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442章 出卖朋友

正文 第0442章 出卖朋友

    冯晨以为万墨林只是顺嘴说说而已,可是没想到,万墨林当天晚上就安排陈默行动组内一名叫于松乔的小队长,负责执行暗杀李士群的计划。

    万墨林下达的命令,是一个星期内,让于松乔必须秘密除掉李士群。

    接到任务以后,当晚,于松乔便来到了东湖路11号上海市党部干事汪曼云的家,请求王曼云协助自己的行动。

    此时,于松乔还不明白,王曼云其实暗中已经投靠了李士群。

    于松乔与汪曼云本来都是杜月笙的门生,他到王曼云家的目的,一是向汪曼云讨要李士群的照片,二是想让王曼云暗中帮助自己。

    于松乔告诉王曼云,说是李士群已被列为暗杀黑名单,上峰要自己执行枪杀任务,只是自己不认识李士群,所以求汪曼云帮助弄一张李士群的照片。

    汪曼云当即拒绝了于松乔。

    汪曼云向于松乔证明,李士群对党国是忠心的,还表明自己也是李士群的好朋友,同时还声称自己绝对不会出卖朋友的。

    于是,于松乔悻悻地离开了王曼云家。

    于松乔离开以后,汪曼云马上用电话通知李士群,说于松乔要暗杀他。

    汪曼云道貌岸然,口口声声说不会出卖朋友,暗中却毫不迟疑地向李士群出卖了自己的同门师弟于松乔。

    第二天,李士群的保镖张勇,果然在大西路67号对面云飞汽车行墙角前的行人道上,发现一个测字摊。

    张勇一回想,这个地方从来没有过测字的摊位,今天多了一个这种摊位,就有点非常奇怪,张勇不敢怠慢,马上上去报告了李士群。

    原本李士群昨晚,听到王曼云提起这个令人头疼的于松乔,已是心惊胆战,但此时,他不得不硬着头皮顶上去。

    “张勇,你去告诉那个测字先生,就说他那里风大,不妨让他来67号房间里面,我李士群同他探讨探讨测字的学问。”

    李士群一边吩咐着张勇,一边拿出张纸条,在上面写下了三个字:“于松乔。”

    “张勇,顺便你让他测一测这三个字。”李士群把写好的纸条同时递给了张勇。

    张勇答应了一声,立即跑了出去,把那张纸条和李士群的话转告给了测字先生,那个测字先生听了张勇的话,看了眼张勇,不置一词,双手托起测字摊,踉跄而去。

    听到测字先生的汇报,于松乔思考着,李士群的这一手是在告诉他于松乔:“别再折腾了,汪曼云已把你出卖了。”

    秘密既然已经泄露,料想李士群早已经有了准备,于松乔策划的这桩暗杀计划,也只得就此收场。

    看来,空城计也不见得是诸葛孔明的专利,诸葛亮能用空城计,他李士群一样摆得了,空城计取决于谁具备那份胆量。

    实际上,于松乔要是硬冲进李士群的大西路67号除奸,的确也有很大的难度。

    大西路67号,紧挨着它西面的是谢筱初的家,谢筱初是有权有势的亲日经济汉奸,李士群自然不用担心。

    东面是美国在上海驻军的兵营,谁敢在美军兵营边上开枪?

    马路对面的云飞汽车行,毫无避眼之处,于松乔无奈之下找手下设了个“测字摊”想观察观察动静,结果没侦察到目标,反而被目标先察觉了。

    于松乔可以说真有点火背,此时的李士群不过是只孤魂野鬼,一只形影相吊的丧家犬,于松乔居然做不掉他。

    其实于松乔决不是窝囊废一个!

