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433章 软硬兼施

正文 第0433章 软硬兼施

    第二天晚上,巡捕房法国负责人布朗特在刘绍奎的陪同下,来到爱多亚路上的锦江川味餐馆赴宴。

    这是冯晨精心给布朗特准备的鸿门宴。

    在三号包房内,冯晨同布朗特寒暄过后,变戏法似的,从身上掏出一只翡翠鼻烟壶,在手中晃了晃。

    “布朗特先生,听说你是古玩鉴赏专家,你认识这个东西吗?”冯晨把鼻烟壶递到布朗特的手中。

    “噢,天哪?这是正宗的翡翠鼻烟壶,很漂亮的。”布朗特接过鼻烟壶,瞪着眼睛反复观赏着。

    “呵呵,布朗特先生,你真不愧是古玩鉴赏家,这个鼻烟壶是清朝康熙年间的大学士高士奇用过的,如果布朗特先生喜欢,我就送给你了。”冯晨笑了笑说。

    “不,不,不,冯先生,这东西涛贵重了,我不能收。”布朗特嘴上这样说,但是手中始终拿着鼻烟壶,反复欣赏着。

    “没关系,我不懂古玩,放在家里也浪费了。”冯晨淡淡地说道。

    “布朗特先生,冯先生家中这样的东西还很多,你就收下吧,改天我带你到冯先生家中,去欣赏欣赏其他古玩。”刘绍奎在一边附和着。

    “那我恭敬不如聪明。”布朗特不再假惺惺地推辞了,仔细欣赏了一会,便把鼻烟壶收起,装进了衣兜中。

    见布朗特收了鼻烟壶,冯晨的心里便有了底子。

    接下来,服务人员开始上菜,冯晨又要了几瓶正宗的绍兴女儿红,冯晨听刘绍奎介绍,这个布朗特特别喜欢喝绍兴女儿红。

    菜上的差不多了,三人开始推杯换盏,冯晨和刘绍奎有意都热情地劝着布朗特喝酒,根本不提阮清源和张铁胆的事情。

    酒酣耳热之际,冯晨突然说道:“布朗特先生,听说你们前天晚上,抓了个叫方新和张铁胆的的人?”

