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399章 冯晚病了

正文 第0399章 冯晚病了

    天亮以后,萧峰才发现,这个山神庙就在靠近山梁的地方,山神庙的背后,同样有条小道,一直蜿蜒通下另外一个山谷。

    萧峰分析,顺着这条小道下山,一定会有人家居住,目前两人的状况,必须先到村庄里打听一下,去延安的路该怎么样走。

    在山神庙周围观察了一阵,萧峰再次回到庙中,看了看靠着神坛睡着了的冯晚,没忍心喊醒她,他准备再次到外面山上转悠一下,看能不能弄些吃的回来。

    再次出了山神庙,萧峰在庙后的灌木林中搜寻着,想采点野果充饥。

    果然,在不远处,有一棵八月炸树,树上挂着黄紫色的果子,大多已经成熟,见到这些,萧峰心里一阵欢喜。

    八月炸又名八月瓜、野香蕉,为三叶木通果实,原为古代皇室的贡品,野生珍惜树种,没想到会在这里有一棵,还挂了这么多的果实。

    萧峰来到树跟前,捡着已经成熟的果实,摘下不少,抱着八月瓜果子返回了庙中,这时冯晚也刚刚睡醒。

    “冯晚,快来吃,好东西,你肯定没吃过。”萧峰剥开一枚果子,递给了冯晚。

    “这是什么东西?怎么跟香蕉一样,从哪儿弄的?”冯晚从来没见过这种果子,更不用说吃过了。

    “你说的很对,这叫野香蕉,一般人叫八月炸,也叫八月瓜,你快吃,味道好得很。”萧峰自己也剥开一个吃了起来。

    “嗯,比香蕉好吃。”冯晚咬了一口,点了点头说。

    估计实在饿了,冯晚竟然连续吃了好几枚,这才罢休。

    几个八月瓜吃下,两人稍稍恢复了一些体力,萧峰把剩下来的几枚瓜果包起来,说道:“冯晚,现在感觉怎么样?要是感觉还可以,我们就从庙后小道慢慢下山。”

    “好的。”

    冯晚起身,随着萧峰出了庙门,顺着山神庙的庙后小道,开始朝着山下走去。

    两人走有半个多小时,冯晚在路边的一块平坦的石头上坐下,不住地踹着粗气。

    “怎么了?冯晚,走不动了?”萧峰停下脚步关心地问道。

    “不是,我这会感觉身上好冷,头有点发晕。”冯晚说。

    萧峰看了看冯晚的脸色,有些潮红,又伸手试了一下冯晚的额头,有点发烫。

    “不好,冯晚,你可能在发烧。”萧峰说。

    “嗯,浑身没一点力气,就是想睡觉。”冯晚有气无力地说道。

    “我还是背着你走吧。”见冯晚这样,萧峰只有再次蹲下,让冯晚爬扶在自己的背上,背着她继续朝着山下走去。

    快到山下的时候,萧峰背上的冯晚轻声说道:“萧峰,我这会又好热呀。”

    “坚持一会,马上找个人家,我们先住下,给你请医生,你这标准是打摆子。”萧峰想,冯晚一定是昨晚淋雨着凉了。

    打摆子是疟疾的俗称,典型发作者,身上先发冷发抖,皮肤起鸡皮疙瘩,面色苍白发紫,半个小时以后,体温迅速升高,头疼面红,神志模糊,胡言乱语。

    萧峰在长征路上,经常偶有战士得这样的病,这病需要卧床休息,多喝水。

    果然,背着冯晚的萧峰,已经感觉到冯晚的身子发烫,便加快步子朝前走去。

    下了山,继续向前走了一会,远远的看到有两个人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萧峰心里一惊,忙闪身到路边的一棵大树后面,把冯晚放下,掏出了身上的驳壳枪,警惕地观察着走过来的两人。

    两人走近后,冯晨发现是一老一少,走在前面的是一位干瘦的老头,大概六十多岁的样子,走在后面的是一位虎头虎脑的十五六岁少年。

    老人身上还背着个土铳子,估计是上山打猎去的。

    “老人家,这里离村庄还有多远?”萧峰把驳壳枪插进腰间,从路旁的大树后面,闪身出来问道。

    见路旁突然冒出一个人来,老人敏捷地取下身上的土铳子,指着萧峰问道:“你是什么人?一大早怎么会在这里?”

