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436章 不请自到

正文 第0436章 不请自到

    下午,冯晨带着情报组的骨干人员,准时来到华格臬路上的杜公馆里参加会议,同陈宝骅商量明天在黄浦江码头接杨寻真的方案。

    杜月笙公馆四周,今天戒备森严!

    外边的马路上,明的暗的散布着大批的青帮弟子,公馆内更是透着股杀气,陈默的行动组人员,负责在院中站岗,每一道房门口,都有两名腰插驳壳枪的彪形大汉守卫。

    陈默亲自把冯晨带到后院的一处议事厅,冯晨刚刚踏进议事厅的门里,一眼便看见原军统局三处处长丁默邨坐在那里,正同陈宝骅聊着天。

    冯晨迟疑了一下,心里想,丁默邨怎么会到上海来了?

    “哎呀,没想到丁处长大驾也在啊!”稍稍楞了下,冯晨立刻变换着笑脸,快步上前同丁默邨打着招呼。

    “冯老弟一点没变,还是这么潇洒呀!”丁默邨伸出双手,热情地同冯晨握了握。

    “丁处长来上海视察工作,也不告诉小弟一声?我好给丁处长接风呀。”冯晨同样握着丁默邨的双手热情地晃着。

    两人正在寒暄着,军统局上海区区长王新衡身后跟着沈醉,风风火火地也进来了。

    “哟呵,老朋友们都在啊!”看王新衡的神态,他看到丁默邨时同样也迟疑了一下,说明王新衡也不知道丁默邨来上海了。

    大家在议事厅里站着寒暄了一阵,万墨林安排着杜府里的家人上茶,茶水上过以后,陈宝骅示意万墨林,把议事厅的大门关了起来。

    “好,人已经到齐了,咱们现在开会。”陈宝骅开口说道。

    看来今天的会议,是陈宝骅主持,估计这么大阵势,也只有陈宝骅弄得出来,大家都知道陈宝骅身后有陈立夫这棵大树,多少要给几分面子。

    “我们中统局的密码专家杨寻真同志,已经从美国中央情报局学习结业了,明天乘船抵达黄埔江口,她随身还携带着最新的密钥,陈部长非常重视,让我们全力保护好杨寻真同志的安全,不能出现一点点差错。”

    陈宝骅先把今天会议的目的告诉了大家。

    “希望我们大家精陈团结,研究一套保护方案,万无一失地把人接到租界内的安全地方来。”陈宝骅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

    陈宝骅话音落下,议事厅里陷入了一阵沉默,静的可怕,陈宝骅说出的这个任务,的确非同一般,现在战事正紧,损失一个密码专家,相当于损失几万军队,甚至更多。

    “好,我先来谈谈我的看法,刚才宝骅老弟已经把任务说了,这是陈立夫部长下达的死命令,杨寻真同志和密钥都不能出问题,大家必须全力以赴!”

    丁默邨拿腔拿调,摆出了他原军统局三处处长的身份,用长官的口吻开始发言,冯晨无意间瞅了眼王新衡,见王新衡不屑地撇了撇嘴巴。

    丁默邨滔滔不绝地讲着大话套话,冯晨在私底下心里一直犯着嘀咕,是谁把丁默邨请过来的?陈宝骅?还是不请自到?

    当初,国民党中央党部调查统计科与军事委员会特务处合并,成立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以陈立夫为局长。

    下设三个处:第一处处长徐恩曾,第二处处长戴笠,第三处处长丁默邨。

    丁默邨个头矮小,在军统局里,大家都叫他“丁小鬼”,此时他似乎一步登天,与徐恩曾﹑戴笠几乎要平起平坐了。

    但是好景不长,前段时间,丁默邨参与了策划共党那边的张国焘叛党事件,张国焘叛变之后,也成为国民党特务,此举在国民党特务系统内引起了不小的震动。

    然而,丁默邨由于锋芒太露,令戴笠深感不安,戴笠偷偷向蒋介石告御状,说丁默邨在策反和招待张国焘的问题上,存在着贪污行为。

    丁默邨因此受到追查,被强令进行反省。

    上个月,陈立夫兼任教育部部长以后,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撤销,徐恩曾的第一处扩充成国民党中央调查统计局,简称中统,由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秘书长朱家骅兼任局长,徐恩曾任副局长。

