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458章 是否陷阱

正文 第0458章 是否陷阱

    就在李士群夫妇分析着,遇到的那女人是不是杨寻真时,杨寻真正在锦江川味餐馆后院的地下室里,紧张地破译着日军的密码。

    有了吉野的密码本,杨寻真接下来的工作就简单的多了,她把方晓曼上午监听到的日方所有密电码都拿过来,一一分析破解着。

    一份临近中午时监听到的电文破解后,杨寻真看了看,抬起头望着还在监听着信号的方晓曼问道:“晓曼,今天几号了?”

    “28号呀,怎么了?”方晓曼回答说。

    “立即给冯组长汇报,日本海军第二联合航空队,计划明日,出动九六式舰载机四十五架,轰炸汉阳兵工厂和我们的空军基地,为日本天皇生日献礼。”

    杨寻真把手中译出的电文递给了方晓曼。

    方晓曼接过电文,快速浏览了一眼说:“冯组长可能这会也快回来了,我分析,他回来后第一时间会赶到这里来的。”

    方晓曼话音刚落,冯晨果然走进了地下室。

    “组长,寻真已经把密码破解了,你快看看,明天日军准备轰炸汉阳兵工厂和我们的空军基地。”方晓曼把电文递给了冯晨。

    冯晨看完电文,吩咐道:“晓曼,立即给总部发电,让总部通知我方空军部队和汉口防空部队,早做准备。”

    “是!”

    方晓曼答应了一声,坐到电台跟前,开始给重庆军统局总部发电。

    此时,杨寻真又翻译出了一份重要的电文,这份电文是日本驻香港领事馆发往东京内阁的,上午被方晓曼截获了。

    “周佛海已经上钩,汪精卫正在徘徊,需加大饵料投入。”

    “冯组长,你看看这份电文,是什么意思?”杨寻真把电文递给了冯晨。

    冯晨看来看,把电文递给了方晓曼说:“把这份电文也发给总部。”

    电文内容杨寻真不知道什么意思,但冯晨特别清楚,这份电报说明,日本人的“钓鱼计划”仍在秘密进行,并且周佛海已经上钩了。

    ……

    此时,在香港维多利亚港湾。

    临海的一处咖啡厅二楼,犬养键、今井武夫、影佐祯昭和日本驻香港领事馆总领事中村丰一四个人,正坐在临窗的一个园玻璃桌旁边,看似非常悠闲地品味着咖啡。

    其实,这三个人,中午刚刚陪过国民政府外交部亚洲司司长高宗武和国民党中宣部副部长周佛海吃过饭。

    “今井君,影佐君,你们二位认为这个高宗武的话有几分可信?”犬养健品了品杯子中的咖啡,在今井武夫和影佐祯昭的脸上,来回看了看问道。

    “犬养君,我认为高宗武的话还是可信的,我们既然要钓汪精卫这条大鱼,就应该相信他的话,况且,他中午真的把周佛海也拉到现场了。”今井武夫谈了自己的看法。

    今天中午,由中村丰一出面,宴请了在香港的高宗武和周佛海两人,犬养健、今井武夫和影佐祯昭三人特意到场作陪。

    在酒席上,高宗武极力向几人推荐,让汪精卫来充当和平运动的领袖,并承诺自己可以作为汪精卫同日方联络的中间人。

    高宗武还声称,汪精卫有足以同蒋介石抗衡的力量,能动员十个师以上的兵力,汪精卫一旦同蒋介石决裂,那么至少龙云、余汉谋、刘湘、何应钦这些人,就会追随汪精卫。

    “综合分析,我认为,我们不能把汪精卫作为对手来进行谈判。”影佐祯昭望了眼今井武夫,提出了反对意见。

    “影佐君,你为什么这样说呢?”犬养健问道。

    “这是因为,在我看来,汪精卫虽然是国民党中的二号人物,可实际上,他手中根本没有什么兵权,关键时候,他能否影响到龙云、余汉谋、刘湘和何应钦这些实权派的人物,现在还是个未知数,我们不能单听高宗武的片面之言。”