    于松乔一度是上海滩人知户晓的名人,他是邮务工会的成员,也就是当年陆京士和朱学范那工会的骨干。

    同时,于松乔还是杜月笙的门生,也是军统上海区的特工,他曾经是当年上海滩出了名的铁汉子。

    三一年,九一八事变后,上海民众组织“上海市抗日救国会”进行抗日活动,为了禁止日货,上海各地建立检查所和保管所,呼吁上海市民,全面拒买、拒卖东洋货。

    工会和许多抗日团体,派出志愿者充当检查所工作人员。

    检查所可以采取直接行动,到处搜查日本货物,一旦有所发现,立即加以没收,交给“保管所”去加以储存。

    邮务工会的于松乔也是抗日救国会会员,他负责一个街区的查禁工作。

    于松乔和一位名叫刘心权的青年,在一次检查中,没收了上海市纱布同业公会理事长、合昌祥的大老板陈松源的两箱日本丝绸。

    陈松源知道后,带着两名保镖,携带枪支欲夺回赃物,遭到于松乔驳斥。

    在争斗中,于松乔竟然在陈松源的两名保镖的枪口下,强行把陈松源拖进禁闭室内关押着,陈松源的保镖立即鸣枪恫吓,但毫无作用。

    相反,保镖的枪声,又招来大批的群众围观。

    陈松源的保镖只好回陈家去报告,陈家立刻央人四出营救,纱布大亨陈松源被抗日救国会的人关了起来,消息随即传遍了上海滩,人人吃惊,个个失色。

    马上,于松乔的检查所门前,车水马龙,特地赶来看热闹的人无数,显然,于松乔先胜了这一个回合。

    国民党上海市党部书记吴开先,同抗日救国会秘书长陶百川闻讯赶来,高调嘉许了于松乔一阵后,就婉转地要求释陈松源。

    但是,于松乔依然坐在地上,挡住了羁押陈松源的那间房子的房门,他面色平静,心平气和地说:

    “陶先生,你地位高,口才好,学问也是一等,我于松乔无论讲地位、讲口才、讲学问,统统服贴你。

    不过,今天的这件事情,不管我错我对,我已经下定了决心,就是天王老子的话我也不会听,陈松源带了保镖,带着手枪来抢所里的东西,我非关他不可。

    假使有人想来拖开我的话……”

    于松乔伸手指了指左侧的钢筋水泥墙壁继续说道“我立刻就撞墙头自杀!”

    陶百川和吴开先一再的善言劝解,给于松乔讲道理,于松乔就是不听,弄得堂堂的上海市党部吴书记和陶秘书长无计可施。

    门外又有几辆汽车不停地从远处开来,来的是虞洽卿、王晓籁等,有人疾言厉色,有人娓妮动听,什么好话歹话都说尽,要于松乔释放陈松源,可他的回答只有一句话:

    “啥人敢来拖我,我立刻撞墙自杀!”

    以至闹得最后,上海商会扬言要罢市,来抗议于松乔。

    当然,那只是虚张声势的闹剧。

    于是,于松乔的检查所,涌来了大批人马,人多,口杂,推推挤挤,吵吵嚷嚷,于是有人趁乱想把于松乔抱住拖起来,企图破了他这个铁门卫,开门释出陈松源。

    当他们冒险地一动手,于松乔说话算话,他突如其来地奋身猛冲,向左首墙壁狠狠地撞去,只听砰然一响,众人惊呼,于松乔已经撞破了头,皮开肉绽血流如注。

    接下来,他又飞快地退回小房门口,照样守住不动。

    最后又来了陆京士,请杜月笙出面,派自己的车子来,接于松乔到枫林桥骨科医院治伤去,上海纱布同业公会理事长陈松源才得以开释。

    于松乔的行动,虽然超越法律许可范围,但是他满腔忠义、慷慨壮烈的精神,却赢得了上海各界人等的一致赞佩。

    于松乔扣留陈松源的故事传诵了很久,他成为了抗日救国会的英雄硬汉。

    从这里可以看出,于松乔是个认准了一件事情,永不回头的主。

    看来杀手这活,的确不是什么人都适合干的,连于松乔这种在上海滩出了名的铁汉也干不好。

    也许,还是应了那句迷信的话,李士群此时气数未尽。

    但是,这件事情,更加启发了李士群,面前形势下,当这个头面人物有风险,带头当汉奸就又可能最先被除奸。

    在没有强有力的武装保卫的情况下,李士群觉得还是退居幕后好一些,在幕后管钱管权而不出头露面,那才是最理想。

    于是,他想到一个人,那人就是丁默邨。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