    戴笠的第二处扩充成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简称军统,由军事委员会办公厅主任贺耀祖兼任局长,戴笠任副局长。

    丁默邨的第三处被撤销,原第三处的邮电检查业务,由军统和中统共管,丁默邨现在其实就是挂了个少将参议的虚衔,靠边站,就连薪水有时也难以准时领到。

    丁默邨郁闷成疾,得了肺病,被送到昆明“休养”。

    在昆明,丁默邨更是烦躁难安,他以养病为名,到香港尝试着做生意,想赚点零花钱,无奈他不谙经商之道,不仅没有赚到钱,不到一个月,他连本钱也打了水漂。

    正在丁默邨处境尴尬之时,正逢李士群招兵买马,丁默邨的同乡翦建午受李士群之托到香港见他,开出了价钱要他来上海,答应让他主管大西路67号的李士群工作室。

    李士群承诺,自愿退居幕后,让丁默邨做前台领导。

    此时,正好陈立夫通知丁默邨,要他到上海活动,这无异是天假其便,所以丁默邨前天便聪香港来到了上海。

    丁默邨来到上海,他有自己的说法:“是陈立夫部长遣他前来。”

    丁默邨的这一种说法,别人是不好去核实的。

    丁默邨到上海,是应李士群之邀?还是他自己声称的是奉了陈立夫之命?这只有鬼才知道,不过这鬼不是别人,这鬼就是他丁默邨自己。

    会场中的另外一个人,对丁默邨到上海来也起了疑心,这个人就是冯晨,他打算散会后要好好暗中调查一下丁默邨,他不能让杨寻真同志在这个人面前栽跟头。

    会议开了几个小时,此时,中统与军统已经分设,保护杨寻真的安全,按照严格意义上来说,是中统方面的事情。

    陈宝骅怕自己的力量薄弱,以私人关系亲自请求属于军统序列的冯晨帮忙,这也在情理之中,冯晨分析,就是同样属于军统的王新衡和沈醉,绝对也是陈宝骅以私人关系请过来的。

    可是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突然冒出来个丁默邨,还大言不惭地在会上拿腔拿调,端着军统局没分设时候的三处处长架子,这让来参会的军统人员们心里都非常不爽。

    不爽归不爽,全力保护杨寻真和密钥的安全,这是大事,王新衡和沈醉两人也不敢有丝毫大意,冯晨更是下定了决心,出全力保护,因为杨寻真还是自己的同志。

    散会以后,终归不放心的冯晨,把陈宝骅拉到一边,轻声问道:“陈兄,是你让丁默邨来参加这个会议的?”

    “是他自己要过来的,他说是我二哥让他来上海视察中统上海区工作的。”陈宝骅漫不经心的回答说。

    “你给你二哥发电报证实这件事情没有?”冯晨感觉到了陈宝骅的大意。

    “没,再说了,丁默邨同我二哥的关系,你又不是不知道。”陈宝骅说。

    “陈兄,保护杨寻真的事情我们不能大意,你回去立即给陈立夫部长发电,询问丁默邨到上海来的任务。”冯晨心里猛然间感到莫名的紧张。

    “有这个必要?”陈宝骅问。

    “有!非常有必要,陈部长回电以后,你立即告诉我,我感觉杨寻真靠你们中统的人保护,说不定真会出事。”冯晨一脸严肃地说道。

    “好,我回去马上就给我二哥发电,你等着我的消息。”见冯晨如此重视,陈宝骅也警觉起来,在如今复杂的局面下,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