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410章 会战进程

正文 第0410章 会战进程

    平型关大捷,丝毫没有影响到淞沪战场上的形势,9月25日以后,连日来,战事重心仍在江湾、罗店、刘行等地。

    日军援兵不断增多,又一批军火抵沪,其主力舰“长门”号、“陆奥”号也先后到沪参与战斗。

    9月28日,日军发动第4次总攻。

    同日,国联大会一致通过中国问题议决案,谴责日机滥炸中国平民。

    9月29日,日本舰队司令长谷川清,派员访英、美、法等国驻沪海军司令,要求各**舰移泊到黄浦江下游,以便日军进攻南市。

    9月30日中国代表在国联大会上,要求确认日本为侵略国。

    此时,日军在沪参战兵力增加到20万人以上,日军步、骑兵向刘行东北我军阵地猛冲,突入阵地约3公里。

    我军被迫转移到蕰藻浜、陈行、广福、施相公庙一线。

    10月1日,日首相近卫、陆相杉山、海相米内和外相广田,在东京举行四相会议,决定《处理中国事变纲要》,扩大华北和华中战局,设想通过10月份的攻势,迫使南京国民政府议和,以结束战争。

    10月2日,日军总司令松井石根,限部属3天内占领嘉定、浏河、刘行、大场、闸北、浦东等处。

    随后,日军集中兵力向罗店、刘行发动进攻;我军沿沪太公路撤退约1000余米。

    2日晚,日军以轻型战车30余辆,协同步兵1600余人,由北四川路方向冲入我方警戒线内,双方发生激战。

    10月3日,晨,日军向沪太公路东西两侧进攻,使用毒气及达姆弹,同时,敌舰驶入常、澄交界的段山港,向岸上民房轰击。

    10月4日,在平冈龙一等人的斡旋下,日本外务省特派在野的外交家伊藤等10余人抵达上海,诱胁我军停止抵抗,但战斗仍在罗店、刘行附近进行,日军企图渡蕰藻浜。

    10月5日,夜,我空军轰炸日军阵地。

    10月6日,日军主力分2路进犯:一路由罗店沿沪太公路,经施相公庙向嘉定进攻;在刘行方面之敌,经广福镇向嘉定进攻。一路由顾家宅强渡蕰藻浜,抵南岸进袭庙行;张华浜之敌西进,威胁江湾、闸北之线。

    同日,国联大会通过关于中日冲突事件的议决案,谴责日本,声援中国。

    10月7日,敌第3、第9两师团,在优势炮火掩护下,由蕰藻浜北岸向**第87师及第1军正面防御阵地,强行渡河,被我军击退,成拉踞战。

    我军冒雨反攻黄浦江沿线,炮战异常激烈。

    10月8日,驻沪日军总司令松井石根发表声明:“日军进攻之目的,在于强迫中国政府与抗日军队改变对日态度。”

    10月9日国联邀请13国在北平举行“九国公约会议”,寻求解决中日争端办法。

    同日,日军犯广福镇、西六房宅,均被我军击退。

    10月10日,国民政府外交部照会国联,声明接受“九国公约会议”的邀请。

    连日来,闸北的六三花园、八字桥、浦东、蕰藻浜等地均在激战。枪声炮声,根本没有停止过。

    10月12日,蕰藻浜我军大捷,日军主力伤亡甚众。

    10月15日国民政府军委会发布训令:

    “前方自应奋勇应战,如有擅自退却者,当予依法连坐,其余战地文武官佐,亦应各本天良,一致抵御。如有擅退或抗击不力等情事,亦当依法严惩,决不宽贷。”

