违背此最高原则之组织与宣传,吾人必自动的积极的加以制裁,以尽其维护中华民国之责任。

    第三点,为经济提携。

    此亦数年以来,倭国政府屡曾提议者,吾人以政治纠纷尚未解决,则经济提携无从说起。

    今者倭国政府既已郑重阐明尊重中国之主权及行政之独立完整,并阐明非欲在中国实行经济上之独占,亦非欲要求中国限制第三国之利益,惟欲按照中日平等之原则,以谋经济提携之实现,则对此主张应在原则上予以赞同,并应本此原则,以商订各种具体方案。

    以上三点,兆铭经熟虑之后,以为国民政府应即以此为根据,与倭国政府交换诚意,以期恢复和平。

    倭国政府11月3日之声明,已改变1月16日声明之态度,如国民政府根据以上三点,为和平之谈判,则交涉之途径已开。

    中国抗战之目的,在求国家之生存独立,抗战年余,创巨痛深,倘犹能以合于正义之和平而结束战事,则国家之生存独立可保,即抗战之目的已达。

    以上三点,为和平之原则,至其条例,不可不悉心商榷,求其适当。

    其尤要者,倭**队全部由中国撤去,必须普遍而迅速,所谓在防共协定期间内,在特定地点允许驻兵,至多以内蒙附近之地点为限,此为中国主权及行政之独立完整所关,必须如此,中国始能努力于战后之休养,努力于现代国家之建设。

    中日两国壤地相接,善邻友好有其自然与必要,历年以来,所以背道而驰,不可不深求其故,而各自明了其责任。

    今后中国固应以善邻友好为教育方针,倭国尤应令其国民放弃其侵华侮华之传统思想,而在教育上确立亲华之方针,以奠定两国永久和平之基础,此为吾人对于东亚幸福应有之努力。

    同时,吾人对于太平之安宁秩序及世界之和平保障,亦必须与关系各国一致努力,以维持增进其友谊及共同利益也。

    谨引提议,伏祈采纳!

    汪兆铭,艳。

    艳电发表后,汪精卫出逃河内的消息,很快传遍全国,引起了全国民众的一片声讨。

    **中央指出,国民党主战派与主和派开始分裂,汪精卫的骨头是最软的,在他身上充满了奴颜和媚骨,没有丝毫的民族气节,号召全国人民开展讨汪运动。

    在香港的国民党元老何香凝发表文章,谴责汪精卫认敌为友,连做人的最起码良心都已丧失。

    同时,也有不少人认为,汪精卫出逃,是蒋汪联手导演的一出双簧戏,他们一个人唱白脸,一个人唱红脸,一个主战,一个主和,其实质,都是与日本人套近乎拉关系,只不过是一个在明处,一个在暗处。

    为此,老蒋的嘴都气歪了,大骂道:“娘希匹,汪精卫当汉奸,我跟着背黑锅,这一次,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他!”

    可是,怎样才能处理好这突如其来的事件呢?

    蒋介石绞尽脑汁,终于想出了个好计策,我要先给汪精卫以严厉警告,然后给他一个台阶,让他体面下来。

    如果汪精卫能够这样,那就再好不过,要是他一意孤行,那就莫怪我不客气。

    想到这里,老蒋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

    他已准备了对付汪精卫的两套方案。

    1939年的元旦终于到了,山城重庆没有一丝喜庆的气氛。

    就在元旦上午,国民党召开临时中常会,蒋介石、林森、张继、吴稚晖等国民党中常委出席了会议。

    会议一致通过决议:“将汪精卫永远开除出国民党,撤销汪的本兼各职。”

    就在国民党开除汪精卫没多久,蒋介石派陈布雷和外交部长王宠惠再次前往河内,找到汪精卫。

    陈布雷和王宠惠带去了蒋介石的口信,只要汪精卫断绝与日本人的联系,一切都好商量,可以暂时先到国外休息一段时间,将来复职没有问题。

    这一些,遭到了汪精卫的拒绝。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