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509章 计划出逃

正文 第0509章 计划出逃

    在此后的几天内,梅思平、高宗武同日本代表影佐帧昭、今井武夫等人,继续在上海虹口公园附近的“重光堂”举行了多次谈判。

    后续的谈判,土肥原贤二和平冈龙一均未到场,冯晨自然也没理由参加。

    双方经过8天的讨价还价,最后达成了所谓的《日华协议记录》,也叫“重光堂协议”,协议内容为:

    (一)缔结华日防共协定,内蒙为特殊“防共”地区,日本可以在“防共区”驻兵。

    (二)承认或默认满洲国。

    (三)日本废除在中国的治外法权,归还日本的在华租界。

    (四)华日经济提携,在开发利用华北资源方面,为日本提供特殊方便。

    (五)补偿因事变而造成的在华日本侨民所受的损失,日本不要求赔偿战费。

    (六)恢复和平后,日军在两年以内撤军。

    由于《日华协议记录》在土肥原的重光堂签字,所以《日华协议记录》包括的三个文件统称《重光堂协议》。

    而这次会谈,又称“重光堂会谈”。

    细看《日华协议记录》,可以发现,它其实没有什么新鲜的内容,不过是重复了日本首相广田弘毅的“和平条件“而已。

    高宗武和梅思平在“重光堂会谈”中,同影佐祯昭和今井武夫,所达成的另外一项秘密协议记录,是有关汪精卫出逃的。

    这项协议中,详细计划了,汪精卫宣布下野,脱离蒋介石,然后联合云南、四川及广东将领,在蒋介石势力以外的地方,另立“国民政府”,并以此取代重庆国民政府,而与日本实现“和平”。

    为此,双方还拟定了汪精卫今后的行动计划。

    计划中包括,汪精卫如何逃跑,如何在境外发表声明,及日方如何配合,及以日本政府名义发表首相声明响应等等。

    会谈结束后,梅思平把《重光堂协议》抄在丝绸上,缝在西装马甲里,在日本人的秘密护送下,带回重庆向汪精卫交差。

    高宗武和梅四平离开上海的当天,冯晨通过平冈龙一那里,知道了协议中汪精卫出逃的计划,他立即赶回幸福弄堂23号,给安志达做了汇报。

    “志达同志,汪精卫确实准备出逃,怎么办?”冯晨问。

    “我们只能把汪精卫出逃计划的大致内容,先电告延安,你同时要把这个计划也电告重庆军统局总部。”安志达回答说。

    “协议内容我没看到,这个是绝密,我们只能把知道的情况,如实给上级汇报。”冯晨知道的内容,也只是平冈龙一的口述。

    “我考虑着,协议的内容,高宗武和梅思平一定带在身上,你把电报发给军统局总部以后,戴笠一定会想办法,在重庆截获这份协议。”安志达分析说。

    “不一定,现在蒋介石在湖南长沙部署阻击日军,不在重庆,汪精卫又是国民党的副总裁,只要他没公开发表声明投敌,戴笠也不敢明目张胆地和汪精卫作对呀!”

    冯晨很清楚,在汪精卫周围,有一大批手握实权的人物,这些人只要蒋介石不在,一般人还真拿他们没办法。

    “我们把我们自己的事情做好吧,戴笠如何应对,那是戴笠的事情。”安志达觉得冯晨分析的非常有道理。

    “嗯,现在只能这样办了。”冯晨点了点头。

    “大东亚文化研究所什么时间正式挂牌?”安志达问道。

    “就这两天,一切都准备就绪了,具体时间平冈龙一还没定。”冯晨回答说。

    “平冈龙一是不是在等着汪精卫发表声明,或者说,平冈龙一在选择一个合适的时间段内,再对外宣布?”安志达很善于联想。

    “这种可能性很大,平冈龙一有个打算,大东亚文化研究所挂牌以后,首先第一项工作就是铲除租界内的反日、排日报刊杂志。”冯晨说道。

    “你要借此机会,取得平冈龙一的进一步信任,这份名单你先拿着,这几家杂志社,最近我先让他们连篇累牍地揭露日军暴行,在你行动前,我通知人员撤退,你去捣毁设备。”安志达从身上掏出一份名单,递给了冯晨。

