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414章 留守主任

正文 第0414章 留守主任

    11月8日,刘启文部受命驻防松江县南口阵地,狙击金山卫登陆日军,当日,天降大雨,路滑难行,但刘启文不顾旅途疲累,身先士卒,直奔松江。

    晚上9时许,刘启文部猝遇日军并接战,他亲率644团、647团,扼守30号铁路桥要冲,决心予敌重创。

    此时,原驻军已奉陈诚密令撤退,溃败如潮,致使刘启文部腹背受敌,数架敌机轮番向松江大桥附近投弹、扫射。

    黄浦江上的日军炮艇也集中火力射向刘部,炮火连天,震耳欲聋,在中**队强有力的阻击下,日军攻势锐减,但战斗仍十分惨烈。

    激战一直持续到9日12时左右,644团团长王熙瑞在激战中壮烈牺牲,日军从右翼席卷而来。

    刘启文指挥若定,机智沉着,率领预备队向日军猛袭,使日军受到重挫。

    在刘启文的带领下,644、647团官兵们同仇敌忾,越战越勇,但伤亡十分惨重。

    为了保存实力和掩护军、师指挥部撤离,刘启文率部向松江西关转移,在松江十里长街与日军展开了激烈的巷战。

    日军派出数倍于中**队的兵力,追击刘启文部,刘启文率部拼死阻击,寸土不让,每屋必争,与日军展开激烈肉搏,拉锯式的战斗一直持续到深夜11时,终于使日军败退。

    此时,刘启文已两天两夜未合一眼,滴水未进,但他不顾这些,率领士兵在西关大街上构筑工事,以备次日再战。

    11月10日凌晨2时许,日军冲破松江北关防线,向西关大街包围过来。

    枪声慢慢稀疏,夜空渐渐沉寂,与军、师部通信联系也突然中断,刘启文忽然预感到战局可能有变,军、师指挥部有可能已转移,644、647团如不速撤,将会全军覆没。

    刘启文果断决定,从北大街突围向佘山口转移。

    可是,当刘启文率部走到西大街转往北大街的桥梁时,被日军发现,日军遂将重机枪架到桥上,向刘部疯狂扫射,部队伤亡十分严重。

    在危急之中,刘启文夺过身边机枪连连长手中的机枪,一跃而起,开始率部冲锋!

    刘启文大声高喊:“弟兄们,不怕死的跟我来!”

