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378章 谁的上海

正文 第0378章 谁的上海

    套房里面,在小小的卫生间里,竟然挤了四个人。

    不,确切的说,应该是站在、半蹲着三个人,而另外一个人则被压在浴缸里,整个人都已经破烂不堪,绽开的皮肉中不停的往外渗着血,老伤口还在结痂,新的伤口已经无情的在上面、周围豁开了口子。

    浴缸里盛了大半缸水,早已经被鲜血染红。

    那个人被浑身捆绑着,泡在血水里,头发已经被揪的只剩下几缕,半蹲着施刑的人,还是一把抓起,死命的将这个人的脑袋按进血水里。

    受刑的人已经无力气挣扎,只是在水里的时候,血水泡不停的往上冒着,从大个的咕噜,咕噜到最后细细密密,直到没有。

    这个时候,施刑人才拎住他的头发,往上一拉,受刑的人淌着一脑袋的血水,滴滴答答,大口喘着粗气,血沫子和水不停的从他的口中、鼻中、耳朵里,甚至从眼角处涌出。

    已经分不清哪些是血,哪些是水。

    受刑者的手还被死死摁在浴缸边上,另一个施刑者拿着老虎钳子,一下一下拔着受刑人的指尖。

    受刑人的指甲早已经被拔完了,而现在拔的是指尖上,原本在指甲内的嫩肉,一丝一丝的,一下一下,往外拔着。

    施刑的几个人的脸色,都是那样的狰狞,虐待所满足的畸形感官刺激,已经让他们有些兴奋不已。

    站着的那个人,也是个日本人,他是楠本实隆派在这个东亚黄道会里的日本顾问,黄岛会实际事务的领导人,木村少佐。

    听到脚步声音,一扭头,木村少佐看见了楠本实隆,他习惯的双脚一靠,身体笔直,头往下猛地一点道:“大佐阁下!”

    “辛苦了,木村君。”

    楠本实隆只是礼貌性地微微还了一下礼,接着稍稍朝前伏了伏身子,看了看浴缸中的受刑人,皱了皱眉。

    “楠本实隆,你这个恶魔,我非要杀了你!”受刑人努力抬着已经肿成鸽子蛋般的双眼皮,目光从一条缝隙中看了出来,咬着牙气若游丝地说道。

    这个受刑人叫甘剑平,是军统局华北区外勤组组长,王天木的得力干将,他一直在暗中监视着楠本实隆。

    当楠本实隆这条狡猾的毒蛇,突然提前一天离开天津,乘坐火车到上海来时,毫无思想准备的甘剑平,来不及请示已经回南京述职的王天木,便带着四名手下,一路跟踪了过来。

    其实,楠本实隆早就清楚,甘剑平等人在暗中监视跟踪他,当火车到达南通车站时,他抽了个空挡,立即通知上海的木村少佐,在上海火车站设下陷阱。

    木村少佐和常玉清带着大批的黄道会成员,化妆埋伏在上海火车站周围,上午火车到达时,甘剑平一行还没来得及下车,便被木村和常玉清带着人秘密抓到了新亚大酒店来。

    “哼,哼,甘桑,别那么嘴硬,同皇军作对的滋味不好受吧,我实话告诉你,你的四名手下的人头,现在已经挂在军统局上海办事处门外的电线杆上了,我就是要告诉戴笠,我楠本实隆来上海了。”楠本实隆冷笑了两声。

    “我,我,我们戴长官一定不会放过你这条毒蛇的!”甘剑平似乎是用尽了力气,狠狠地说道。

    “哼哼,甘桑,你就好好享受吧。”

    楠本实隆似乎是看够了自己的战利品,从鼻孔中又是发出一声冷笑,然后,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木村少佐随即挥了一下手,也扭身跟了出去,常玉清殷勤地跟在二人的屁股后面。

