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344章 演习挑衅

正文 第0344章 演习挑衅

    一场改变中日两国命运的战争,即将打响。

    这场改变中国近现代史的战争,同样也改变了二十九军110旅旅长何基沣的命运。

    何基沣,1898年生,字芑荪,河北藁城北席村人,他自幼读书,1923毕业于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继而到北平陆军大学深造。

    学习期满,何基沣到冯玉祥的西北军三十七师一o九旅任副旅长。

    1933年春,日军进逼华北,何基沣率部在喜峰口迎战。

    战前,何基沣对官兵训话:“国家多难,民族多难,吾辈受人民养育深恩之军人,当以死报国,笑卧沙场,何惧马革裹尸还?战死者光荣,偷生者耻辱!”

    官兵们士气高昂,奋勇杀敌,以大刀同日军肉搏,激战三昼夜,终于夺得喜峰口战役的胜利。

    喜峰口战役后,因战功卓着,何基沣调任一一○旅旅长。

    对于二十九军的官兵来说,公元1937年的7月7日,是一个永远无法忘记的日子。

    对于全中国人民来说,这个日子意味着无限的心痛。

    对于日本人民来说,这一天将他们平静的生活打乱,他们被军方拖入了一场灾难之中。

    7月7日上午,日军再次在卢沟桥以北地区演习,火药味愈来愈浓厚,这天的天气特别炎热,温度计从大清早就直线往上升,到了夜晚也不见凉意。

    下午,驻守丰台的日军河边旅团第一联队第三大队第八中队,由中队长清水节郎率领,从兵营出来,开到卢沟桥西北龙王庙附近,举行夜间演习。

    演习的内容是“从龙王庙附近到东面的大瓦窑,向假想敌人的主要阵地前进,利用夜幕接近敌人,然后黎明时进行突击”。

    其实,这就是针对驻扎在宛平城的二十九军的演习,是一种严重的挑衅。

    龙王庙在宛平城西北,大瓦窑在宛平城东北,三地之间相距各只有千米之遥,而且龙王庙内有二十九军士兵驻守。

    日军在此地进行夜间演习,显然是一种阴谋行为。

    晚上7时30分,暮色刚刚降临,清水节郎下令部队开始夜间演习。

    日军部分军官和假想敌旋即到东面活动,待天完全黑下来以后,近600人的部队便向假想敌所在的东方移动。

    宛平城城内城外,剑拔弩张,大有一触即发之势。

    夜幕下,天空晴朗,繁星闪烁,虽然没有月亮,但在星空下面,仍然可以看到远处若隐若现的宛平城的城墙,依稀还能看到旁边移动着的士兵的姿态。

    这是一个静悄悄的,没有一丝风的黑夜,在这漆黑的夜里,日军将蓄谋已久的侵略计划一步步付诸实施了。

    当晚10时40分,宛平城内中国守军,听到城东北方向响起一阵密集的枪声,这枪声在寂静的夜幕下,是那么刺耳。

    宛平城内的守军们,丝毫不敢放松警惕,密切注意着事态的发展。

    枪声响过一阵,几名日军来到宛平城下,声称丢失一名士兵,要求进城搜查,宛平守军认为,时值深夜,日军进城搜查会引起误会,妨碍治安,日军仍坚持要进城。

    守城官兵拒绝说:“我方部队正在睡眠,枪声响自城外,非我军所打,日军在演习场丢失士兵与我方无关,我们执行上级命令,不能打开城门!”

    日军见守城官兵拒绝,立即包围宛平县城,开枪示威。

    同时,清水节郎派人去丰台,向第三大队大队长一木清直报告,请求派兵支援。

    一木清直接到报告后,因旅团长河边正三不在北平,他立即向顶头上司,第五联队联队长牟田口廉报告,牟田即令一木清直率领第三大队开往卢沟桥,现场指挥战斗。

    与此同时,日本驻北平特务机关长松井久太郎,开始向冀察当局提出严正交涉。

    从下午开始,北平市长兼二十九军副军长秦德纯,在市政府邀请北平文化界负责人胡适之、梅贻琦、张怀九、傅孟真等20多人,给他们报告局势的紧张情况,交换应付意见,直到夜里10点多才散会。

    秦德纯回家后,他先洗了个澡,换上一件短衫,上床后靠在床栏上静静地沉思着最近几天的局势。

    突然间,“叮零零”的电话铃响了起来,秦德纯下意识地望了眼床头柜上放着的时钟,时间正指着夜里11点40分。

    发生什么事了?

    一种不祥的预感,在秦德纯的心头油然升起。

    从6月份以来,日本军队在卢沟桥地区,进行军事演习突然频繁起来,而且驻丰台的日军河边旅团第一联队的演习,竟以攻夺宛平城为目标,反复进行。

    莫非宛平城的驻军和日军生了冲突?

    神经一直绷得很紧的秦德纯忐忑不安地拿起了电话听筒。

    电话是冀察政务外交委员会主任魏宗瀚打来的。

    魏宗瀚在电话中汇报说:“据日本特务机关长松井久太郎声称,今天有日军一个中队在卢沟桥附近演习,在整队时,忽然间,有驻卢沟桥之二十九军部队向日方演习部队射击,造成日方走失士兵一名,有日方军人见到该士兵被胁迫进入宛平县城内,日方军官要求率队进城搜索失踪士兵。”

    “卢沟桥是中国的领土,日本军队事前未得到我方同意,就在该地演习,首先已经违背了国际公法,损害了我国主权,走失士兵我方不能负责,日方更不得进城检查!念中日两国友谊,可等天亮后,令该地军警代为寻觅,如果查出确有日本士兵,即刻送还。”

    秦德纯反应很快,回答的也很干脆。

    秦德纯答复后,一直到夜晚2点,外交委员会又来电话,说日方对此答复不满,强烈要求派军队进城检查,否则日军将包围宛平城。

    秦德纯以为,此事可能是日军制造的口实,很可能酿成大祸,马上将此经过电话告知冯治安师长及驻卢沟桥的吉星文团长,要他们严密戒备,准备应战。

    同时,秦德纯命令吉星文团长,派人侦察丰台方面敌人的动向。

    凌晨3时半,吉星文团长电话报告:“约有日军步兵一个营,附山野炮四门及机关枪一挺,正由丰台向卢沟桥方向前进。我方已将城防布置妥当。”

    “吉团长,听我的命令!”

    秦德纯抬高声音,在电话中下达着命令:

    “保卫领土是我军人的天职,抗御外敌是我军人的荣誉。务即晓谕全团官兵,牺牲奋斗,坚守阵地,即以宛平城与卢沟桥为我军坟墓,一尺一寸国土。不可轻易让人!”

    下打完命令,秦德纯将此处置办法,立即通知冯治安。

    秦德纯还指示宛平县长王冷斋,迅速查明日军士兵“失踪”之事,以便处理。

    王冷斋则通知宛平城内驻军营长金振中切实查询各守兵,经查明,我军并无开枪之事,也未发现有所谓失踪日本士兵的踪迹。

    那么,日军声称士兵“失踪”,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实际上,那位“失踪”的士兵名叫志村菊次郎,是一名二等兵,因为小便离队,不久就归了队。

    后来有人向清水节郎问起志村为何“失踪”,清水假装不知道,居然提出三种推测:

    第一,可能是解手去了。

    第二,可能是奉命侦察,走错了路,回到部队演习位置时,中队已转移。

    第三,也许是他因疲劳伏在地上睡着了。

    这本来是一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事情,只要问问志村本人就会一清二楚,然而日本人却一直闪烁其词。

    志村归队后,清水节郎故意瞒着不报告。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