    “志达同志,我看还是算了吧,如果这样做的话,我们地下组织的财产损失也不是个小数目。”冯晨看了看名单说。

    “为了你能够深度伪装下去,这点损失值得,再说了,事后,你也可以想办法,帮组织上再弄一些设备补回来。”

    “那好吧,我准备大东亚文化研究所挂牌的第二天,来次大的行动,把租界内的军统和中统所办的报刊杂志,包括咱们这三家地下杂志社,全部捣毁。”

    “你不提前给王天木透个气?”安志达有点担忧。

    “不必要,行动前,我直接给重庆的戴笠汇报,把名单同时发给戴笠,他想保哪家就保哪家,他不表态,我全部查抄。”冯晨回答说。

    冯晨觉得,要是给王天木透气,恐怕行动就不会收到预期的效果。

    ……

    一个星期后,梅思平终于秘密回到了重庆。

    戴笠接到冯晨的电报后,在重庆的大小车站、码头,交通要道,都安排了特工人员,密切注意着高宗武和梅思平两人的行踪。

    可是,高宗武根本就没回重庆,狡猾的梅思平巧妙地躲过了戴笠的人,见到了汪精卫。

    汪精卫看到梅思平带回来的协议后,紧急召集低调俱乐部里的一伙骨干们,在一起认真讨论研究起来。

    陈公博仔细看了“重光堂协议”后徒然变色说:“汪先生,这份协议书是哪儿来的?蒋委员长他知道吗?”

    “委员长暂时不知。”周佛海替汪精卫回答说。

    “委员长不出来议和,我准备来议和,不然,焦土抗战,死且不知!”汪精卫接过周佛海的话说道。

    “汪先生,依公博之见,先生这样做恐怕是难为人理解的,还可能出大乱子。”陈公博听后不安地说道。

    “公博,你我相处二十年,患难与共,我这次到外面去,和以前一样,非常希望能够得到你的理解和支持。

    有路可走,我汪兆铭是不会离开重庆的,可现在只能离开重庆才能去谈和,我在重庆谈和,人家定会误以为是政府主张,这是于政府不利的。

    我离开重庆,那些人如果仍执迷不悟,那我就只能撇开他们另组班子了,我与佛海一批人的良苦用心,将来是会得到国人理解的。”

    汪精卫耐心地劝说着陈公博。

    “公博,历史的评价问题,牵涉到战局如何发展问题,很复杂,不是我们今天所能定得下来的,成事在天,谋事在人,要谋事总要付出代价和牺牲的。”周佛海也劝着陈公博。

    “你们都统一意见了,我还有什么可说的?不过,我总觉得这事还欠考虑,背着政府去和敌方谈和,无论结果怎样,总还有个立场问题。

    更何况,这里面还牵涉到要组织另一个政府问题,而日本方面是否有此诚意?此事须得慎重,最好放弃。”

    陈公博仍然坚持着自己的观点,不过,最后他表态说:“汪先生走到哪里,公博会跟到哪里,我不想留在四川,眼看着众人在我面前骂汪先生,我更不愿被别人看成是汪先生留在政府里的密探。”

    就这样,经过反复讨论争吵后,低调俱乐部的这帮人,最终接受了这个协议。

    于是,汪精卫、陈璧君夫妇,按照秘密协议记录中的方案,开始实施汪派要员分散出逃的计划:

    12月5日,周佛海以视察宣传为名先去昆明,陶希圣以讲学为名尾随而至。

    汪精卫夫妇,托词,12月8日,去昆明、成都演讲,离开重庆。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