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448章 演苦肉计

正文 第0448章 演苦肉计

    在外面大声嚷嚷着的人是吴四宝,他带着六七个人,抬着看似病怏怏的佘爱珍,正准备朝楼上去,被楼梯口的两名中统特工给拦住了。

    刚才经过川岛芳子一搅合,陈宝骅又派了两个人,在一楼楼梯口执勤,仔细检查着上楼的所有人员。

    双方在一楼楼梯道争执起来,吴四宝的人多,可是,很快散布在院子里的特工们,听到吵闹声也都围拢了过来。

    双方正剑拔弩张地对峙着,刚好陈宝骅送冯晨下楼来了。

    “怎么回事?”冯晨望了眼吴四宝问道。

    “噢,原来师叔也在这里啊,爱珍病了,我们准备上楼,这两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家伙,硬是拦着不让我们上。”吴四宝强压着怒火说道。

    “冯师叔好!”躺在担架上的佘爱珍,欠了欠身子,有气无力地同冯晨打着招呼。

    “好,好,什么病呀,看起来挺严重。”

    冯晨了头,心里在想,果然来了,李士群还是不甘寂寞啊,看来他是志在必得啊,那就来个将计就计吧。

    “看病要紧,快,抓紧把人抬到病房里去。”冯晨用目光同陈宝骅快速交流了一眼,挥了挥手让着吴四宝等人上楼。

    把守楼梯道口的两名中统特工,见陈宝骅微微了头,便没再为难吴四宝等人。

    “多谢冯师叔!”吴四宝双手抱拳,朝着冯晨拱了拱,又蛮横地左右望了眼刚才拦截他的那两个人,然后带着人上楼去了。

    “上楼守着18病房门口去吧。”

    陈宝骅望着吴四宝等人的背影,摆了下头,示意着刚才守着楼道的两人上楼。

    “其他人都散开吧,各就各位,忙你们的去。”陈宝骅接着又挥了挥手,支开了刚才围拢过来的那些化了妆的特工们。

    “陈兄,来者不善啊!”冯晨陪着陈宝骅,走到医院的院子中。

    “向曼丽恐怕有危险啊,川岛芳子和南造云子,以及吴四宝他们,可都是冲着18病房来的呀。”陈宝骅似乎开始有担忧。

    “咱们一定要把向曼丽当杨寻真来保护,病房里只能4小时不离人了,只有这样,躲在暗中的各路人马都会跳出来。”冯晨提醒着陈宝骅。

    “我们是不是暗中立即把杨寻真送往重庆去,到达重庆以后,让她公开露面一次,日本人就不会再纠缠下去了。”陈宝骅好像想早甩掉这个烫手山芋。

    “宝骅兄,你一直在这里忙,可能还不知道,上峰已经来电,让杨寻真就在上海,立即投入工作,我同万先生商量后,置办了一批设备,杨寻真现在已经开始战斗了。”

    冯晨把上面的命令和杨寻真的现状告诉了陈宝骅。

    “上峰可能考虑着,送杨寻真去重庆,跋山涉水,又要穿越几个沦陷区,风险会更大,还不如在上海租界内就地开展工作安全。”

    “那我们就要好好考虑一个长远之计,为杨寻真创造一个安全舒适的密码破译环境。”陈宝骅仰起头,望着天空娓娓说道。

    “只要安全就行,舒适就不过分要求了。”冯晨的目光朝着医院大门口方向望去。

    正在此时,一辆喷有英军标志的军用救护车,拉着笛子,呼啸着开进了院子里,车子在急诊室门前噶然一声停了下来。

    首先从救护车上,跳下来一名英军上尉,然后,日本驻上海领馆的武官助理石川正雄也从车子上跳了下来。

    接下来,救护车的后门打开了,从里面先跳下几名白俄士兵,紧跟着,从救护车里抬下三个浑身是血的人,快速朝着急诊室里送去。

    “哦?英国兵营的救护车?”陈宝骅疑惑地问了句。

    “是英**营的车,可能是沪西余姚路上,谢晋元的孤军营里有人受伤了吧,你没看到抬担架的是白俄士兵?”