    影佐祯昭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影佐君,那你说说,我们应该钓哪条大鱼才值得?”犬养健问道。

    “我认为何应钦才是最佳人选。”影佐祯昭回答说。

    “那我们就来个双管齐下吧,两条大鱼一起钓。”犬养健说道。

    “据我观察,这个高宗武有点不可靠?”这时,半天不说话的中村丰一,插话说道。

    “噢?中村君,你从哪儿得出这个结论的?”犬养健问道。

    “我通过调查高宗武这个人,发现,他很得蒋介石的赏识,对日谈判的一切事宜,蒋介石基本上都放心交给他办,我在分析,高宗武推出汪精卫来,会不会是个陷阱?”

    中村丰一的话是有依据的。

    去年七月,卢沟桥事变爆发不久,蒋介石便在南京召见高宗武,想听听他对中日形势的看法。

    高宗武向蒋介石夸下海口,请求承担对日最后交涉的重任,要以自己的热诚,去说服日本首相近卫文麿,使日军从华北全面撤退。

    看着眼前这个集狂妄与稚气于一身的高宗武,蒋介石一时未置可否。

    就在蒋介石召见高宗武的这天下午,刚刚从外地返回南京的汪精卫,也急急地把高宗武喊到办公室,与他作了一番长谈,对他的想法表示了几分赞许。

    当晚,高宗武便找到“满铁”南京事务所所长西义显,请求他通过满铁总裁松冈洋右的协助,直接沟通与近卫文麿的联系,结果如泥牛入海,毫无音讯。

    战火很快从华北烧到了上海,南京开始遭受日机的空袭。

    位于南京西流湾八号,国民政府大本营第二部副部长周佛海的公馆,有一处坚固的地下室,高宗武与一群悲观的政客和文人,整天聚集在那里。

    他们一个个忧心忡忡,认为战必大败,和未必大乱,主张当胜败未分之际,最好进行外交和谈,以外交的方式来结束战争。

    以“日本通”出名的高宗武,被这群人奉为座上宾。

    他们这群人的想法与国民党二号人物汪精卫不谋而合,无形中,这些人便以汪精卫为精神领袖。

    高宗武多次拜见汪精卫,主动请命,要求赴沪与日本驻华大使川樾茂接洽停战。

    汪精卫将高宗武起草的对日外交进行步骤与要点,转呈给蒋介石看,蒋介石看后的答复是时机未到。

    这令高宗武十分沮丧。

    淞沪会战结束,高宗武告别已成危城的南京,溯江而上,向汉口转移。

    此时,德国驻华大使陶德曼正在调停中日战事,高宗武作出了一个大胆的举动,派遣外交部亚洲司第一科科长董道宁赴上海,秘密会见日本驻华大使川樾茂,试图让日方降低条件,从内部促成陶德曼调停。

    结果,他的这一努力再次归于失败。

    今年年1月16日,日本近卫内阁发表第一次对华声明,宣布不以国民政府为谈判对手,关闭了和平谈判之门,要一直打到国民政府崩溃为止,气焰极其嚣张。

    两天以后,中日双方各自召回了大使,两国外交关系为之断绝。

    一向活跃的高宗武眼看就要赋闲了,他实在耐不住寂寞,频频与周佛海商议,挖空心思地想创造奇迹,想重新打开与日本的谈判之门。

    周佛海对抗战的前途悲观至极,经常哀叹再打下去“吾辈不知死于何处”,高宗武的想法正合他的心意。

    于是,已经担任老蒋侍从室第二处副主任的周佛海,乘便向蒋介石进言:“高宗武是个相当有用的人才,把他留在汉口是没有用的,不如派他去香港收集日本的情报。”

    蒋介石没有觉察到周佛海隐秘的内心动机,采纳了他的建议,并且,还从每月的军事机密费中支出6000元港币,作为高宗武的活动经费。

    军事委员会办公厅秘书处奉命为高宗武开了一张军用出差证明书,上面填写着“高特派员宗武”的字样。

    所以,中村丰一怀疑高宗武是有一定道理的。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