    因为此时阮清源的真实身份还没暴露,他行动时用的是化名方新,所以冯晨才这样问。

    “方新和张铁胆?”布朗特现在才感觉到中国人的一句古话很对,宴无好宴。

    “对,就是方新和张铁胆,听说你们把他俩抓到公共租界巡捕房关押着,不知道他们两人犯的是什么罪?”冯晨揣着明白装糊涂。

    “噢,冯先生,有人向我举报,这两个人在租界内非法携带武器,图谋暗杀江苏省省长陈则民,所以我才把他们抓了。”布朗特说道。

    “非法携带武器,这个嘛,不是可以罚款吗?布朗特先生,你说,罚多少款可以把他们两人释放了?”冯晨趁着酒劲,直接了当地逼问着布朗特。

    拿人家的手软,吃人家的嘴软。

    “这个,这个,释放这两人,必须要有我们法国领事馆的命令。”布朗特吞吞吐吐的回答说,他非常后悔今天来这里赴宴。

    “布朗特先生,我首先告诉你,这两个人不能引渡给日本人,其次,这两个人你一定要想办法释放了。”冯晨透着威胁的口吻说道。

    “冯先生,这个,不引渡给日本人我可以保证,至于说释放嘛,这个,这个,恐怕不行。”见到冯晨强硬的样子,布朗特口气有软了。

    布朗特非常清楚,租界内潜伏着很多军统的特工人员,还有很多杜月笙的门徒,这些人都是坚定的抗日分子,来赴宴之前,他也曾私下了解了一下冯晨的背景。

    加上来之前,刘绍奎在布朗特耳边夸大其词,吹嘘着冯晨是如何神通广大,使得布朗特早已经在心目中,对冯晨存有畏惧心理。

    “布朗特先生,这个方新和张铁胆你们非放了不可,否则嘛,下次我就不是请布朗特先生吃饭了,而是要请你吃香烟、罐头了。”冯晨直接发出了威胁。

    在上海滩,所谓的香烟罐头,就是把炸约塞进香烟和罐头里面,制作成炸弹,这是当时上海滩威胁别人时的惯用术语。

    “冯先生,你容我回去好好想想办法。”布朗特心理开始松动了。

    “好,爽快!布朗特先生,我给你三天时间,三天内如果你把这两个人释放了,我家里的那个宋代青花瓷花瓶亲自给你送去。”冯晨软硬兼施。

    “嗯,那冯先生就等着我的消息。”布朗特终于了头。

    ……

    冯晨软硬兼施,拿下了布朗特,军统上海区的众特工们才安下心来。

    阮清源是个少将级的人物,又是上海沦陷后,第一个因刺杀汉奸被捕的军统特工,所以,这件事情也惊动了蒋介石。

    老蒋专门密令司法部,由司法部命令江苏高等法院,责成上海特区法院,早日替阮清源开脱。

    谁知道,阮清源在被捕时使用的是化名“方新”。

    特区法院调遍所有档案,也无法找到阮清源这个人,更不知道这歌“方新”就是阮清源的化名,于是只好作罢。

    可是,巡捕房法国负责人布朗特清楚,这个方新不一般,必须设法释放。

    在布朗特的授意下,巡捕房起诉了阮清源三个罪名:在租界内私藏军械,杀人未遂和危害公共安全。

    阮清源自己就是毕业于警官学校,又干过警察局长,因此他对法律很熟悉,再加上布朗特的串通,于是,阮清源要求法院拒绝受理杀人未遂这项起诉。

    这些都是做给日本人看的,布朗特害怕在日本人那边不好交差,才串通好阮清源,在法庭上否定杀人未遂这项指证。

    阮清源宣称自己与陈则民互不认识,更无私仇,无杀人动机,更没有杀人行为。

    阮清源在法庭上提出,杀人未遂的指控,最起码要有被杀方陈则民亲自出庭作证,与自己当面辨认真假后,法院才能受理。

    这个要求十分合情合理,总不能原被告之间既不认识,又不知彼此之间有何瓜葛的情况下,就提出对被告的诉讼。

    陈则民不想抛头露面,自然不会到庭,他心里非常明白,一个汉奸进出由国民政府实际控制的上海特别法院,那该要冒多大的风险,也许在出庭的过程中,自己会莫名其妙地死去。

    另外,陈则民也的确不知道被告方新到底是何方神圣?

    别说是陈则民了,就连阮清源自己也没预设好,这个方新究竟该是歌什么身份,一切听从布朗特和刘绍奎的安排。

    于是,上海特区法院最后驳回杀人未遂这项起诉,仅以在租界内私藏军械和危害公共安全两项罪名,按最低量刑判阮清源两个月徒刑。

    在冯晨的策划下,布朗特出面斡旋,又把阮清源的两个月徒刑折算为罚金,上交给上海特别区法院,就这样三天后,阮清源被顺利释放。

    既然阮清源才判了二个月的徒刑,阮清源的随从张铁胆,根本没有经过审判,直接由巡捕房无罪释放。

    阮清源和张铁胆两人安然脱险。

    冯晨没有食言,真的出高价钱,给布朗特买了一只宋代青花瓷花瓶送去,感谢布朗特在这件事情上所出的力。

    “哈哈,冯先生,同你合作非常愉快!”布朗特见到青花瓷花瓶,整个人笑得合不拢嘴,竖着大拇指,连连夸奖这冯晨。

    “布朗特先生,希望我们合作愉快!”冯晨把青花瓷花瓶放到布朗特的办公桌上。

    “冯先生,以后租界的治安你也要多多帮忙,我听刘督察长介绍,你同杜月笙先生之间的关系很不一般。”布朗特很清楚,租界内的青帮弟子们只要不闹事,他就会少很多麻烦。

    “这个是自然的,我们是朋友嘛!”冯晨毫不谦虚地答应着。

    “对,对,对,我们是朋友!”布朗特上前给了冯晨一个法国式的拥抱。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