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367章 首长改名

正文 第0367章 首长改名

    冯晨在南京调查内奸的这几天,他的妹妹冯晚一行人,从南通经过徐州,终于到达了西安,这一路还好,虽然颠簸辛苦,但基本都是乘车,还不感觉怎么累。

    一路上又有地下交通站的同志护送,还算比较顺利。

    西安八路军住陕办事处,接待了这一行从上海风尘仆仆到来的知识青年。

    八路军驻陕办事处,位于西安古城内,在西五路北新街七贤庄1号。

    1936年初,党在这里建立秘密联络处,同张学良的东北军联络,1936年12月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第二次“国共合作”形成,党为了便于与国民党商讨共同抗日事宜,在七贤庄1号设立了合法机构红军驻西安联络处。

    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后,根据国共两党合作的决议,中国工农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红军驻西安联络处改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驻陕办事处。

    办事处内,有从全国赶赴过来的20多名男男女女的青年知识分子,大家被安置在3、4、7号院院中居住,接受临时培训和审查以后,再被派往延安。

    冯晚住在4号院。

    冯晚一行人到达西安已经两天了,今天是8月31日,冯晚吃过晚饭,拿出纸笔准备给上海的哥哥冯晨写信。

    “冯晚,李先生要见你。”正在这时,萧峰在院子中喊道。

    “哪个李先生?”冯晚起身从房间里出来问了声。

    “李公馆的李先生。”萧峰回答说。

    “他不是在上海吗?”冯晚不解地问道。

    “我们走的第二天,淞沪抗战爆发,李先生把上海的事情移交给安先生以后,随后也赶了回来。”萧峰简单解释了一下。

    “萧峰,我们什么时间出发去延安?”冯晚问。

    “我也不清楚,看李先生怎么安排了。”萧峰回答说。

    “是不是审查不过关的就不能去延安?”冯晚担心地问道。

    “放心吧,你肯定没关系。”萧峰说。

    “你怎么知道?”冯晚不相信地看了看萧峰。

    “我听李先生说的。”

    两人说着话,冯晚跟着萧峰,来到前面1号院靠里的一间办公室里,李克农正坐在那里看着一份材料。

    “噢,冯晚,快坐下。”见冯晚到了,李克农放下手中的材料,热情地招呼着。

    “首长好!”

    从上海一路走来,冯晚学会了不少八路军这边的称呼,她知道,面前的这个李先生,常常被大家称作首长。

    萧峰拿出杯子,先给冯晚倒了杯开水,又给李克农的杯子中添了添水,这才返身出了办公室,顺手把门关上了,他清楚,首长有重要话给冯晚说。

    “一路上辛苦了吧?”李克农面带微笑关心地望着冯晚问道。

    “不辛苦!首长。”冯晚说。

    “不辛苦就好,接下来西安到延安这800里的路程更艰辛,这段路,没有车子,全靠步行,你怕不怕?”李克农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问道。

    “不怕,我不怕吃苦。”冯晚目光坚毅地回答说。

    “你母亲姓苏?”李克农突然话锋一转问了句。

    “是的。”冯晚回答说。

    “苏明正是你表哥?”李克农问。

    “是。”冯晚点了点头。

    “你二哥叫冯午?”李克农接着问。

    “对!”冯晚的回答很简单。

    “知道你二哥现在在做什么吗?”李克农继续问道。

    “在当兵,我到上海读书时,他当兵去了,现在他在国民革命军第88师524团一营特务连任排长。”冯晚如实回答说。

    “呵呵,好了,我就问这么多,你不介意吧。”李克农望着天真的冯晚笑了笑。

    “不介意,首长。我从上海离开时,我大哥说了,到八路军这里,你们问我什么,都要如实回答的,一点也不能隐瞒。”冯晚说。

    “你大哥告诉你的?”李克农问。

    “是的,首长,你认识我大哥吗?他是不是你们的人?”冯晚问了个让李克农大张着嘴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问题。

    “我认识你大哥,但他不是我们的人,我以前在上海时接触过你大哥。”李克农只有含含糊糊地回答着。

    “我还以为他是你们的人呢?是不是因为几年前那个怪西人的事情,你们才不要他了?”冯晚刨根问底,她心里总觉得自己的哥哥冯晨的身份有些神秘。

    “冯晚,我想给你改个名字,不知道你愿意吗?”李克农没有再同冯晚在冯晨的事情上纠缠,突然却提出了要给冯晚改名。

    “改名?为什么要改名?名字能随便改吗?”冯晚不解地问道。

    “呵呵,名字只是一个符号,我们中的很多同志,都有着几个不同的名字,有时候为了斗争的需要,在有些场合必须使用化名。”李克农耐心地点拨着冯晚。

    “首长想给我起个什么名字?”冯晚问。

    “苏月,你觉得这个名字怎么样?你妈妈姓苏,晚上夜幕降临时,只要天空中有一轮明月,就能照耀着我们前进的道路,所以这个月字也很好。”李克农给冯晚起了个化名。

    “苏月?这个名字挺好听的。”冯晚品味着李克农给自己起的这个新名字。

    “你要觉得这名字还可以,从明天开始,你就叫苏月,你的真名冯晚,仅限于我,还有一路护送你的萧峰同志知道,到延安以后,你不要再提起冯晚这个名字。”

    李克农在从上海返回西安时,为了冯晚去延安的事情,曾经同安之达同志在一起商量了很久,鉴于冯晨同志的潜伏伪装身份,去延安的冯晚,必须彻底同冯晨切割一切关系。

    这也是为了冯晨将来的安全考虑。

    “首长,我们什么时间去延安?”见李克农不再说话,冯晚问了一句。

    “明天早上七点整,你们准时出发,仍有萧峰同志护送你们,你要做好心理准备,这一路可是全靠步行,说不定在途中还会遇到土匪。”李克农嘱咐道。

    “土匪我不怕,我有枪。”冯晨说。

    “哦?会用吗?”李克农问。

    “会用,枪是我哥冯晨送我的,也是我哥教我怎么用的。”冯晚又把话题绕到了冯晨的身上。

    “会用就行,要是不熟练,让萧峰教教你,他可是神枪手。”李克农说。

    “行,那我这会就去找他。”冯晚答应着,出了李克农的办公室。

    从李克农办公室里出来,站在院子中的萧峰,笑嘻嘻地问道:“冯大小姐,首长没说我们什么时间出发去延安?”

    “萧峰,你以后不要这样叫我好吗?我不是大小姐,再说了,从今天开始,我叫苏月,苏联的苏,明月的月,这里只有苏月,没有冯大小姐。”

    一路半个月来的同行,冯晚同萧峰之间已经无话不谈,两个年轻人之间,心中隐隐暗生着情愫,冯晚也不再觉得萧峰是第一次见到时的那个讨厌鬼。

    “苏月,这个名字好听。”萧峰见冯晚不太高兴,马上恭维着。

    “冯晚不好听吗?”冯晚瞪了萧峰一眼。

    “好听,好听,都好听,你叫什么都好听。”萧峰逗着冯晚。

    “马屁精!”冯晚丢下一句话,朝着四号院走去。

    冯晚的不开心,并不是因为李克农给她改了个名字,她的不开心,是因为哥哥冯晨不是八路这边的人,让她感到失望。

    她是多么希望,能从李克农首长口中听到,你哥哥冯晨是我们的同志,可是,她得到的回答却是,他不是我们的人。

    冯晚心情低落地回到了自己住着的房间,想着在信上好好问问,问问自己的哥哥,究竟是个什么人?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