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418章 逃往香港

正文 第0418章 逃往香港

    乌江,这条当年西楚霸王自刎的河流,浊浪滔滔,奔腾咆哮。

    平日里,乌江就是一条难以驯服的恶龙。

    这几天又遇上山洪暴发,千山万壑的水,一齐呼啸着涌到狭窄的河道,江面越来越宽,浪头似乎要把江岸撕裂。

    乌江,安顺渡口。

    李士群到这里已经三天了,然而江上断航,欲渡无舟。

    这可把他急坏了。

    李士群离开汉口后,本可直赴广州去香港找盛香君去,但他想到这样很不安全,他清楚的很,散布在广州的军统局特务很多,难免碰上。

    考虑到这些,李士群就另选了一条路,经湖南,到广西,然后由贵州、云南去越南的河内、海防,再绕到香港去。

    这条路虽然要绕不少弯子,多费不少时间,但是比较安全,不会出岔子。

    可是李士群哪里想到,恰恰在这时会碰上乌江断航,他心乱如麻,每天都到渡口去问何时开航。

    船家每次答复的都是:“不知道。”

    李士群没办法,同船家商量着,想出重金雇艘小船渡过去,可是船老大不阴不阳地答复道:“我可不敢拿自己的命开玩笑,有了钱没有命,钱再多也是白搭。”

    这真是无计可施了。

    第四天,李士群又来到江边,江水已不像前几日那样肆虐,水流平缓得多了,他来到了渡口码头的小屋。

    “你这位先生不要再问了,明天一大早我就开航,你要急就乘头班船。”船老大已经和李士群熟识了,一见到他就主动告诉他。

    “那我乘头班船,愈快愈好!”李士群点了点头。

    离开码头,李士群高兴地哼唱着京剧《武家坡》:

    “一马离了西凉界,不由人一阵阵泪洒胸怀,青是山,绿是水,花花世界,薛平贵好一似孤雁归来……”

    “前面可是士群老弟吗?”

    听到问话声,李士群回头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

    “原来是顾处长啊,怎么您也到这里来了?”来人是原特工总部的机要科长,现在已调任财政部盐务督察处长的顾建忠。

    李士群是深知顾建中的厉害,这个人靠着和徐恩曾的同学关系,一路高升,六年前,李士群干掉马绍武后,被押到南京,关在瞻园,在顾建中手里吃了不少苦头。

    现在是冤家路窄,狭路相逢,要是给顾建忠识破了行踪,岂非死路一条?李士群心里七上八下,想着应对办法。

    “士群老弟,我是来贵州巡视盐务的,路经这里,准备到遵义去,你怎么到这里来的?”顾建忠上下审视着李士群问道。

    李士群颇有一些应变之才,就在顾建中说话的片刻,他立刻想好了应对的话语。

    “局本部已迁到重庆,我去请示工作后,有事要去香港,然后就回株洲去,想不到江水暴涨羁留在这里。”李士群装出坦然自若的样子。

    顾建中知道军统局已迁往重庆,可是军统局的一处在汉口,这个情况顾建忠就不太清楚了,究竟调到财政部后,他对军统局的工作隔了一层,加上李士群又直截了当地说明要去香港执行任务,顾建忠也就没多想。

    顾建忠根本没有想到,这个李士群到香港的真正目的是出逃,这个老牌特务居然轻易地被李士群蒙了过去。

    “顾处长,到我住的客栈里去坐坐,弄几杯酒,权当给你接风,怎么样?”看到李士群殷勤的样子,顾建中更是深信不疑,他去香港是执行任务。

    “不了,士群老弟,我这里不是一个人,今天我还准备赶到贵阳去。”顾建忠摆了摆手推辞了,然后同李士群握了下手,转身离开了。

    顾建中走后,李士群伸手捋了捋头发,长长舒了口气,心里想,好险,好险啊!要是被顾建忠识破就糟了。

    第二天,李士群顺利渡过乌江,一路匆匆到了昆明,几天后就到了越南的海防。

    海防到香港的船只往来频繁,李士群乘上了一艘小客轮,预计500多海里的路程,最多两天就可到香港。

    晚上,李士群特别高兴,特地买了一瓶威士忌,自饮自酌,庆祝自己出逃成功。

    半夜里,海上忽然起了大风,因为船的吨位太小,巨浪一下把船推上浪尖,一下又把船甩到浪谷,船似乎时刻都会翻沉。

    喝的晕晕乎乎,正在编织着美梦的李士群被惊醒了!

    剧烈的颠簸,让李士群呕吐起来,他没有航海经验,何况又是这样的巨风。

    李士群开始大声地哭爹喊娘起来,一旁的乘客讥笑着说:“你这人是怎么搞的,晕船就喊成这样!一会说不定船底朝天,你这条小命也可能送掉呢。”

    李士群吓得当即不再叫喊了。

    幸好风慢慢地停息下来了。

    天亮时,一轮红日从海边升起,海上平静无波,和昨夜相比,似乎是两个世界,笑客船又加快速度航行起来。

    到了傍晚时分,香港依稀在望,乘客中有人高兴得喊:“香港到了!”

    舱里的乘客都拥到甲板上来看。

    忽然,天空中响起一阵隆隆的飞机声。

    两架日本飞机出现在小客船的上空,飞机呼啸着向轮船俯冲而来,可以清楚地看到机舱内的飞行员,机身上的红膏药更是清晰可见。

    “嗒、嗒、嗒……”

    飞机上机枪一阵扫射着,但子弹都打到了海面上。

    飞机在小客船的上空盘旋了一圈,飞行员大概已看清这只是一只普通的小客轮,这才拉起机头,又向大陆方向飞去。

    全船乘客又一次化险为夷。

    李士群终于在香港登岸。

    香港依然灯红酒绿、纸醉金迷,一片歌舞升平景象。

    来到跑马地,在一幢20层的高层建筑,李士群敲响了15层一个套间的门,这是日本樱花会女间谍,代号罂粟花的盛香君留给他的地址。

    应声来开门的是一位本地装扮的老妈子。

    “请问,盛香君小姐在吗?”李士群操着一口上海官话问道。

    那老妈子瞪着两眼,迷茫地望着李士群,她听不懂他的话。

    李士群只有得又用手势,又用语言,这才搞清楚这家主人姓田,盛香君是否住过这里,她不知道。

    李士群怏怏地离开了那里,找到一家普通旅馆住下,他决定自己亲自去找日本驻香港总领事中村丰一。

    第一次李士群被毫不客气地拒之门外,总领事不知道他的底细,不予接见。

    第二次仍然被挡驾,但总领事派出一位秘书助理,过来问道:“请问是谁介绍您来见中村先生的?”

    “是盛香君小姐,她是樱花会的人。”李士群回答说。

    秘书问清楚以后,返回去给中村丰一报告,不一会,那秘书再次出来,直接把李士群直接引领到中村丰一的办公室内。

    “李先生,不知光临敝领事馆有何见教?”看来中村丰一刚才已经同盛香君联系过,弄清楚了李士群的身份。

    中村丰一,矮胖的身材,留着一撮小仁丹胡子,眨巴着眼睛,模样非常狡狯,他的两只眼珠滴溜溜地上下打量着李士群。

    “不敢,不敢,我是专程来投奔贵国的,我想为你们大日本效劳。”李士群毫无羞耻,开门见山地说。

    接下来,李士群把留学苏联、曾在日本特种警察学校受训的经历,详细地作了一番自我介绍,表明他早就在为大日本帝国效劳了。

    中村丰一是土肥原贤二的高足,也算得上是个老牌特务了,他对李士群其实早就了如指掌,只是他不敢轻信他。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