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444章 走到前台

正文 第0444章 走到前台

    杨寻真抽出一份《中央日报》看了起来,这份报纸是两个月前的。

    报纸上的一篇通讯吸引了她的眼光:

    “19日上午,日本出动1架重型轰炸机和6架三菱96-1战斗机在安徽、江西两省交会处会合,直扑武汉,。

    我空军第四大队接到命令后,奉命迎敌。

    代理大队长李桂丹率9架战斗机升空,不久后便与敌机相遇,李桂丹命令第四大队分头迎战,由第、第中队担任主攻,第1中队负责掩护。

    空战中,第1中队的董明德、杨弧帆、柳哲生、刘宗武四机协同作战首开记录,击落日战斗机一架。

    柳哲生在协同战友击落一架敌机后又单独作战击落一架敌机,该机队其他战鹰又击落三架敌机。

    与此同时,第中队的11架战机与日11架战机相遇,且被敌死死咬住,但他们并未惊慌,而是利用飞机的良好机动性与敌周旋。

    一两个回合后,就形成了单机混战的局面,中队长刘志汉首先击落一架敌机,其他战友也相继击落敌机共四架。

    第中队的8架战机飞抵汉口上空时,见到第中队正处于劣势,中队长即命第中队全体增援,一番混战后击落架敌机。

    这场以机群对机群的大规模空战,只进行了1分钟,我空军击落1架日机,其中10架战斗机、架轰炸机,这也是我空战史上十分辉煌的一页。

    但在此次空战中,我空军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其中大队长李桂丹、中队长吕基淳、飞行员巴清正、王怡、李鹏翔共5人,壮烈牺牲。

    此次空战,负责掩护的第1飞行队,首先在汉口机场的西北方与敌人的10架飞机遭遇,并立即投入战斗,进入高度约4,000米,随后,第、飞行队也在武汉上空与敌展开了激烈的空战。

    这是一场机群对机群的大规模对峙,双方数十架飞机恶战在武汉三镇上空,高度从5,000米到几百米,上下翻飞,相互缠斗,场面蔚为壮观。

    这场恶战大约进行了1分钟,我军以击落敌机11架,我方空军仅损失5架的代价大获全胜。

    日军空袭编队指挥官金子隆司饮弹坠机身亡,然我方大队长李桂丹上尉、飞行中队长吕基淳上尉、飞行员巴清正少尉、王怡少尉和李鹏翔中尉等5人均为国光荣捐躯。

    飞行员张光明的座机被击中9处,自己身负重伤,但仍顽强地坚持驾机返回机场。

    此次空战,被我军击落之敌机坠落地分别如下:

    1架敌机坠落于汉口附近,1架敌机坠落于汉口和青山之间,1架敌机坠落于黄陂和汉口之间……

    其中,坠落于汉口和青山之间的敌机,大部分部件保存完好,日军飞行员跳伞后,被我武汉城防部队抓获,经审讯,日军飞行员称,事先,有城内日谍提供轰炸坐标位置。”

    这篇通讯的最后一段话,吸引了杨寻真的目光,她心里一阵激动,拿着报纸去找冯晨去了,她从这篇通讯中,突然发现了寻找日军通讯密码密钥的途径。

    ……

    就在杨寻真从两个月前的一份过时的报纸上,发现了寻找日军通讯密钥的途径时,丁默邨正托章正范,邀请汪曼云到大西路67号会面。

    丁默邨同李士群勾搭上的消息,汪曼云当然是第一时间知道了。

    此前,汪曼云有一段时间没去李士群的大西路67号了,为什么呢?那还不因为于松乔想行刺李士群?

    李士群吹牛,自己的大西路67号风水好,是最保险、最安全的房子,那其实根本就是屁话一句。

    说房子风水好,安全保险,能比得上人家吕班路上的鲁伯宏的府第?能比得上天主教路上的永大粮行的风水?