    ‘哗’的一声响,卫生间里的打手们,立刻将甘剑平的脑袋又摁进了水里,甘剑平刚想大喊,血水已经灌满了他的咽喉,他只能下意识的身体不停地扭动反抗着。

    “木村少佐,告诉他们一声,不要把姓甘的给整死了,这人留着还有用。”楠本实隆走到房间的中间站住,吩咐着身后的中村少佐。

    此时楠本实隆,好像开始享受这房间中肮脏腌糟的气味,他不再拿手帕捂着鼻子了,而是双手背在身后,慢慢的走向房间的落地大窗跟前。

    楠本实隆身后,木村和常玉清规规矩矩的站着。

    “木村君,你说我们要用多长时间,才能完整的拥有这座美丽的城市?”楠本实隆远眺着窗外的远方,隐隐还有隆隆的炮火声传来。

    “报告大佐阁下,我们大日本的勇士们,目前正有两个师团在金山卫登陆,中**队没有制空和制海权,我看战争会很快结束,大上海马上就是我们的了。”

    楠本实隆身后的木村少佐,眨巴了一下眼睛,挺了挺胸脯,自信地说道。

    “英、法、美这些国家,他们不会眼睁睁看着,我们大日本就这样把上海这座东方金融中心踏在脚下的。”楠本实隆并不认同木村少佐的话。

    “大佐阁下,我认为,当年我们大日本帝国既然可以退出国联,藐视一切西方列强,那么今天,我们已经用武力攻进了支那,为什么我们不能用武力接管全上海?”

    “是,是,英法美算什么了?!”常玉清在一旁连声附和着。

    “八嘎!”

    楠本实隆猛然间一回头,眼神里露出锋利的戾气,脸上的肌肉抽了抽,随即又松缓了下来,他并没有看常玉清,只是盯着自己的属下木村少佐。

    “木村君,你是一柄不错的大日本武士刀,可是,一味的砍杀,只有快感,不会带来真正的征服。”

    楠本实隆抬起手,先指了指自己的头,接着又指向窗外说:“木村君,这座城市虽然叫上海,可它不是上海人的上海,甚至不是中国人的上海,你看它,霓虹恢恢,靡音连连,这是一个全世界的上海。”

    突然,楠本实隆眼光一收,恶狠狠的尖声说道:“不!这是一个世界列强的上海,大日本只要征服了它,就是征服了全世界!”

    “哈伊!大佐阁下,我们现在难道不是正在征服它吗?”木村少佐恭敬地问道。

    “不,木村君,军事上的占领,那只是一个表面,真正的征服,是来自于人类内心的恐惧,由恐惧才会心甘情愿的臣服,而心甘情愿的臣服,才能为我们大日本奉献一切,只有这样才是真正的征服!”

    “谢谢大佐阁下,我明白了。”木村少佐恭敬地给楠本实隆鞠了一躬。

    “你明白什么了?”楠本实隆沉声问道。

    “真正的征服,是征服人心,那需要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但我们现在可以做到,让整个上海恐惧!”木村少佐终于明白了楠本实隆的意思。

    “吆西!木村君,你不愧为东京陆军大学的高材生,你说的太对了,完全的征服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首先,我们可以让整个上海滩恐惧,让整个中国人恐惧!”

    楠本实隆的话,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地,从牙缝里迸出来的。

    “哈伊!大佐阁下,我们要让中国人知道,这是谁的上海!”木村少佐挺胸回答着。

    “是皇军的上海,是大日本的上海!”

    常玉清不失时机的拍着令人作呕的马屁,他那肥胖的身体想站直了,却怎么也站不直,低着头,活像一条养得肥肥的哈巴狗。

    楠本实隆和木村少佐,两人几乎是同时斜看了常玉清一眼,又同时将头扭回到窗前,满脸俱是不屑。

    在这个世界上,出卖祖宗的人,虽能得到一时富贵,却永远只能像狗一样活着人们的眼中,就连他的主子同样也是这样看的。

    “几点了?木村君。”楠本实隆问道。

    “大佐阁下,刚刚十点四十分。”木村少佐掏出怀表看了眼回答说。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