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461章 自作主张

正文 第0461章 自作主张

    冯晨接到军统局总部戴笠的电报后,立即进行了布置,也就在第二天,高宗武秘密离开香港来到上海,准备东渡日本。

    第二天深夜,上海汉密尔顿大厦,松本重治为高宗武送行。

    出发时,松本重治摘下自己的军帽,戴在高宗武的头上,又把自己的从军记者证章别在高宗武的身上。

    伪装完毕,两人一同下楼,上了一辆插着日本同盟通讯社旗帜的汽车,在夜色中向着码头方向急驰而去。

    当汽车开到外白渡桥日军哨兵面前时,松本重治从车窗中探出脑袋,用流利的日语,高叫一声:“我们是同盟通讯社!”

    哨兵朝着陈内看了眼,便挥手放行了。

    就这样,高宗武悄悄地登上了日本“皇后”号客轮,迈出了致命的一步。

    这一切,都没能瞒过冯晨的眼睛。

    就在昨天,高宗武刚刚离开香港时,远在香港的杜月笙,立即安排人,给上海的冯晨发来电报,把高宗武乘坐的船次和出发的时间告诉了冯晨。

    高宗武到达上海下船时,冯晨安排许剑,一直从黄浦江码头,暗中跟踪到上海汉密尔顿大厦。

    谁知,高宗武根本没有在上海过多停留,他到达上海汉密尔顿大厦后,简单休息了一下,在松本重治的安排下,连夜乘船前往日本东京。

    许剑眼睁睁地看着高宗武和松本重治登船后,这才立即返回爱多亚路上的中汇银行大楼三楼,来到冯晨的办公室里给冯晨汇报。

    “组长,高宗武下船后,直接汉密尔顿大厦,在那里停留了大概两个小时左右,然后和同盟通讯社的松本重治乘船离开了上海。”

    “你确定他已经离开了?”冯晨问道。

    “确定,我看着客轮离岸以后,这才赶回来的。”许剑回答说。

    “走,到电讯室,立即电告总部。”

    冯晨起身,出了办公室,直接朝着锦江川味餐馆走去,他要在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电告戴笠知道。

    电报发出去以后,很快重庆总部回电:“密切关注高宗武在日本的动向和言论,有必要的话,可以加强与日本驻上海领事馆的联络,借以探听日本方面的态度。”

    ……

    三天后,高宗武在横滨上岸,影佐祯昭亲自到码头迎接,并迅速陪同他到到东京,日本人掂量得出高宗武的份量,知道他是可以直接向蒋介石说话的人。

    日本陆相板垣征四郎、参谋本部次长多田骏、海相米内光政、国会议员犬养健、参谋本部中国班班长今井武夫等人,分别与高宗武进行了会谈。

    高宗武本人的内心里,很想与日本外相宇垣一成谈谈,可是宇垣一成与日本军方势不两立,影佐祯昭不予安排。

    高宗武仔细听取日本人的意见,发现日本军方丝毫没有撤兵的打算,而是坚持要求蒋介石下野,看来想以蒋介石为中心,来打破僵局是彻底无望的。

    于是,高宗武主动向日本人推出了汪精卫。

    高宗武再次同影佐祯昭和今井武夫见面时,对他们说:“影佐先生,今井先生,归根结底,日本现在不承认蒋政权,为了造成日中之间的和平,也许必须找蒋介石以外的人。”

    “哦?高先生,那你说说,蒋介石之外,找谁比较合适呢?”影佐祯昭问。

    “当然是汪精卫先生了,而且不管怎样,除汪精卫之外,就不容易找到别人。”高宗武回答道。

    “噢?高先生为何这么肯定?难道说何应钦、刘湘、阎锡山这些人都不行吗?”今井武夫提出了疑问。

    “今井先生,汪精卫先生早已痛感,有迅速解决日中问题的必要,倡导和平论,而国民政府内部终究不能容纳他的主张。为此,不如从政府外部掀起国民运动,开展和平运动,由此造成蒋介石听从和平论的时机。”高宗武回答说。