    据国民党上海社会局统计:抗战前全市总计工商业厂号10.9万家,淞沪会战爆发以后,全市仅社教机关的经济损失就达1094万元以上。

    10月21日,中国增援部队第21集团军到沪后,为恢复蕰藻浜南岸阵地,决定对敌全线反攻。

    以第48军第1路,向黄港、北侯宅、谈家头附近蕰藻浜南岸之敌攻击。

    以第66军为第2 路,由赵家宅向东攻击。

    以第15集团军的第98军为第3路,由广福南侧向孙家渡、张家宅之线攻击。原守备各师,各自向当面之敌攻击。

    全线于19时开始攻击,激战连夜,各路均有进展,克复30余处村庄要地。

    10月22日,日军主力在飞机及舰炮支援下,向我第21集团军反攻,激战至23日,双方伤亡甚大,我军退守小石桥、大场、走马塘、新泾桥、唐家桥之线。

    第170师510旅旅长庞汉祯、第171师511旅旅长秦霖及团长廖雄、谢鼎新、褚兆同等阵亡。

    闸北至庙行、陈行以北阵地均无变化。

    同日,日军在宝山县城组织伪县政府,任命日本驻上海领事馆秘书吉田义男为县长。

    10月24日复旦大学我军阵地失守,冯晨的秘密交通员赵守义提前转移到法租界,在辣菲德路上开了一家书店。

    10月25日,敌第11、13和第9师团主力向大场方面猛攻,突破翔大公路,进窥南翔,大场形势危急。

    同日,我军走马塘阵地也被突破,日机150架在大场一线狂炸,我守军牺牲惨重。

    10月26日,我第18师朱耀华部被迫放弃大场、庙行、江湾。闸北守军因伤亡惨重也自动放弃了阵地。

    我军主力退守南翔一线,一部退至苏州河以南,一部留守苏州河以北各要点。

    10月26日是淞沪会战的转折点,国民革命军在上海闸北区的抵抗日渐艰难。

    为了保存实力,中华民**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命令该区所有军队撤出,以防卫上海西部郊区,同时命令第三战区代理司令长官顾祝同,让精锐的第八十八师单独留守。

    老蒋这样做,一是为了拖延日军进攻速度,二是为了向国际社会表明,中国在抵抗日本侵略战争上的坚决态度,并以此赢得国际社会的支持,因为,九国公约签字国正好将于11月6日召开会议。

    顾祝同本人出于个人感情,他并不愿意让第八十八师留守,因为他曾是第二师,也就是第八十八师整编前的番号的指挥官。

    顾祝同打电话向第八十八师师长孙元良传达命令,而孙强烈反对这一计划,之后孙又将接替杨振华,新任的参谋长张柏亭派到离前线20公里的顾祝同的司令部,进行反复协商。

    无论是顾祝同、孙元良还是张柏亭都不会违抗蒋介石的命令,但孙元良通过张柏亭向顾祝同建议,让八十八师留守,既然是出于政治的目的,那么留守闸北的部队,兵力多是牺牲,兵力少也是牺牲,同时,守多数据点是守,守一二个据点也是守。

    顾祝同最后同意第八十八师留出一个团的兵力,留守地点则自行处置。

    张柏亭回到第八十八师师部四行仓库后,孙元良决定,就以四行仓库作为固守据点,但觉得一团兵力仍然过多,在最后撤离之前,又决定只留一个加强营就够了。

    于是,就以第524团第1营为基干,配属必要的特种部队,组成了一个四百多人的加强营,由中校团副谢晋元、少校团副上官志标,和少校营长杨瑞符率领。

    10月26日晚10点钟,驻扎在上海北站的第524团,接到师部命令,要求他们撤回位于四行仓库的师部。

    第一营营长杨瑞符,面对这条要求其撤出已坚守两个多月的阵地的命令,一开始难以接受,手枪连的卢梦雄、冯午等人,更是叫嚷着不愿意撤退。

    但在得知师长孙元良,是让第一营去防守四行仓库后,大家这才同意撤退。

    四行仓库,是位于闸北区苏州河西岸的一座混凝土建筑,在新垃圾桥西北沿,这个仓库,是由四家银行,金城、中南、大陆、盐业共同出资建设的仓库,所以称为四行仓库。

    仓库建于1931年,占地0.3公顷,建筑面积2万平方米,屋宽64米,深54米,高25米,是该地区最高的建筑。

    由于之前是第八十八师师部,因此,在仓库中贮存了大量食物、救护用品以及大量的枪支弹药等。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