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422章 夫妻相见

正文 第0422章 夫妻相见

    李士群暂时在霞飞路上的富源旅馆08房间住了下来,洗了个澡,美美睡了一觉,起来后又用冯晨给他留下来的钱,去买了一套西装,整个人一打扮,精神多了。

    晚上,冯晨带着李士群,来到爱多亚路上的锦江川味餐馆,给李士群接风洗尘,冯晨特意喊来了王铁民和张铁胆等人作陪,李士群喝的很高兴。

    酒足饭饱以后,冯晨亲自把李士群送到霞飞路上的富源旅馆08房间。

    趁着酒劲,冯晨试探性地问道:“士群兄,你可以去找季云卿给你安排个事干干,要是你不嫌弃,先到我的杂志社来也可以。”

    “多谢冯老弟的好意,我还是先在这里住几天,打听打听你嫂子的下落,现在想起来,没你嫂子在我跟前,我就没了主心骨。”李士群摆了摆手,拒绝了冯晨的好意。

    “行,既然士群兄这么决定,那你就先在这里住下,反正这个房间也是闲着的,有什么需要,你尽管去《时事周刊》杂志社找我。”冯晨说道。

    “冯老弟,我问你,你现在是不是加入了军统局二处?”就在冯晨要离开房间的时候,李士群突然问了一句。

    “呵呵,看来什么都瞒不过士群兄呀!”冯晨迟疑了下,微微笑着转过身,望着李士群回答道。

    “唉,这么多年来,还是你冯老弟对我真心啊,不像丁默邨和苏成德他们两人,城府太深了,其实我早知道,你已经是戴笠的人了。”

    冯晨坦然地承认了自己的身份,这让李士群更加的认为冯晨这人可交,没有在自己的面前玩花花肠子,特别是现在自己正落魄的时候,这个冯晨依然对自己这么好。

    “士群兄,有个人我想向你打听一下。”冯晨见李士群聊兴正浓,干脆不走了,返身在房间的沙发上坐下。

    “呵呵,老弟,你是问你的老部下杨寻真小姐吧?”李士群狡黠地望了眼冯晨问道。

    “她现在是不是随着总部撤退到重庆了?”冯晨了头。

    “实话告诉老弟,我也不太清楚,总部撤退前一个多月,我在总部就没见过她,你是知道的,杨寻真小姐是密码专家,重保护对象,我分析着,肯定是在重庆。”

    李士群的话不像假话,要是真的知道杨寻真的行踪,他也不会不告诉冯晨的。

    两人在房间里又闲聊了一阵,冯晨感觉酒劲上来了,头有发晕,这才起身告辞离开了富源旅馆。

    ……

    李士群在旅馆房间里,一觉睡到大天亮,起身洗嗽了一下,来到富源旅馆外面的早摊位上,要了晚阳春面,开始吃了起来。

    “噢?这不是士群吗?你怎么会在这里?”正在李士群专心吃着面时,身后传来了一声问话声。

    “哦?是常师叔呀!”冯晨扭过头,发现常玉清带着六、七个短装打扮的人站在自己的身后,这些人个个腰中插着一把驳壳枪。

    因为李士群曾经拜在青帮季云卿的门下,所以自然称常玉清为师叔了,要是按青帮的规矩,李士群同样应该叫冯晨师叔。

    “常师叔,你这是……?”

    李士群站起身,指了指常玉清腰间露出的驳壳枪柄。

    “哈,哈,我这是带着几个兄弟,到租界来逛逛,最近有些不长眼的报纸,一直在公开诋毁大日本皇军,不给他们厉害,他们不知道上海是谁的上海。”