    “老人家,我们不是坏人,是过路的,昨晚在山梁那边遇到土匪了,我同我妹妹逃到山神庙,躲了一晚,我妹妹淋雨了,这会病了,我想找户人家,把我妹妹安顿下来,去给她找个郎中看看。”

    萧峰指了指靠着大树坐着的冯晚,给老头解释着。

    “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你是坏人呢。”

    老头子把土铳子收拾起来,上前蹲在冯晚跟前看了看,扭头望了眼萧峰说道:“小伙子,你妹子这是打摆子,耽误不得。”

    “老人家,这离村庄远吗?”萧峰问道。

    “先去我家吧。”

    老头子起身,吩咐着那名少年道:“小石头,你赶快先回家,让你奶奶烧锅开水。”

    “好的!”小石头答应着,返身朝着来路方向跑去。

    萧峰再次蹲下身,把冯晚背到身上,跟着老头子身后,朝前走去。

    “小伙子,你们兄妹这是到哪儿去?”老头子问道。

    “大爷,不瞒你老,我们这是到延安去。”萧峰如实回答说。

    “投奔八路?”老头问。

    “嗯,我们是去投奔八路的。”萧峰回答说。

    “八路好呀!是咱穷人的队伍。”老头子赞扬着。

    “大爷,你们这一代怎么会有土匪?”萧峰问道。

    “你们昨天遇到的,可能是最近从山西那边流窜过来的崔二蛋那伙土匪,他们有二十几个人,这伙**害乡邻,听说八路在剿灭他们,估计是逃出来的散匪。”老头子说道。

    “原来是这样。”

    听老人家这样说,萧峰心里想,既然是自己人在剿灭这伙土匪,逃出来的这些人,肯定不敢在这一带过多停留,后面肯定有追击他们的战士。

    萧峰背着冯晚,很快来到一处农户的小院中,老头子让着萧峰,把冯晚背进家中,放到了炕上。

    此时,冯晚已经烧得迷糊,嘴里开始嘟哝着说着胡话,这家的老太太从厨房里端着一碗刚刚烧开的红糖水来到炕跟前。

    “小伙子,这是我刚刚烧的红糖水,你喂你妹妹趁热喝了,让她睡一会,马上我让老头子去给你们请郎中去。”

    “谢谢奶奶了!”萧峰感激地望了眼老太太,接过糖水碗,开始慢慢喂着已经有些迷糊的冯晚。

    “小伙子,看你妹妹细皮嫩肉的,肯定没受过苦。”站在一旁的老奶奶,慈祥地望着躺在炕上的冯晚说道。

    “奶奶,我们是从上海一路过来的,走了快一个月了。”萧峰觉得这家人特别亲切。

    “老婆子,你把家中那点面给他们做两晚锅出溜,他们从昨夜到今天早上,肯定没吃东西,我这会去给姑娘请郎中去。”老头子吩咐着老婆子说。

    老奶奶答应了一声,到厨房去了。

    “小伙子,你在这里照顾好你妹子,我这会去请郎中,估计来回也就一个多时辰。”老头交代着萧峰。

    “好的,爷爷,麻烦你们了!”萧峰感激地点了点头。

    老头子走后,房间里就剩下萧峰、冯晚和瞪大着一双眼睛看着萧峰的小石头。

    “小石头,你姓什么?”萧峰望了眼小石头问道。

    “姓石。”小石头回答道。

    “叫什么呢?”

    “就叫小石头。”

    “你爸爸和妈妈了?”萧峰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从小就没见过爸爸和妈妈,一直跟着爷爷奶奶过。”小石头用一双虎灵灵的大眼,望着萧峰回答道。

    “小石头,你今年多大了?”萧峰接着问道。

    “十四岁。”小石头回答说。

    萧峰一边同小石头聊着天,一边慢慢喂着冯晚红糖水,一碗红糖水下肚,冯晚沉沉地睡了过去。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