    鲁伯宏,顾馨一,不是照样被军统的人给干掉了?!

    固然,最后于松乔放弃了行刺李士群的主意,但谁能保证你李士群哪天不招惹到那班军统的夺命太岁们?

    汪曼云此时虽与李士群彼此来往过几次,但与李士群还不是一回事,最起码,汪曼云就不曾直接与日本人勾搭过。

    此时,他汪曼云还算是党国的人啊。

    不过,这丁默邨也是熟人,不论是否是由陈立夫直接派遣来上海协助自己工作的,汪曼云觉得,处于礼貌与丁默邨见见面是应该的。

    汪曼云与章正范来到了67号。

    一脚踏进房间,令他们感到意外的是,房子正中的墙上,挂有两面青天白日满地红的国旗,旗帜的当中,还悬挂着孙中山的遗像。

    自上海沦陷后,尤其在私人的家里,这种情景是很难看到的。

    正在惊异之间,丁默邨已踱进了房间,大家本来都是熟人,一见面便欣然相互问好,嘘寒问暖。

    丁默邨指着墙上挂着的国旗与孙中山先生的遗像,对汪曼云与章正范说:“这些大家都久违了吧?”

    接着丁默邨又来了一段歪理邪说的长篇大论:

    “我丁默邨这次是奉陈立夫部长之命而来的,因为在大后方,大家看到抗战如此进行下去,总不是个办法,**的抗战到底,是要抗垮国民党,是唯恐中国不乱。

    为了国家的前途,陈立夫部长要我来上海探路,一俟时机成熟,他也要过来的,不过,在时机未成熟时,我们应当代立夫部长保密。

    至于日本人那里,我已和他们交涉过,允许我们仍然用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帜,仍然可以悬挂中山先生的遗像。”

    丁默邨讲的日本人,就是影佐祯昭安排的晴气庆胤。

    日本人晴气庆胤,不仅授意他们可以挂青天白日满地红旗,还指使他们以倡导和平运动名义,扩大山头。

    丁默邨的此番所谓“奉陈立夫之命来上海打前站”的表白,其实是在为自己充当日本人的走狗寻找借口。

    他是在穷途末路之时,受李士群的拉拢而卖身投靠日本人,与陈立夫毫不相干,而章正范、汪曼云竟然信以为真。

    因为之前,在外人的眼中,丁默邨就是陈立夫的心腹,陈立夫特别信任重用他,就连陈立夫的堂弟,中统上海区区长陈宝骅也这样认为。

    其实,丁默邨就是狐假虎威!

    见王曼云相信了自己的话,丁默邨边说边笑着问汪曼云:“老兄有何意见?”

    “默邨老弟,这是一件大事,但我认为,以你丁默邨三个字来号召还是不够的。”王曼云意味深长地说道。

    “噢?老兄说说看。”丁默邨望着王曼云,一副诚恳求教的样子。

    “老弟,由于你过去工作环境与条件的限制,你的大名,别说党外的人不知道,即便是咱们党内的人,若派骨干,也很少有人晓得,这件事情,在你倒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可是在号召力方面……?”

    王曼云说半句留半句,显然是怀疑丁默邨的号召力。

    “老兄就直说嘛,你的意思我明白,你是说我丁默邨的号召力不够?”丁默邨问道。

    “是的,为求事业迅速成功,我觉得应速接上党内大佬的关系,你比如汪精卫,要是你能采纳我的意见,一定会事倍功半。”

    汪曼云似乎有小看了丁默邨,但丁默邨毫不在意,而是着头表示非常赞同。

    “对此,我也有同感,汪精卫先生方面,我可以派人去联系。”

    “不知道你现在有多少人?”汪曼云又问。

    “人数并不多,发起人连我算上七个,除了我和正范兄外,还有李士群、唐惠民、茅子明、翦建午、叶耀先。”

    这七个人,就是后来所传说的“七人委员会”。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