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492章 密杀命令

正文 第0492章 密杀命令

    就在英法美租界方对日本人妥协,出台相应政策应对时,在8月13日,军统局总部下达命令,又策划进行了一次上海大暴动。

    这是老蒋以行动,在向英法美这些国家抗议,也是再次向日本人示威!

    这一次,冯晨、赵理君、万墨林详细总结了七七暴动时的经验教训,把行动地区更多地选在了日本人控制着的虹口、杨浦等地区。

    第一组仍然由赵理君负责,爆炸沪西愚园路日本巡捕房宿舍,澳门路米择洋行,劳勃生路日华纱厂,戈登路日本内外棉厂,使日方造成了很大损失。

    第二组由陈默负责,分三路进行。

    第一路在13日夜里,由陈默亲自带人,乘船自苏州河潜入虹口,由广东会馆登陆,冲过麦根路,沿保定路奔向虹口的日本哨兵,用驳壳枪射击和投掷手榴弹,冲过警戒线,击毙日本哨兵两名。

    当日军铁甲车队闻讯赶到时,双方展开了激战,行动队员牺牲了二人。

    第二路也在13日夜间潜入杨树浦,分别在汇山码头共盛公司堆栈、眉州路消毒厂、棉花堆栈等处纵火,并击毙日本哨兵数名。

    这一路,又在华盛路和杨树路口击毙日军哨兵三名,割断电话线,同时袭击了华德路跑马场的日军骑兵队。

    第三路同样在13日的夜间,由黄浦江泅渡到十六铺上岸,潜入南市。

    这一路,在亲贤里对面日军军营纵火,又袭击日军南桥司令部,击毙哨兵两名,其余人员未遇见日军,散发了一阵传单后撤退。

    第三路由许剑负责,在南市一带活动,分别在汉奸住宅和火神庙日军养马场等地纵火,又在老西门等地投掷炸弹,在江阴街等处悬挂中华民国国旗。

    第四路由阮清源负责,派两个中队,袭击了虹桥机场,从13日夜里开始,与日军及伪警察部队激战,打死日军8名,伪警察13名,占领了虹桥机场,悬挂中华民国国旗,焚烧滑梯机库等,安全撤退。

    戴笠指示军统所采取的上海大暴动,固然达到了他所期望的打击敌人,振奋民心的作用,但是由此带来的副作用也很明显。

    那就是,在日本当局的压力之下,租界当局,尤其是公共租界工部局,更多地屈从了日本人的要求,给此后在租界内进行的抗日活动带来了更大的困难。

    同时,日本人也加紧了筹建特务机关的步伐。

    两次暴动,给日本人沉重的打击,土肥原贤二接连到福克森路上的唐公馆去,动员唐绍仪出山,为日本人做事。

    自从唐绍仪答应冯晨,会尽快到香港去,可是眼看着八月底了,唐绍仪迟迟没有行动,戴笠接连发电报催了几次。

    戴笠在给冯晨的电报中,一次比一次严厉,严令唐绍仪必须在9月份前,要么去香港居住,要么去重庆,不能在上海租界逗留。

    冯晨期间由拜访了唐绍仪几次,每次唐绍仪当面的回答都是,准备好以后,立即出发去香港。

    可就是吃吃没有行动!

    冯晨感觉到了里面的猫腻,只有得把情况详细发电报,报告给了重庆的戴笠。

    戴笠接到电报后,一直没有回复,也不在催问这件事情了。

    可是,到了九月中旬,就在冯晨几乎忘记这件事情的时候,突然接到戴笠亲自签发的一份密杀令。

    “海蛇,经蜜查,唐绍仪已经暗中与日方勾结,特命令你组,全力协同赵理君的直属特务大队,务必在十月份之前,除掉唐绍仪。”