    “高先生,我们认为,近卫首相1月16日提出的,不以国民政府为对手的声明,不能随便取消。”影佐祯昭听出了高宗武话中的意思。

    “噢?那如何开启和平谈判之门?”高宗武问。

    “我们认为,作为一种暂时的解决办法,是要请国民党元老汪精卫出马,如果将来和平工作走上正轨,应立刻通过汪精卫的推荐,再改换成以蒋介石为正式谈判对手。”

    影佐祯昭把意思表达的非常明白,其实,这也是日本军方的态度。

    “影佐先生,今井先生,能否以近卫文麿首相的名义,写一封信给汪精卫先生,保证日本愿意以汪精卫先生为和平运动的中心。”高宗武进一步向影佐祯昭和今井武夫提出了一个特别的要求。

    “高先生,你的这个请求,容我同今井君面见近卫首相以后,再给你答复如何?”影佐祯昭说道。

    “好。”

    高宗武点了点头,按高宗武的想法,日本内阁一向是倡导和平解决争端的,自己提出的这个并不过分的要求,近卫文磨首相,应该会答应的。

    可是,第二天影佐祯昭给高宗武反馈的消息,出乎了他的意料。

    近卫文磨认为,以一国首相的地位给汪精卫写信,为时尚早,他只允许由板垣征四郎给汪精卫写信说明此意。

    高宗武在日本只呆了两天,目的已经达到,便匆匆地经上海返回了香港。

    这次,高宗武可不敢再回汉口复命了,他差人将自己的东渡日记、会谈记录及个人观感等,送回汉口,交周佛海转呈蒋介石,以试探蒋介石的态度。

    其实,高宗武在日本的活动,会见过什么人,谈了些什么,冯晨早已经通过樱花会这个特殊渠道掌握了,并及时电告了戴笠。

    戴笠在第一时间,又给蒋介石做了详细汇报。

    蒋介石气得牙根痒痒的,大骂高宗武,娘希匹!

    高宗武的报告,明确无误地传递了日本方面要求蒋介石下野、由国民党元老汪精卫出马的信息。

    周佛海仔细看了一遍,赶忙送呈汪精卫看,汪精卫为了向蒋介石施压,又将报告转交给了蒋介石。

    早在高宗武离开上海,前往日本的当晚,蒋介石已经从戴笠那里得到了报告。

    蒋介石听说高宗武去了日本,顿时大吃一惊,脱口骂道:“娘希匹!太荒唐了!”

    在蒋介石的心目中,他一直以为,高宗武几番往返穿梭,都是在按他的部署行事,不曾逾越半步。

    在蒋介石看来,高宗武是位有份量的外交官,此番主动赴日,即失去了姿态,等于是向日本人求降。

    果然,几天以后,板垣征四郎公开发表了蒋介石必须下野的声明,近卫内阁改组时的一丝“和平”气息,顷刻间便化为乌有。

    随后,蒋介石看了高宗武的报告后,盛怒不已,他在当天的日记中写道:

    “倭国对我变更态度,强硬威吓者,其果误认为吾内部已动摇乎?其实,与高宗武之荒谬赴倭有关。今观其报告,其误事果不浅也。”

    高宗武的报告,其实是借日本人之口劝蒋介石下野。

    蒋介石肺都要气炸了,明明是自己派出去的人,却为汪精卫张目,高宗武真是个混帐透顶的书呆子!

    盛怒之下,蒋介石叫来陈布雷,将高宗武大骂了一通,下令停发高宗武的活动经费,宣布断绝同高宗武的一切关系。

    而汪精卫却从此知道了,日本人希望他出马的信息,凭着日本人撑腰,他决定撇开蒋介石,单独“跳火坑”了。

    随后的日子里,汪精卫指派高宗武、梅思平为全权代表,在上海“重光堂”与日本人进行秘密谈判,排定了从重庆出逃的日程表,最终走上了叛国投敌的道路。

    高宗武最终将汪精卫引上了不归路。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