    冯晨非常清楚,最后坚守四行仓库的谢晋元等人,他们接到撤退命令的当晚,首先从四行仓库撤退到中国银行。

    可是,租界是国中之国,一切均由以英国为首的洋人主宰。

    谢晋元的孤军们,在租界先是被安排住在地下室里,第二天凌晨4,士兵们又被要求缴出所有的武器。

    大伙儿当时勃然大怒,抵触情绪非常大,却不得不缴枪。

    在战场上流血牺牲,没有流一滴眼泪的孤军们,这些铁血硬汉们,在那一刻全都哭了,他们不愿意就这样不战而交出手中的武器。

    当天,他们被转移到沪西余姚路一片15亩大的空地上,这个地方与胶州公园仅一墙之隔,四周被铁丝网围着,有白俄士兵监守,不许他们走出半步。

    此后,这些铁汉们在沪西余姚路孤军营,形同坐牢!

    “那我们过去看看。”陈宝骅说。

    “走,过去看看。”冯晨也觉得纳闷,跟着陈宝骅,朝着急诊室门口走去。

    把人送到医院来,一定是伤得不轻,孤军营中也设有医务室,一般的伤,在孤军营中就可以处理了,没必要折腾到医院来。

    “冯桑,你怎么也在这里?”站在急诊室门口的石川正雄,看到冯晨走了过来,楞了一下,马上热情地同冯晨打着招呼。

    “这……?”冯晨指了指急诊室里面。

    “噢,沪西余姚路上谢晋元孤军营中,你弟弟他们三人闹事,被白俄看守打伤了,我来时,平冈长官还吩咐我,让我把人送到后,立即把这个消息告诉你。”

    石川正雄用一口流利的中文,告诉了一个让冯晨吃惊的消息,石川正雄的中文水平,同七年前比,真的是天壤之别。

    “冯午受伤了?他严重吗?”冯晨心里一阵紧张,抬起脚步准备朝着急诊室里闯去,被门口的英军上尉给拦住了。

    “闲杂人不能随便进去!”那英军上尉说道。

    “冯桑,你不必太担心,我仔细查看了一下,白俄士兵只是打伤了冯午的大腿,没伤到骨头,过几天就好了。”石川正雄朝着冯晨眨了眨眼睛说道。

    冯晨立刻明白了,这可能是平冈龙一为了把冯午三人放出来,采用的苦肉计,故意让白俄士兵开枪打伤三人的。

    “除了冯午,另外两个人是谁?他们的伤势怎么样?”冯晨不再朝着急诊室里面闯了,他想证实一下,三个人是不是冯晨让平冈龙一营救的三人。

    “噢,除了你弟弟冯午外,另外二名,一个是他们的连长叫卢梦雄,一个叫钟跃胜,他们的伤势也不严重。”石川正雄回答说。

    听了石川正雄的话,冯晨的心这才放了下来,这绝对是平冈龙一的计谋!

    沪西余姚路孤军营,在内部是由英军管辖,谢晋元的士兵们,在孤军营里面,有着相对的自由,可是要出孤军营,就必须由日本人同意。

    平冈龙一肯定是用这样的一个计策,先把三人从孤军营里弄出来,然后下一步,再想办法,让三个人从医院里脱逃。

    至于后期,英国人同日本人打嘴皮官司,这也没什么,不就是三名一般士兵嘛?

    冯晨真正体验到平冈龙一的老奸巨猾,看来冯午等人要想冲仁爱医院里脱逃,恐怕还要自己配合着平冈龙一唱好双簧。

    “噢?受伤的人中有你弟弟?”陈宝骅吃惊地问道。

    “是的,他是54团三营手枪连的排长。”冯晨了头。

    “想办法把他们救走。”陈宝骅促近冯晨的耳边,低声说道。

    “等他们伤势恢复得差不多时,我们再想办法。”

    冯晨感激地望了眼陈宝骅,虽然陈宝骅不知道这本身就是一个苦肉计策,但能想到这个方面,冯晨还是很感激的。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