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343章 阴云密布

正文 第0343章 阴云密布

    刚刚进入七月份的上海,连续多日没有下雨,显得有些闷热,十里洋场依然是那么繁华平静,在外表风平浪静中,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

    此时,远在华北的的日本驻屯军磨刀霍霍,整个华北的上空阴云密布。

    华北日本驻屯军磨刀霍霍的时候,国人岂能毫无察觉?

    俗话说得好,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7月6日晚,冀东保安司令石友三宴请日本驻华大使馆驻北平武官今井武夫。

    今井武夫在年初已经来到华北地区,出任日本驻华大使馆驻北平武官,实际上,他在暗中秘密执行着钓鱼计划。

    今井武夫钓起的第一条鱼,就是冀东保安司令石友三。

    晚筵在一片欢乐气氛中开始,似乎战争还很遥远。

    在座的宾客们纷纷举起酒杯,可是石友三则显得心神不宁,坐卧不安,他得到一个绝密的消息,内心正在权衡着。

    石友三举着酒杯走到今井武夫面前,一番寒暄之后,石友三说:“今井武官,日华两军今天下午3时,在卢沟桥生冲突,目前正在交战中,今井武官知道这个况吗?”

    “噢?竟然有这等事情?我怎么不知道?石司令,万一有你说的那样重大的事件发生,日本军方是不会不通知我的。”

    今井武夫非常敏感,立即询问起石友三这一消息的来源,石友三似乎是要对告诉他消息的人保密,无论今井武夫如何询问,他就是不肯说出消息的来源。

    石友三所关心的只是保存自己的实力,他向今井武夫表示:“即使日华两国突然发生全面战争,我在北平东郊的部下,对于日本军队是不会有作战意图的,请你务必设法不要去攻击他们。”

    汉奸嘴脸暴露无疑!

    石友三的话,让今井武夫警惕起来,今井武夫想,难道石友三的话和东京消息灵通人士中流传的谣,只是单纯的巧合吗?

    今井武夫判断,这是石友三在用另外一种方式告诉自己,明日日军准备突然袭击,进攻宛平城平内的低二十九军的计划,有可能已经泄露。

    同日本华北驻屯军对峙的是宋哲元的第二十九军。

    二十九军士兵基本上都来自北方各省,尤以冀鲁豫三省为多,他们普遍身材高大,体格强健,作风淳朴,能吃苦耐劳,并易于接受组织和训练。

    二十九军训练的特点之一,就是注重体力和技能的训练,士兵一入营,就要进行劈刀、刺枪、器械操的训练和忍耐寒、暑、风、雨的本领,因此二十九军官兵在体能、技能和忍耐困苦方面要比一般军队强得多。

    二十九还继承了西北军爱国教育的传统。

    在日本入侵、民族危机深重的形势下,军长宋哲元提出了“枪口不对内”和“中国人不杀中国人”的口号。

    士兵们在吃饭前,要唱《吃饭歌》:“这些饮食,人民供给;我们应该,为民努力。日本军阀,国民之敌;为国为民,我辈天职。”

    二十九军还沿用了西北军举行“国耻”纪念的办法,编有《国耻歌》,令部队演唱,每逢国耻日,开饭时馒头上印着“勿忘国耻”四个字;或者令官兵禁食一天,反省国耻,以期官兵知耻后勇。

    同时,二十九军经常举行“国耻”演讲,揭露日本对中国的侵略。

    在每天的早操上,官兵都要高声问答:

    问:“东北是哪一国的地方?”

    答:“是我们中国的!”

    问:“东三省被日本占去了,你们痛恨吗?”

    答:“十分痛恨!”

    问:“我们的国家快要亡了,你们还不警醒吗?你们要怎么办呢?”

    答:“我们早就警醒了,我们一定要团结一致,共同奋斗!”

    在旗帜鲜明的爱国反日教育的熏陶下,二十九军官兵无不同仇敌忾,铭记国耻,抗日绪十分高昂。

    今井武夫在给大本营汇报时,曾对二十九军下了这样的评语:“该军因与抗日领袖冯玉祥保有关系,故抗日意识深入官兵,实为性质不良之军队。”

    1937年7月6日的北平,下起了滂沱大雨。

    驻在丰台的日军河边正三旅团第一联队第三大队第八中队,不顾道路泥泞,在清水节郎中队长的率领下,冒雨以卢沟桥为假想敌进行攻击演习。

    日军还向二十九军提出要求,通过宛平县城,到永定河西边的长辛店地区进行演习,遭到二十九军理所当然的拒绝。

    日军这样随心所欲地在二十九军面前进行演习,且以攻城掠地为课目,不仅违反了国际法和双边条约,其实质就是进行战争挑衅。

    遭到拒绝,日军很恼火,赖在城外不肯退去,并进行了紧张的军事部署,双方僵持了十几个小时,空气异常紧张。

    守卫宛平城的二十九军也不甘示弱,决不让步。

    天色渐晚,没有进展的日军退回了丰台。

    日军步步紧逼,使得驻北平的二十九军深感形势严峻。

    二十九军三十七师一一○旅旅长何基沣,在日军嚣张的气焰面前,显示了一个军人的勇敢与决心。

    何基沣下令,该旅全体官兵,“如日军挑衅,一定要坚决回击。”

    驻守宛平城的一一○旅二一九团第三营官兵,连日来目睹日军的频繁演习,早已是怒火高涨,接到旅长的命令,三营官兵大为振奋,一致表示要作誓死抵抗。

    第三营是个加强营,共有四个连,其中有轻重迫击炮连各一个,重机枪连一个,共计1400人,一个营有如此的兵力,这在当时民党军队中是非常少见的。

    营长金振中,是一位作战勇敢的军官,曾在喜峰口战役中立过战功。

    第三营进驻宛平城后,金振中经常对官兵进行爱国主义教育,要求官兵在吃饭睡觉前都要高呼“宁为战死鬼,不作亡国奴”的口号,以激励官兵的意志。

    为了侦察敌情,掌握第一手材料,金振中在午饭后换了便服,扛着铁锹,向大瓦窑附近日军的演习地点走去。

    当金振中刚过卢沟桥火车站,就远远地看到日军队伍,这些日军不顾滂沱大雨和泥泞的道路,以卢沟桥为目标,正在进行攻击式演习。

    演习日军后面的炮兵如临大敌,紧张忙碌地构筑着工事,再后面,隆隆不绝的战车也开了上来。

    种种迹象表明,大战即将来临!

    金振中凭着一个军人的直觉,感到今天太不同寻常,他见机溜了回来。

    回到营部,金振中没有歇息,马上召开军事会议,他摊开军事地图,一个连一个连地询问着战斗准备情况。

    当问到卢沟铁路桥守卫排排长的时候,金振中特别叮嘱,铁路桥与石桥同等重要,而铁路桥没有拱卫城,只有桥头一片空地,兵力无法调动,只能死守。

    当年修建卢沟桥和宛平城的目的,是为了拱卫京城,宛平城在桥东京城一侧,而现在态势和以往不同,日军已经占据丰台,兵出其后。

    扼守卢沟桥,已不是保卫京城而是守住北平与中原通道。

    兵力部署的方向也要和当初相反,永定河东岸的北平一侧,兵力部署的突出部位就是宛平城。

    宛平城内驻守着九连和重机枪连、轻迫击炮连,城北铁路桥东头是十一连,城南一带沿河驻守十二连。

    重迫击炮和预备队均在河西。

    当年的建桥者与建城者,估计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这些枪口对着京城的队伍,竟然是在保卫北平。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