    电报落款仍然是“戴雨农”三个字。

    坐在办公桌跟前的冯晨,仔细看了几遍这份密杀令,感到甚是纳闷不解。

    “晓曼,是我们情报组一直在监视着唐绍仪,现在并没有证据证明他已经落水当汉奸啊,可戴长官这命令上……”冯晨朝着坐在沙发上的方晓曼晃了晃手中电报,欲言又止。

    “可能赵理君暗中也在查唐绍仪,也许他们手中掌握了确凿的证据。”方晓曼分析说。

    “不可能。”冯晨摇了摇头。

    “那怎么办?”方晓曼问道。

    “你去把负责保护唐公馆的巡捕头目孙周正找来,我们先问问具体情况,看看最近一段时间,都是哪些人进出唐公馆,唐绍仪最近都在忙些什么。”冯晨考虑着,先了解了解详细情况再说。

    方晓曼答应了一声,出去找孙周正去了。

    冯晨独自坐在办公室里,再次拿起了电令签发的这份电报看了看,仔细琢磨着,戴笠在电报中,只是提到唐绍仪暗同日本人暗中勾结,并没说唐绍仪是汉奸啊!

    看来是老蒋对唐绍仪一直滞留上海,不听劝告去重庆或香港,有着很大的意见。

    唐绍仪虽然已经退出政坛多年,但他毕竟是国民党元老,如果果=他真的落水当汉奸了,岂不坏了国民党政府的名声?

    对!

    戴笠就是出于这个目的,才下达了密杀令,把人干掉了,什么都解决了,一了百了。

    正在冯晨思考着的时候,办公桌上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喂,请问是哪一位?”冯晨抓起话筒问了声。

    “我,赵理君,老板的订货单你收到了吗?”电话对面传来赵理君的声音。

    “噢,赵先生啊,收到了,晚上我们在咖啡厅见面,详细商谈。”冯晨知道,赵理君问的订货单,就是戴笠的这份密杀令。

    “好的,我晚上八点钟,准时去咖啡厅。”赵理君答应了一声,随即挂断了电话。

    自从两次暴动发生以后,租界工部局加强了对租界内的电话监控,所以冯晨同军统人员的电话通话,全部改变为暗语。

    咖啡厅,指的是冯晨亲自控制着的爱多亚路上的欧陆风情咖啡厅,那里现在实际上已经变成了军统在上海潜伏人员的秘密联络点。

    接完电话,冯晨起身,活动了一下身体,倒了杯大红茶,慢慢品尝着,仔细回想着唐公馆周边的环境。

    位于法租界福开森路上的唐绍仪的公馆,门前巡捕警戒森严,家中保镖仆人众多,并不是一个理想的暗杀之地。

    如果赵理君冲动莽撞,直接带人冲进去刺杀,肯定会造成不好的影响,加上,自两次暴动以后,租界当局已经注意上赵理君这个人了。

    一定要想一个完美的计划方案。

    “组长,孙先生到了。”正在冯晨思考着时,方晓曼敲了敲门,带着孙周正进来了。

    “呵呵,周正,快进来坐。”

    冯晨起身,热情地把孙周正让在沙发上,方晓曼麻利地给他倒了杯茶水递过去,这个孙周正,现在已经被冯晨发展为军统上海情报组的外围人员。

    “冯大爷,不客气,不客气!”孙周正谦虚着,按照青帮中的规矩,叫着冯晨。

    “周正,以后在人前别喊我冯大爷,你就叫冯先生,或者叫冯社长都行。”冯晨觉得,孙周正冯大爷长冯大爷短的叫着,感觉特别不自在。

    “好的,我以后就叫冯大爷为冯先生。”孙周正点着头说。

    “哈哈,看看,又来了不是。”冯晨指了指孙周正。

    “冯先生,不知让我过来……”孙周正终于把称呼改了过来。

    “周正,你天天在福开森路上的唐公馆门前值班,我想了解一下,最近这一个月来,都是哪些人进出过唐公馆?”冯晨问道。

    “噢,这个清楚,自从冯先生交代以后,我把每天进出唐公馆的人都记下来了,谁什么时间去的,在唐公馆待了多久,我都记在本本上。”

    说着话,孙周正从身上的衣兜里,掏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笔记本,恭敬地递到了冯晨的手中,让冯晨过目。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