    常玉清惦着肥胖的身子,拍了拍腰间的驳壳枪,狂妄地大笑了两声。

    “可是,师叔,这租界是不允许公开携带武器的,你这样遇到巡捕时,不怕有麻烦吗?”李士群提醒着常玉清。

    “哈、哈,我这叫公开携带武器吗?这是武器吗?巡捕找我们东亚黄道会的麻烦?!我还想找他们的麻烦呢!”常玉清再次大笑着,拍了拍那别着驳壳枪的肥腰。

    看到常玉清狂妄的样子,李士群在心里暗暗骂了句,他妈滴,日本人真是眼睛瞎了,怎么会看中这头猪。

    “呵呵,常师叔,你路子广,我想让你打听一下,我夫人叶吉卿到哪儿去了?”李士群心里虽然骂着,但脸上露着笑容,想从常玉清这里打听一下老婆的下落。

    “怎么?你刚从外地回来?”常玉清吃惊地问道。

    “噢?常师叔知道吉卿在哪儿?”看到常玉清的样子,李士群心里一阵兴奋,常玉清分明知道叶吉卿的去向。

    “我昨天晚上还在季大哥的公馆里见到她,听她说,去汉口找你,你不在,她在汉口住了几天,就匆匆忙忙返回上海来了。”常玉清说道。

    “多谢常师叔,改天我请你!”听说叶吉卿就在上海,李士群双手抱拳,朝着常玉清拱了拱手,迫不及待地朝着家中赶去。

    回到家中,叶吉卿刚刚起床,正在收拾着房间,见是李士群回来了,惊喜交加,上前搂着李士群又是哭又是打。

    “你个死鬼,你跑到哪儿了?害得我们娘俩差一流落汉口街头。”

    “夫人,我对不起你,真是一言难尽啊!”李士群紧紧抱着叶吉卿,连声道着歉。

    哭了一阵,叶吉卿的情绪慢慢平静了下来,泪眼婆娑地望着李士群问道:“你咋才回上海来?我正到处找你呢?”

    “夫人,你先坐下,听我慢慢给你说。”

    叶吉卿坐下后,李士群这才把自己如何害怕追究责任,如何绕道贵州,如何从越南海防到了香港,又如何同冯晨联系上回到上海,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叶吉卿。

    “那你也不提前同我商量一下?”叶吉卿娇嗔道。

    “吉卿,你和岳母娘受苦了!”李士群惭愧地再次给老婆道歉。

    “你知道吗?听说你没去株洲上任,我怕徐恩曾把我们娘俩抓起来做人质,我同妈妈连夜转移了住处,在汉口东躲西藏几天,最后还是苏成德兄弟帮忙,我们娘俩才从汉口又回到了上海。”

    接下来,叶吉卿给李士群讲述了两人分手后的经过。

    叶吉卿与李士群在汉口分手后回到上海,把母亲从上海接到汉口,可是刚刚到达汉口,就听说李士群并没有去株洲上任。

    叶吉卿意识到事态严重,害怕徐恩曾拿自己和母亲做人质要挟李士群,立即连夜转移了住处。

    谁知,因为母亲年龄大了,禁不起路途颠簸,第二天便生起病来,卧床不起。

    叶吉卿并非一般的女人,她不会安心守候在母亲身旁,她有强烈的权欲与金钱欲,这两大**,促使她时刻关心着外面的政治风云。

    人虽然在汉口,但心依然在上海。

    叶吉卿咬牙,花费重金,请了随行医生和护送人员,把自己和母亲送回了上海。

    此时,上海租界已成为孤岛。

    在华界日本占领区,日本人成立了上海地区防守司令部,司令由黑田原大佐担任。

    司令部设在虹口北四川路,另由吉野中佐担任防守副司令。

    日本人占领上海后,想掩盖侵略者的臭名声,决定成立一个傀儡政府,取名为“上海大道市政府”,市长由中国人来担任。

    日本人首先想请上海的大流氓头子黄金荣来任市长,黑田原大佐亲自到钧培里黄公馆去请黄金荣出山,孰料黄金荣粗中有细,当时不作肯定回答,说要考虑考虑。

    半月后,黑田第二次上门,黄金荣干脆拒绝,并说了三个不能任职的理由:

    一是他与蒋介石有师生之谊,担任市长就同蒋介石直接为敌了。

    二是自己没有才学,当一市之长会误了公事。

    三是自己所能号召的人都是帮会李的人,文化、工商界都无能为力。

    一句话,就是不能担任这个市长。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