    他一边喊着,一边向日军猛烈开火,一时间,众官兵士气倍增,杀声震天,向日军猛冲过去,日军抵挡不住,开始溃退。

    不幸,在快冲过大桥时,敌人一梭机枪子弹击中刘的胸部,将军怒目圆睁,饮弹身亡,时年39岁。

    由于军情紧急,顾不上掩埋,部下用路边店铺木板将其遗体遮盖。

    在得知刘将军壮烈牺牲的消息后,322旅官兵们悲痛欲绝,同仇敌忾,在松江战役中对日军进行了更猛烈的还击,致日军伤亡1000多人。

    322旅的官兵们还不清楚,整个67军包括322旅,已经陷入日军的重重包围之中,67军军长吴克仁将军,已于九日傍晚牺牲。

    11月9日下午,吴克仁率部突围抵达青浦和昆山交界的白鹤港,准备从这里越过苏州河西去昆山,但桥梁已经被日机炸毁。

    吴克仁指挥部队涉泅渡河,当时天上的日机屡次轰炸骚扰,日军地面部队也迂回在附近搜索,吴克仁镇定自若,指挥属下先行渡河。

    傍晚时分,暗藏在67军中的日谍向玉田,带着一队日军,突然而至,交战中,吴克仁不幸中弹牺牲,时年43岁。

    随后,我军放弃苏州河南岸除南市以外的阵地,向青浦、白鹤港之线转移,日军进占虹桥机场和龙华镇,继续向青浦、白鹤港之线突进。

    我第58师174旅旅长吴继光指挥部队阻击时阵亡,该线于10日弃守。

    11月10日,日军佐藤支队在浦东登陆,步兵第5旅团向南市发起总攻,枫泾镇失陷。

    11月11日,敌第6师团攻占青浦,进至苏州河岸。

    同日,南市我军奉令撤出阵地,上海市长吴铁城发表告市民书,沉痛宣告上海沦陷。

    ……

    南京城南的道署街,原国民党中央调查科特工总部附近,有一幢两层的西式小洋房,门牌是76号。

    这里是处非常幽静的地方,屋后不远是玄武门的城墙,门外是一片空旷的杂草丛生的荒地,在楼上开窗远眺,碧波万顷的玄武湖一览无遗。

    也许是命运安排,李士群一生和“76”有着特殊因缘,自从特工总部和复兴行社合并成立军统局以后,道署街76号便成了李士群的寓所。

    这里是国民党军统局一处的一个秘密机关。

    自从11月11日上海沦陷后,南京已成为一座危城。

    日军从京沪铁道线、京杭国道、长江上三路合围过来,整个南京城形势岌岌可危。

    从淞沪前线撤退下来的83军、66军、71军、72军、78军以及桂永清的教导总队,总计约30万人,奉命保卫南京。

    蒋介石任命一直处于闲散地位的湖南旧军人唐生智上将,为南京卫戍司令长官,虽然国民政府当局,一再宣称南京固若金汤,事实上人心已经动摇。

    11月20日,国民政府通告中外,即日迁都重庆。

    一时间人心惶惶,南京城里的大小机关都纷纷往后方撤退,达官贵人、巨商富贾或乘轮船,或乘汽车,带着全部家私,纷纷逃出南京。

    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军统局一处处长徐恩曾找到了李士群。

    这几天,李士群一直处于心绪不宁之中,他看到各机关的混乱状态,早已准备开溜,无奈军统局还没有走的命令,他只好硬着头皮待着。

    听到处长徐恩曾传唤,他心里异常忐忑不安。

    “士群,你来啦?快,快,坐下我们谈。”徐恩曾指了指沙发,脸上挂着笑容,比往常客气多了。

    李士群在沙发上坐下,望了望徐恩曾,等待着他的发话。

    “你夫人她还在上海吗?她最近好吗?”徐恩曾开口问道。

    “谢谢徐长官关心,她还好,前几天她带来信,准备到南京来。”李士群如实回答说。

    “是嘛?!战争时期,你们夫妻自然应该在一起,不然两地牵挂啊!”徐恩曾望了眼规规矩矩的李士群,关心地点了点头。

    李士群心里感到非常奇怪,这个徐恩曾是吃错药了?今天怎么尽和我聊起家常来了,他平常不是这样的人呀!

    “士群,我今天找你来,是要把一个任务交给你。”正在李士群纳闷着的时候,徐恩曾终于转入正题。

    “呵呵,我一切听从徐长官的吩咐。”嘴上爽快地答应着,但李士群的心里面却是扑通扑通直跳着,他不知是祸是福。

    “好!我知道你一向是坚决服从命令的。”

    徐恩曾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大大地抽了口雪茄烟。

    “我们军统局一处,马上就要转移到汉口去,但我们的工作不能就此停顿,我和陈立夫局长商量过,决定派你当南京的留守主任。”

    “这个,那个……”这个消息无异是个晴天霹雳,来的太突然了,李士群望着徐恩曾,不知怎样回答才好。

    “你不愿接受这任务?”徐恩曾的口气不像先前那样的和善了。

    “不,不……我是想……如果……”李士群说话变得吞吞吐吐起来。

    “士群,你想说什么?”看到李士群的样子,徐恩曾寒着脸问了句。

    “徐长官,如果唐生智守不住南京,我该怎么办?”李士群终于大胆地把心里面的想法说了出来。

    “哦,这个呀,到那时,你就在南京潜伏下来,战斗在敌人心脏里。”徐恩曾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瞅了眼李士群,淡淡地说道。

    “好,我接受任务!”李士群知道,这个任务他是无法推掉的。

    “呵呵,我就说士群老弟会接受这个任务的,这才是好同志嘛!”徐恩曾笑着,上前一步,亲热地拍了拍李士群的肩膀。

    接下来,徐恩曾又对经费、人员问题作了指示。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